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趟過職場這條河 > 第203章 你是誰的人
    “耶,陳明輝,看你這牛逼哄哄的樣子,真以為我們‘浩天實業’離開你,還不能運轉啦?”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用這種方式,向你表達強烈的抗議,而且你,真要撤銷譚妙玲的一切職務,最起碼要經過董事會的討論,才可以下達這樣的命令!”

    “我就是董事會,你能咋地?”王雪琴強硬的說。

    “狗屁,現在的企業,最忌諱的就是搞出這種一言堂,如果你真的要下達這樣的調令,我相信大多數的部門領導,心中都是不服氣!”

    “我管他們服不服氣,在‘浩天實業’,我王雪琴講話就是板上釘釘,你要是不服氣,那我就隨了你的心愿,明天就讓你去制造部當個學徒工?”

    “你以為我不敢!”陳明輝這樣說著。

    突然把手中的軟面抄,重重地朝著會議桌上一摔,接著便負氣的走出去。

    王雪琴見了,先是蒼茫的一叫。

    爾后,流著眼淚嚷:“陳明輝,原來你就這樣的對我,那你告訴我,你是譚妙玲的人,還是我王雪琴的人?”

    陳明輝“呵呵”一笑,紈绔的說:“對不起,董事長,我既不是你王雪琴的人,也不是譚妙玲的人,我是‘浩天實業’人,可行?”

    “那好,你要是這樣講,我這個董事長也不做了?”王雪琴突然拍著桌面叫。

    “我管你這些,我只知道現在,你要是不收回你剛才說過的話,我明天就下車間當學徒?”

    “那你去好啦,我一定會成全你,而且你的工資待遇,也調整到學徒工的待遇,這樣不是隨了你的心愿?”

    王雪琴這樣說著,先是眼淚汪汪,接著便嚎然大哭。

    陳明輝望著這種情形,只能朝著眾人揮揮手。

    這些人見了,竟然跑得比兔子還快。

    而王雪琴此時,根本顧及不了羅麗君與譚俊杰在場,突然撲進陳明輝的懷里,茫茫叫的大哭起來。

    而陳明輝此時,竟然強硬地推開她,然后冷冷的一笑,就走出了會議室。

    所以,當杜小環、竇小娥、穆靈珊這三人,望著陳明輝氣呼呼走出來。

    立馬把他圍起來,直白的問:“陳明輝,你是不是傻呀,別人巴結王雪琴還來不及,你竟然跟她唱對臺戲?”

    “那你們,可知道這其中的原因?”

    他這樣說著,見譚俊杰與羅麗君攙扶著王雪琴走出來。

    馬上把臉背過去,裝著要上廁所的樣子,朝著廁所的方向走去。

    這樣,杜小環三人便跟過來,擔心的問:“陳明輝,譚妙玲到底是咋啦?”

    陳明輝聽了,本想把譚妙玲與白燕莎復雜的故事說給眾人聽,可他想想,還是閉緊了嘴巴。

    于是他,望著三人神經兮兮的樣子,突然緩緩的問:“喂,我今天,咋沒有看見林浣碧?”

    杜小環聽了,淡淡的說:“陳明輝,林浣碧剛才辭職啦,她是受到黃春哲的蠱惑,跳槽到‘瘟神’公司做策劃去了?!?br />
    陳明輝聽了,顯得很吃驚。

    沒想到這個林浣碧,跳槽的動作會這樣快。

    于是他,納悶的問:“咋可能,如果按照正常的辭職秩序,林浣碧最起碼也要到一個月后,才可以離開公司呀?”

    “林浣碧是找了譚俊杰,你說譚俊杰現在,正想擺脫這個林浣碧,聽到林浣碧這樣講,便帶著林浣碧去找羅麗君,都沒用上五分鐘,就讓林浣碧離開了公司?!癟夾《鴣涯艿乃?。

    陳明輝聽了,若有深思的點點頭。

    好久,他望著三位大美女,搞出一副擔心自己的樣子。

    先是唉聲嘆口氣,然后朝著三人擺擺手,這才朝著公司的大門口走去。

    因為他現在,是十分的擔心譚妙玲。

    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譚俊杰卻躲在門衛室里等著自己。

    譚俊杰見了,吃驚的問:“陳明輝,看你今天對我媽的樣子,是不是特意想出這餿招,想逼迫著我媽,要放你離開她?”

    陳明輝先是搖搖頭,爾后有搖搖頭。

    譚俊杰見了,著急的問:“陳明輝,你這是啥意思,你這又點頭又搖頭,讓我分不清個真假來?”

    陳明輝萎靡的一笑,忐忑的說:“譚俊杰,你也不想想,我今天要是不跟你媽撕破臉,要是按照你媽的想法,不僅是要解除你姐的職務,還要解除你爸你叔你嬸的職務,那要是真讓你媽這樣做,那整個公司還不得炸鍋?”

    譚俊杰聽了,佩服的點點頭。

    贊賞的說:“耶,陳明輝,我咋沒有想到這點,還是你說得對,要是真讓我媽今天的陰謀得逞,那現在的‘浩天實業’,還像個公司的樣子嗎?”

    “嘿!”陳明輝陡然一笑。

    緩緩的說:“譚俊杰,還有你姐,這三年來可謂是兢兢業業,你說你們家這個‘浩天實業’,要不是譚妙玲在盡心盡力地把持著,現在早沒了‘浩天實業’這個公司啦,想想你媽這么大的年歲了,做事情竟然這樣的莽撞?”

    “是呀,我也覺得我媽,今天早上做得有點過,雖說我姐是白步春與蘭桂芬的女兒,可她也是在我家長大的呀?”

    “那里,你爸可是親口告訴我,說譚妙玲是他跟蘭桂芬所生的女兒,那要是這樣講,譚妙玲還是你同父異母的姐呀?”

    “呀,陳明輝,你說的可是真的,我爸要是真的這樣講,那譚妙玲還是我姐呀?”譚俊杰興奮的問。

    陳明輝笑笑,逗比的嚷:“譚俊杰,你以為我現在,還有心思跟你開玩笑,可知道你姐昨天晚上,因為這事都割腕自殺啦!”

    “呀!”譚俊杰失聲的叫。

    接著問:“那陳明輝,我姐現在,她可脫離了危險?”

    “現在沒事啦,沒看我這無精打采的樣子,自從昨晚與你分開后,可是一直忙到天快亮,這才跑回來迷糊一會的!”

    “耶,陳明輝,要是這樣講,我還真有心靈感應,可知道我這個右眼皮,昨晚是跳個不停?”

    “狗逼吧,你都多大啦,竟然還信這個?”

    陳明輝這樣說完,見譚俊杰發動著車子,朝著市醫院趕去,并又回轉過身子,朝著自己的宿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