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仙界巨擘系統 > 第312章
    而這種變化點也只有兩種,一是將傘面向下翻折,另一種是將傘面各部分聚合一起。其實說白了就是收傘,然后將傘面聚合。不過傘面聚合可以用千機樓的小技巧,用偃甲上的“小牙齒”將其牢牢的抓緊。又是隨緣取了一個角,在上面又是畫了一個圓,與之前的矛形態如出一轍,不過是將向上翻折改為向下翻折,再加了一個收傘的指令,稍加處理,再將傘面每個部分上裝有聚合齒,這樣一來劍形態的變化就不會出大問題。

    樂兮看著桌子上完工了最初形態的千機傘百感交集,自己這算完工了一件精品還是廢品?千機傘渾身上下最值錢的材料,也是唯一的材料就是那塊原石,其他剩下的都是鐵。不過無妨,自己還是有機會去升級的,開啟千機傘的劍形態,只見剛剛的矛突然變化成了一把劍,不過這??雌鵠床⒉皇竊趺春每?,劍刃相較于其他劍更大,而長短卻不足以稱得上是一把劍,就這樣的四不像而已。不過千機傘的升級空間還有很大,希望自己能將這東西造的,能千萬種變化吧。

    右手托腮,手肘撐著桌面,左手有壹搭沒壹搭地翻著賬本,各式各樣的草藥名在眼前晃來晃去他時不時抬眼看看獨孤嵐那兒的情況,見她鎮定自若,手法嫻熟地處理著上門的病患手起刀落,干脆利落,教他稍稍明白些藥商的話“鄰里遠近有名的女醫生”確實不是浪得虛名的作為生意對象,就可信度也上升了不少就獨孤嵐個人估價,這樁買賣會成為不錯的商談他瞇了眸子,耐著性子繼續靜觀,半柱香左右,她便收了手,告訴病患的家屬,已經無事

    教他在意的是,那位婦女拿出的不符合其裝著談吐的銀兩要么是為人節儉愛女心切,不得不攢下這么多,要么是自發性地,純粹出于激動而給出而就言論他稍察覺了些什么醫生行騙詐錢絕不是不存在,但在獨孤嵐這里似乎行不通的樣子她只獲取了自己所需的,其余盡數歸還了他抿唇,綠眸沉沉,難以看出他心中所想似乎是救治結束,于是,她便領著自己去了二樓的里屋

    粗粗掃了眼,那簡直就是寶山陳設風格與壹樓稍有差異,更顯素雅清新,教人心情平靜樓上焚香,樓下還有病患到來之聲他坐下,看著獨孤嵐送上的茶,點了點頭,小心地捧起茶杯,嗅了嗅茶香,小啜壹口溫熱的茶暖了胃,也算熱乎了身子獨孤嵐又開口,他作客套地頷首,應承下她的問話他擱下茶杯,淡淡地切入了正題,開門見山道,

    “在下慕名而來,欲購置些藥物等類,不知掌柜的意下如何?”

    聽這那叮叮當當的敲白玉碗聲音,眼睛劃過絲絲無奈。若是旁人定會說沒點大家女子的模樣,敲打碗筷成何體統,可我只是嫌吵。獨孤嵐可當真是不通音律,敲打碗筷也是吵鬧罷了。

    如此思便不言語,進入整潔廚房時,早有兩爐高湯蓋了鍋蓋悶住,我走過去拿紅布掀開一爐蓋,入眼是深沉的濃郁紅湯,隨著氣泡有被頂上的筍片龍骨,拿長勺子小品一口,足夠鮮咸,回味又有筍片甘甜,就算無精神力判斷,這煮數日的筍片龍骨,出品不算差。

    我在內心判斷著,再次蓋上后取出特有的燃燒不起煙的柴,用水滅后扔墻角。走向另一鍋時,靠近幾步就聞連冰冷都阻攔不了的濃郁香。從櫥柜下取出兩個瓷碗與最嫩白菜芯,洗凈后各放三至其中。

    熟練取紅布掀開鍋蓋,香味四溢來,金黃湯汁澄澈色澤明亮,望能透底不見何物。見此我倒是滿意,第一次根據菜譜做著名貴的“開水”,花了不少時間,可結果令人滿意。拿洗凈的湯勺,放在鍋蓋上繼續燉煮,米黃的云霧彌漫在廚房,沒理里面到底放了多少名貴材料,燒了一口鍋,倒油等七分熟時準備炸。

    炸的東西簡單,是魚肉丸子,可自己這次選材也是精細,長水最干凈的河里肉最細嫩的魚,這魚刺多,拿小刀片取骨費時費事,沒了精神力挑許久才取肉出,打成合適肉糜下蔥姜去味,后倒好一個個挑出,揉成合適大小備在雪中柜不變質,現在取出也仍是新鮮。

    熱鍋油已經七分熟,小泡咕咚咕咚,我伸出手撿起一顆顆低低放入,蒼白指尖被溫度染紅,是暖洋洋的。

    我默數時間,拿勺子推弄保證每個魚丸都能在油鍋內翻滾炸到金黃,盡量調小火焰慢炸熟,用勺子撈出置于骨碟上,取樹片傲雪梅花放于中央,收拾下又走向另處,將那擱置在窗戶旁的蒸籠中蘿卜糕取出。

    一片片用刀切開,蘿卜糕觸感細膩柔軟,不堅硬,配合魚丸下肚為最佳。

    我將切片好的蘿卜糕平整放入骨碟邊緣處,做好裝飾,放于瓷碗旁。自己動手拿勺子將金湯勺出,滾燙湯汁澆淋于嫩菜心上,澆灌數次高湯味如其中,便再搖勺倒入成菜。

    不急著把筍片燉龍骨拿出,先拿著這些,將開水白菜先各放一碗,示意這人聽了她敲打行為,就繼續拿出蘿卜糕炸魚丸,放在中央,坐停。

    “虛不受補,我就燉了湯,你也算是運氣好,還遇上我燉了數日的開水白菜與筍片龍骨。我是按自己口味隨意調制的,不習慣自己去廚房拿調料?!?br />
    見人一副完好如初的樣子,內心不經小夸了一波自己的醫術。但對方只身前去廚房做飯的行為似乎有點嚇到了自己,獨孤嵐放下了手中筷子略帶憂心的往廚房里瞧了好幾眼,瞧著人安然無事才妥了心坐在屋外等著。飄香的味道不斷在自己的鼻息間竄動勾引,對于自己來說莫忘安的廚藝是好到極點。在自己休養的那大半年,幾乎每頓飯都是莫忘安給做的,有時雖然吃的素了點,但大概只有從那人手中出來的素菜她才會動下那不爭氣的筷子。她向來不喜素食,但這人總能夠把素菜料理的味好,色好,香好,讓自己不得不吃干凈。

    她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嘴角一翹,孩童撒嬌掛上臉,少有的??醇夭司筒幌攵?,每次卻吃的比誰都干凈。她又開始一度懷疑這丸子怕不是混了蛇肉進去的。就算是蛇肉,她也吃了。人家受著傷還幫自己做了飯,又咋么好挑三揀四的?看著眼前豐富多彩的菜肴,擺的就跟酒館里的高級菜似的,十分入眼,令人賞心悅目又胃口大開。

    她將筷子放在碟里點了點,率先夾起一個魚丸塞進了嘴里,味道是自己最熟悉最喜歡的味道。距離上次吃這到菜時已經是幾年前了吧。這白菜看的到也新鮮,撩起一片包起一顆魚丸津津有味的吃著,發出“kuacha~”的聲音看著十分滿意。

    那湯飄著熱氣,非常誘人。自己正吃著香,見面前人似乎看著自己的樣子,不免有些不自在。她聳了聳肩,想起來方才自己落淚之樣,妥妥的丟人丟到家了。自己這是第一次在別人面前哭吧慕容都未曾見過的卻被莫忘安看了去。

    “不坐下和我一起吃嗎?”

    她重新拿來一空碗,用大勺盛個大半碗推到了人的面前。自己一個人吃的這么香,怎么好意思呢?她放緩了手中的吃食速度,夾起那蘿卜糕就是一口吞。旁邊的青鳥也不知為何,斷斷續續的唧唧咋咋。她未去廚房間拿調味料,到覺得對方口味與自己無差,實際上自己因為怕不認得調味料而拿錯了,這不就等于又是在無形間賣蠢的行為嗎?

    獨孤嵐褪去了以往的冷冽寒目,一副自然又有些單純的目光凝視著面前人不語。

    夜風溫柔,拂過湖畔長出歲月皺紋的石,拂過湖面輕佻飄蕩的游魚,拂過他,拂去一身倦意,滿身熱血被喚醒,志要作天河一洗神州。

    他本以在師姐的冷漠以待下心灰意冷,轉身欲走之際卻迎來轉機,教他深切體會到書中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悅感。好在今日著了緊身衣物,雖不能與護住全身的戰鎧相較,至少不拖泥帶水也不過分束縛,施展幾下拳腳還是無妨的。

    既聽師姐答應,便就地做了幾個蹲起和壓腿,舒展渾身肌肉骨骼,不時有卡拉卡拉的響聲,倒像是脆弱至極、一捏就碎了。武魂仍懸停在一旁沒有收回,他目前的境界,搏擊時部分魂力運轉還是不大通順,需得借助武魂的力量來理順,況且這處畢竟黑暗,于師姐大概無礙,可于他卻模糊一片,太不利于他學習觀摩,遂將星輪權作燈籠用了。

    “師姐,我開始了?!?br />
    此時也顧不上謙讓。一則師姐的修為實在比他高上太多,若再不搶占先手,只怕這一戰他只有挨打的份了;二則前些日子與陵襄戰了幾回,幾乎此次都是處于被動狀態,盡管兩人系別不同,他也想看看經驗豐富的師姐會怎樣應對開場的不利局面。

    提神聚氣,將魂力凝結于雙掌之上,身側金光呼吸間更濃郁幾分。俯身將重心放低,加速前沖幾步到了人身前,將全身之精氣凝于一處,整個人如一柄鋒銳的劍斬風迎浪。在距對方約有兩米多一點處腳下探步身體輕轉,借身體旋轉之力一掌襲向人右側肩膀。

    “來的好”

    十二道魂劍便像是真的有魂一樣,一方面避開了纏在一起的三個人,另一方面盡數的刺在獨孤舒苒身上,不知不覺中卻讓獨孤舒苒來到了自己的面前,左手引起錦年,劍身旋轉帶出一片銀光靈活的繞過奚江離,望著獨孤舒苒,左手往前一推危險的銀色蝴蝶襲擊獨孤舒苒的喉嚨

    「需要幫忙就說」

    心念流轉向著陵襄轉輸過去,精神恍惚一下割喉的一擊也落了空,十二道魂?;褂嘞鋁獎?,兩道魂劍受錦年牽引襲擊獨孤舒苒的后背,笙手腕一抖兩道劍氣襲擊獨孤舒苒的面門,星眸微瞇,盯著獨孤舒苒的下一步動作

    方才應承下,這白面小生就抑制心中喜悅,慌慌忙忙地轉身,先低頭看看了他自己,仿佛是臨時在檢查自己身上行裝之類的顯而易見地放心地吐了口氣,似乎是正巧輕裝上陣了畢竟白面小生身手還算上矯捷,沒什么障礙似的他興奮地蹲起,壓腿,乍看之下蠻像個適齡的少年少年周身淡淡的螢火,估摸著是武魂關聯之物,真是稀奇夜視很糟糕么?她猜測著環顧四周,的確很黑修煉到這個份上,憑氣息她也大略推得出面前人的行動預判,用得著么?她想了想,不作預先安排的準備,否則指導會變得無趣枯燥了隨機應變也是很必要的能力她卷起衣袖,露出截白皙纖細的胳膊,雙手交叉于身前,等白面小生的先攻

    魂力波動擾亂了寂靜的夜,金色的光愈加強,有助于她鎖定白面小生的壹舉壹動果真缺乏更多經驗的他果斷先發制人,可惜提神聚氣過于明顯,時間長到教她禁不住想打個呵欠姑且老老實實站在原地給他當個固定靶子,好讓他沖向正確的方向小生加速途中,調整重心集中精力,把所有力量匯聚于壹處,欲借助轉身的作用力,加大攻擊的效用由于他那奇妙武魂的關系,她將所有動作看得清清白白。

    感覺到掌風,身子欲瑟縮的本能被她按捺住她反而驅趕著雙腿,整個人蹲下去,給那白面小生來個橫掃千軍,順帶往后壹跳,拉開距離本卷上去的衣袖也滑落下來,發帶因綁得緊故未有松散,只是有幾縷碎發溜到額前,稍有點遮住瑩瑩的綠眸,與她幾分幽深

    千機傘有傘,矛,劍,弓,法杖,雙刀,太刀,棍,弩,盾,鐮刀共十一種變化形態,目前千機傘僅擁有傘,矛和劍三種形態變化,后續隨著升級更多功能將得到展現。重48千克,矛長175米,劍長09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