第戎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展风阐述四个错误
最新网址:第戎 www.mxzgjv.com.cn
    2017年9月中旬,玉天新区崩溃的第二天下午,我已辗转来到有进化者传闻的上金市。

    上金市市中心矗立着一座大型商厦建筑,房檐招牌上的巨大字体虽不再耀眼但仍旧醒目:金茂城。

    距离金茂城百米开外,我弯下腰跟着展风以步行游走在拥堵废弃的车群之间,最后蹲在一辆起亚K5后面,远观着前方那座目的地,此刻它与我们所在位置的中间都是大片草地上种了一些树木,既不影响视野又多少有掩护的作用。

    “就是那里,金茂城,”展风一边说一边打量四周,“青洋的军队抓走马俊组长和几十号兄弟之后就进入到那里面驻扎,疑似进化的中年男子也被送进去了?!?br />
    “还有小七他们一家子也在了?”

    “是的,就是不知道具体关在哪里?!?br />
    “抓个舌头就方便了?!蔽医庸狗绲堇吹耐毒挡亮瞬辆得嬉M?,金茂城下的确有巡逻及站岗的士兵,服装都是青洋一旅的。

    “他们旅长敖翔可是老朋友了?!?br />
    展风对我脱口而出的感叹缓了口气,“这次针对我们情报组的行动也是敖翔亲自带队,想要进去救人,我们到时候至少要面对几百号兵吧?!?br />
    “怕么?”我望见那建筑靠右手边一半的高度上有个露天的平台,上面也有站岗的来回溜达。

    “怕肯定怕,”展风并不委婉,“只有我们两个的话,就只能等到夜里杀两个巡逻兵,换了他们的衣服潜入进去,再想办法找人?!?br />
    “嗯……你确实知道玉天新区已经没了吧,”刚才来的路上我给展风大概讲了玉天发生的事情,这时候我放下望远镜扭头盯着他,“就算你不跟着我进去,其实现在也没所谓了?!?br />
    展风一如既往的稳重,转身坐到地上按了按蹲麻的小腿,“其实我一直都在做这种心理建设,毕竟这种世道,没谁能保证绝对的安全?!?br />
    我也坐到了地上,倚靠着身后的白色车门,仰首轻道:“你我现在都是一无所有了,不如你离开这里,凭你的本事随便去投靠一个据点,或者自己躲在哪里也不会轻易死的?!?br />
    “我要是就这么走了,对不起他们??!”展风的声音说着就唔囔起来,“上金市分组十几个兄弟,十几条命,全被我给丢了啊……”

    我没看展风的脸,只是拍拍他肩膀,“那是那个进化的男人干的,你别太自责了?!?br />
    “可是如果我当初再谨慎一点也许就不会这样了?!闭狗缒ㄈパ劢堑牡愕尉в?,“我这趟必须要去,就算凭我的本事杀不掉那个男人,但至少我要救出组长和其他的组员,也算告慰那些死去的兄弟们了?!?br />
    双肩忽然像是被抽了气的皮球似的塌了下来,展风的话让我如释重负,我知道凭我现在所剩无几的资源根本没法去对付叶天明或者敖翔他们这任何一方,但现在至少让我救回小七和马俊他们。

    然后我又突然意识到,仅仅如此的话我也没办法像展风一样去告慰他丢掉那十几个兄弟的命,毕竟在玉天新区我丢掉的有好几万人。肩膀的塌陷延续到身体里面,我几乎变成瘫软在车门旁。

    没有想要挣扎的意识,我对展风问道:“你说我为什么会输???”

    展风愣了好一阵子,才回应我一句,“顺我者未必昌,逆我者必定亡?!?br />
    我挑起眉毛瞥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这是当初刘小凡死后您写在日记里的一句话?!闭狗缢媸旨衿鹨桓捐?,把四散的石头渣划拉到脚底下,“暴.戾是从很久以前就种在您心底的一颗种子,起初那些七八人或是十几人的队伍也许还不算明显,但是到了玉天新区这几万人的头上,您的这种处事风格就会暴.露出很多的隐患了?!?br />
    “我们要等到晚上再行动,还会有很长时间?!蔽铱戳丝刺焐?,挤出一个笑,说道:“讲讲看,你是怎么旁观者清的?!?br />
    “不敢?!闭狗缫槐咴诘厣嫌檬麒景咽殖杉付讯?,一边给我讲述道:“对待敌人您可以心狠手毒毫不留情,试图用畏惧来屈服那些敌对势力。而对待自己人您又过于体贴和爱护,在最初的严苛要求之后您大多都以和蔼的面貌示人,设立好职能部门之后就不再苛求手下人的办事效率了??墒潜暇谷硕际怯辛痈缘?,这种特性会让不甘屈居膝下的人们敢于推翻一个受人爱戴的亲近长辈,甚至更易于推翻一个令人畏惧的上级领导。简单地说,您对自己人过分的溺爱,是我认为玉天二团会发生叛乱的原因?!?br />
    我想起杨世玉那副寡情薄意的冷淡嘴脸,“我的溺爱?有那么严重么?”

    展风又单独划拉出几块石子儿,“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刚得了天下的时候,他的将领们就商量着反叛,刘邦知道以后问张良,张良知道那些将领是因为怕自己得不到赏赐还被杀头才准备共同起事,于是张良就劝谏刘邦封赏他最讨厌的将领雍齿,其他将领们一看连主公最讨厌的将领都被封赐了,那早晚会轮到自己,就别造反了。刘邦一开始的错误就在他只分封了最早投靠他的那些最亲近的朋友功臣,至于后来才加入他的那些将领都没被重视。这也是玉天新区之前有过的情况,正是因为从其他据点来投靠的人才,有很多都没有物尽其用、人尽其才,所以新区内外的隐患就没有人给您清楚明确的提出来,导致最后的祸乱突然全都出现了!不能任人唯贤,这也是您犯下的第二个错误?!?br />
    “第二个…”我笑的不再那么自然了,满心以为是自己没权没势了,这个展风才会坐在这儿踏踏实实的数落我的过错。

    嘴上没驳他,我望着地上的石子愣了一阵子之后忽然又意识到,玉天新区在有我坐镇的情况下还能完全崩溃,毁了那么多年的心血,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也许里面还有展风的家人……我现在被他数落几句又算得了什么。

    或许曾经也有人想对我说这些话,或许我在某个早就不记得的瞬间把那些人都给排斥了出去,就像这个展风,如果当初有他在或许情况能好一些,不过他却被发配到距离总部这么遥远的城市,这真的是我的问题呀!

    我继续问道:“那还有第三个了?”

    “是的,”展风一直在等我的回复,答道:“您对一些有功的人,特别是十分亲近的人,都特别的慷慨,您对他们无微不至的关照,却忘了这些关照都要花费很多相等的价值,而这些价值要么来自玉天新区人民的劳动之中,要么就是对外部据点征战时掠夺而来的战利品。您对那些敌对据点的杀戮的确会令他们产生畏惧而变得顺从,但您剥夺他们的财产事实上会让他们变得十分怨恨,这种怨恨即便您施加再多的恩惠也没法抹除,尤其有些玉天新区的士兵还曾经在交战之后趁乱私闯民宅强行侮辱人家的妻女姐妹,这种好像不起眼的正常现象都会惹出太多的是非,最关键的是,您麾下那些受惠同胞所感受到的恩情,并不会比被掠夺的家庭所产生的憎恨更多!这些多年怀有憎恨的被掠夺者们,我想应当正是组建讨石联合军的主要力量,这是您的第三个错误!”

    “Ok,”我对他比了个大拇指,“下一个?!?br />
    “第四个错误就是不讲诚信?!闭狗缢坪跏窃谟谜庵秩摆傻姆绞绞惴⑺挂值那楦?,我的坐姿越来越软弱,他却越说越腰杆挺直。

    “两年前您从青洋新区返回玉天酒店之前,传闻您曾经派人冒充玉天市北那个山区据点的名义刺.杀王威,以利于之后重新夺得玉天酒店的控制权。这件事情后来虽然不被公开承认,但不只是玉天新区就连市区内各个据点也传的沸沸扬扬。山区据点在归顺的时候和您约定日后要保持一定的独立权益,但是之前一听闻山区据点主动向玉天麾下的其他据点挑起事端,您马上就亲自带兵前往,并且盛怒之下对山区据点进行了疯狂的屠杀!这不仅违背了当初的约定,同样给其他归顺的据点造成了无法磨灭的影响,他们会认为归顺石磊之后仍然有生灵涂炭的可能,与其如此不如奋力一搏!那支讨石联合军的势力之大、人数之广正好印证了这一点!”

    “山区据点的那次屠杀是因为……”我想起当时令我愤怒的缘由出自刚刚瘸腿的野狼和脑死亡的李晓雨,于是把那些话又咽了回去,“这的确是我的错?!?br />
    展风缓了好一大口,补充完他胸腔中的气息,才总结道:“这些是我刚刚稍微想出来的几条错误?!?br />
    “这么快就消化了这么件大事还能给我指正出四个大问题,你是个人才呀?!?br />
    “不敢,”展风摇摇头道:“我说话就是容易招人烦,要不也不能被发配到这么远的地方来?!?br />
    这句他多少释放了些怨气,如果不是条件不许我甚至想站起来给展风鞠一躬,“虽说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中,但是这两年我身边说好话的人太多了,像你这样敢说实话敢挑毛病的少数人站不住脚昂……”

    “我只是一直牢记您日记里那句话,活着的人总要为死去的人做些事情?!?br />
    “是么,我都记不住了……”

    “人怎么都是活一辈子,我想选一条自认为最有价值的路,哪怕因此而死也不枉轻狂一场……哎?主席!您怎么了???主席!”

    ……

    经历了玉天的覆灭、李晓雨事件、雨夜的奔逃、野狼的发泄、狄岩的援助、抵达上金市后又听闻马俊亲率的情报组和Bug家族都已经被俘,我的身体终于先于意识而垮掉了。

    昏迷仿佛总是短暂而过,醒来时却也从来没有舒缓的感受。

    缓缓睁开眼睛,我在能够感知全身的第一时间先深深吸了一口气,呼出去的时候胸腔里好像风箱一样的回声好像要尸变了似的,循环往复了几次我才又有了活着的感觉。

    低头看见自己的身体正躺在一张按摩椅上,手脚都被镣铐固定住而不得随意动弹,我不甘心的拱了拱身子也没办法挣脱。

    打眼望去,四周围这如同一间静谧书店似的环境对我来说半点印象也没有,只是身边还有三个空着的按摩椅,有一台上面遍布着天女散花似的血量痕迹,另一台上干脆就挂着半条断腿仍旧被铐在那里。

    书店门口站着两个拿枪的男人背对着我,我清了清嗓子呼喝他们,“嘿,朋友?!?br />
    俩人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穿着青洋一旅的服装,也只是看了一眼没理我,又转回去了。

    “这是哪里?”

    其中一个个头稍高的男人拿起了对讲机左右望着的同时说道:“报告!石磊苏醒,重复,石磊苏醒,完毕!”

    嗞……收到!

    没用几多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男人就领着一女护士鱼贯走了进来,他们自然没有遭到两名守卫的任何阻拦。老男人上来戴好白色手套直接给我好一顿的检查操作,这股仔细劲儿要不是被拷在这里我看他九成九得要检查我菊花里有没有违禁品了。

    检查完毕老男人让护士为我重新清理了身上的一些创伤,顺便换了纱布药棉,而他自己则跑到外面去和那两个守卫嘀嘀咕咕了好一阵子。

    一个走神就被身边的女护士扎了一针,打完以后她刚拔出针我就强努着脑袋起来往她.胸口上一贴,吓得姑娘妈呀叫唤了一声连退了好几步,意识到我故意占便宜之后她才怒气冲冲的瞪了我一顿。

    老男人和守卫们被屋里的动静只吸引了一下子,马上又聊回他们的正题了。无论他们说的什么,反正最后老男人没有得到好的结果,黑着脸往屋里瞧了瞧我之后就招呼护士离开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有青洋的人做守卫我是被抓到哪了?金茂城里面么?展风去哪了?

    “嘿朋友,能不能找个管事的来?”

    守卫没回应我。

    “我要拉.屎,先放我下来呗,你们都拿着枪我也跑不了昂?!?br />
    “你可以拉裤子里?!逼渲幸桓鍪匚阑亓宋乙蛔?。

    我本来想通过闲侃找个机会脱身或者至少了解自己目前的处境,可人家没再给我更多的机会,马上又有一整队穿着青洋一旅制服的士兵出现在门口跟着呼呼啦啦的涌了进来。

    带头的是个大胡子中尉,两个眼窝深邃得凶恶,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随后挥手招来后面两个小兵。他们上来就为我解开了镣铐,但马上又给我戴上另外一副手铐,随即在大胡子中尉的带领下把我押解出书店。

    我跟着他们一出来才看出这是在一栋商业建筑里,整个楼层每间废弃商铺门前都有青洋的兵站岗,建筑中间的悬空可以一眼望穿楼上楼下,那里还高挂着各种广告海报,不过都有金茂城的水印。

    果然是落在敖翔的人手里,我估摸展风也是凶多吉少了。

    大胡子中尉差人把我一直送到一间火锅店里面,店内的桌椅板凳全都被聚拢到两侧墙边或柜台下,中间留出宽敞的走道儿,以及尽头的两组沙发,那儿正坐着一位我的老熟人。

    剑眉烁目,鼻挺英唇,佩戴大校军衔的制服包裹着精壮显瘦的身材,一尘不染的军靴似乎与外面的乱世格格不入,细望过去才能看清那是被泥土血液的混合物盘了一层厚厚的包浆。

    敖翔,从实习警员到基地英雄,如今已是青洋一旅的旅长了。

    “好久不见?!卑较柘瓤诹?,我总觉得他有一点躲闪我的目光。

    “你就是这么和老朋友打招呼的?”我抬起手腕上的铁铐。

    敖翔一仰头,身边就有人过来给我解开了铐子。我大步走过去在其他士兵迅速举起的枪口紧盯下坐在了示意他们不要动手的敖翔身边。

    “为什么对付我?”我问的很平静。

    “一开始青洋并没有参与,”敖翔长长的叹了口气,“只是知道有人要对付你?!?br />
    “叶天明?”

    敖翔点点头,“我接到的命令,是在叶天明的行动成功之后,再清缴你的……特别是上金市这里,出现了进化者的事情不能让其他据点插手?!?br />
    “墙倒众人推?!蔽蚁肫鹫狗缢滴业牡谒母龃砦笫遣唤渤闲?,看来青洋新区的狄山石也没多少诚信可言,我继续问道:“你抓的我那些小兄弟们,还活着么?”

    “多少也吃了点苦头,”敖翔呢喃般念叨着,“战斗哪有不死人的,不过小七他们都还活着,我让人给他们治疗了身上的创伤?!?br />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我们?”

    “石磊先生!”火锅店门外忽然有一个稍感熟悉的声音遥传而来,“你以为这里是你的玉天新区吗?败军之将还敢坐在这里和我们的敖旅长颐指气使的说些什么!”

    抬眼望去,那个大腹便便的家伙走进来的时候我还没能回忆起他的身份,直到他让两个士兵把我拽起来推到中间我才想起来,这家伙叫李国栋。

最新网址:第戎 www.mxzgjv.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