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木葉之劍壓天下 > 第八十二章 起風了!
    三代風影最主要還是對赤砂之蝎沒有太大的戒心,才會猝不及防中了毒手。

    之所以三代風影對赤砂之蝎戒心不大,有三點原因,第一點:赤砂之蝎是砂隱村的天才,以前除了孤僻點,也沒有做出太出格的事,沒有前科。

    第二點是家族原因,千代婆婆是赤砂之蝎的奶奶,海老藏是千代婆婆的弟弟,在砂隱高層顧問中的赤砂之蝎的家族就占了兩個席位,位高權重,在砂隱影響力巨大!

    當初三代風影能夠坐上風影之位除了自身能力和實力外,千代,海老藏支持力度很大,否則沒有這兩位點頭,三代風影能不能夠登上風影之位還很難說。

    第四代風影羅砂,我愛羅的父親能夠登上風影之位也是取得了千代,海老藏的支持,所以說赤砂之蝎的家族對第三代風影有不小的恩情,對于恩人的二代戒備心自然不會很高。

    第三代就是因為赤砂之蝎死去的父母的,當初一戰,木葉白牙猶如猛虎出籠,突進砂隱的陣營之中,第三代風影和蝎的父母作為砂隱村的高手前去圍殺木葉白牙。

    可惜木葉白牙的實力出乎他們預料,他們又配合不當,導致蝎的父母死亡,三代風影心中有愧疚感。

    各種在內在因素加在一起才導致了三代風影出乎意料的死亡,少點因素三代風影可能都不會死。

    ……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到了天亮的時候,四處查探的砂隱忍者仍然沒有發現赤砂之蝎的蹤跡,就各自給交代他們任務的大人們稟報,

    能發現才怪了,赤砂之蝎實力比他們強,對于地形的熟悉程度也不遜色他們,想要找到赤砂之蝎的蹤跡,難度很大。

    砂隱高層的人收到消息后反應各不相同,有惱怒,有慶幸,有冷漠,但是三代風影派出去的人回到風影大樓卻沒有發現三代風影。

    剛開始誰也沒有在意,想著多半三代風影回家休息了,但是去三代風影家仍然沒有發現,砂隱的人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不過仍然沒有想到三代風影失蹤和死亡的可能,畢竟號稱歷代最強風影,砂忍對于三代風影的信心很足!

    于是直屬風影的領導者便派人去三代風影常見的地方尋找,一個個的找下去仍然沒有找到三代風影的蹤跡,砂隱上忍班班長,暗部部長等人就感覺有些心慌了。

    他們感覺到了不對,連忙派人去通知砂隱村的各個顧問長老,很快砂隱村的顧問長老就重新在會議室中集合,只不過三代風影的位置卻空空如也。

    砂隱的人都感覺到不對勁,在如此敏感的時刻,三代風影根本不可能招呼都不打就去什么地方,而且搜索了這么久仍然沒有找到,如果在村中,早該現身了才對。

    砂隱的顧問長老們都聞到了非同尋常的味道,等他們聽到秘庫的忍者報告他們被襲擊昏迷過去,人傀儡禁術被不知名人物盜走之后,眾人感覺事情就有些大條了。

    偏偏這個時候奈良鹿久又帶人要求見三代風影,砂隱高層只能找了一個借口打發木葉忍者離開,私底下派出更多信任的忍者,大多數是暗部,在村中,村外找尋三代風影的蹤跡。

    然而隨著時間一點點推移三代風影依舊了無音訊,就跟赤砂之蝎一樣神秘使用,再也不見蹤影,砂隱高層的心漸漸沉了下去。

    ……

    時間一拖再拖,轉眼之間一個星期就要過去了,奈良鹿久等木葉忍者的耐心也到達了極限,快要徹底耗光了。

    而且奈良鹿久觀察力出眾,智慧高超,隱約從砂隱一反常態的表現感受到了什么,三代風影根本不可能連續一周不見他們。

    砂隱的氣氛讓木葉忍者很不自在,感覺非常奇怪,奈良鹿久當機立斷,決定留下一封措辭嚴厲的手書后,立即帶人離開了砂隱。

    不告而別,根本不通知砂隱的高層,直接前往村外,木葉的威勢以及砂隱處于理虧的一方,砂隱守門的忍者根本不敢攔木葉忍者,等到砂隱高層等到消息,木葉忍者早就融入了沙漠之中,不見蹤影了。

    ……

    風影大樓,還是那間會議室,砂隱高層除了失蹤的風影全部聚集在一起,會議室中氣氛凝重無比,仿佛陰云壓頂,讓人喘不過氣來。

    “木葉使團已經徹底失去了耐心不告而別,等他們回去之后必然不會善罷甘休,風影大人又失蹤了,如今我們砂隱村內憂外患,不想出點辦法的話……”砂隱一位顧問神情沉重道,臉上皺起的褶皺仿佛可以夾死蚊子。

    有了一位砂隱顧問開頭,會議室就熱鬧起來,各抒己見,為目前的情況出謀劃策,不過大多數意見都是屁話,對目前的狀況作用不大……

    會議室吵吵雜雜的,千代卻一言不發,眉頭緊縮,神游物外,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會議室吵鬧了一會兒,誰說服不了誰,局面又僵持了下來,氣氛又變得凝重壓抑起來,海老藏看見自己姐姐一直是這個模樣,心中一動問道:“姐姐你有什么想法嗎?”

    寂靜沉重的會議室被這句話又打破了安靜,所有顧問的目光全部放在了千代身上,有些期待。

    千代從自己的思緒中清醒過來,雙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撐著下巴,神情凝重而堅定,不疾不徐道:“我倒是有一些想法可以解決目前的困境,不過風險很大,失敗了與成功了差距是天差地別!”

    “姐姐你既然有想法就說,我們合計,合計,一起商量著來?!?br />
    “對,千代長老請暢所欲言?!?br />
    “說得沒錯?!?br />
    “說吧?!?br />
    ……

    “好,那我說說老婆子的想法?!?br />
    “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果斷狠辣一些!”

    “與其讓木葉先手發難,還不如我們來一個先下手為強,第二次忍界之后的創傷想必各大忍村也恢復了?!?br />
    “我們將三代風影失蹤的帽子扣在木葉的頭上,以此為借口索要三代風影,暗中去聯系云隱村,巖隱村,霧隱村,準備發動第三次忍界大戰!”

    “將三代風影的帽子扣在木葉頭上不僅能將木葉過來興師問罪的事情抵消覆蓋,也能避免三代風影無故失蹤造成的劇烈動蕩,凝聚村民的民心,忍者們的軍心!”

    “我們砂隱村打頭陣,只要我們出頭,霧隱村不太確定,但是云隱村,巖隱村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的,一定會有所動作,圍攻木葉!”

    “我們將水攪混了,木葉也就無暇顧忌之前的事情了,只要我們勝利,一切都將翻篇,而且將會獲得巨大的利益,特別是火之國的領土!”

    “不過要是我們敗了,后果也會很嚴重,輕則砂隱村一蹶不振,重則甚至有滅村之威!”

    “當然后一種可能性十分微小,畢竟木葉再強大,在各大忍村的圍攻下也不可能調集太多兵力來對付我們,頂天旗鼓相當?!?br />
    “我估算了下我們勝利的可能性不小,當然風險也是不小,到底要不要采納我的意見,各位好好考慮一下吧……”

    砂隱村的高層正在商議只是,風影大樓外,忽然柔和,幾乎不可察微風狂躁起來,一位站崗的砂隱忍村看了看天,輕聲呢喃道:“起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