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絕代梟神 > 第290章 神不知鬼不覺
    “王通,是什么人?”

    莊御心沒有開門,皺眉問道。

    雖然他浩然劍宗行事親和,但堂堂宗主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隨便見的,但對方明顯是有備而來,門外弟子敲門進來直接遞過了一紙書信,讓莊御心瞇起了眼睛。

    信里寫著八個字:劍靈雪兒,橫跨千年。

    嘶~~

    莊御心輕輕的吸了一口氣,不動聲色的開口道:“讓他進來?!?br />
    門外的弟子猶豫了一下:“宗主,那人說,如果宗主想要見他,得獨自一人出去……”

    啥玩意?

    莊御心不開心了。

    那個王通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

    浩然劍宗??!

    大陸第一劍道圣地??!

    “好猖狂的人?!弊男睦鏇止?,但還是站起了身子走向了外面。

    畢竟,浩天劍靈的秘密可不是一個外人可以隨隨便便知道的。

    ……

    劍閣山頂,皓月如盤,清風徐徐。

    莊御心來到那‘王通’所在的山巔之時,只看到一道身影立在皎潔的月盤之下,明亮的月光勾勒著他那挺拔的身形,氣度超然如謫仙一般,頓時讓他心生一種奇異的感覺——

    來人不凡!

    隨后他上前了幾步,端著自己宗主的架子沒有拱手,威嚴的開口:“王先生深夜邀請本宗前來,不知何事指教……”

    葉楓,不,我們的王通大師緩緩地轉過了身子。

    莊御心看到了一張極其普通的臉龐,平凡至極,但偏偏就是這么一張臉上有著一對仿佛看透了人世滄桑的智慧雙眼,就連他這么一位俯瞰整個浩天大陸的劍道豪雄在面對這雙眼時也心里微微一凜。

    來人相當的不凡!

    葉楓此刻已經完全進入了自己的角色,作為已經成功忽悠過‘謝宇’‘蠻雄’‘大秦太祖’等一眾強者的職業神棍,現在的他雖然頂著一張‘天神’的臉,但行事做派絕對是一派世外高人的模樣,連剛才那個轉身都充滿了莫名的韻味。

    他笑道:“鄙人王通,見過劍宗宗主,深夜邀約只因鄙人要說之事太過重大,其中唐突還請宗主見諒?!?br />
    “可是有關于浩天圣劍劍靈之事嗎?”莊御心說話間已經布下了玄氣避障,一來不讓交談被人偷聽,二來也是留住面前的王通,不讓對方隨意離開。

    葉楓對此卻毫不在意,依舊云淡風輕的笑道:“是,也不是?!?br />
    “哦?先生賜教?!?br />
    “宗主大人可知道,貴宗耗費精力煉制出來的這柄劍,不是圣劍,而是一柄貨真價實的魔劍??!”

    什么!

    一語誅心。

    莊御心涵養再好此刻也微微變了臉色。

    開玩笑,你說啥也不能說我浩然劍宗的親閨女??!

    “王先生知道自己在説什么么?”老宗主的眼神已經多了幾分冷厲:“先生深夜鬼鬼祟祟出沒于我劍閣門前,探聽我宗劍靈秘史,還出口辱沒圣劍聲譽,若是不能給本宗一個交代,只怕今晚……”

    “莊老頭你是不是傻?”

    啥?

    對面一句話直接把莊御心弄得不會了。

    你竟然敢罵我??!

    多少年了,浩然劍宗的宗主都沒被人這么懟過,莊老爺子脾氣再好臉上也有點掛不住了。

    結果葉楓瞬間變換了身上的超然氣場,蹬蹬蹬的幾步就走了過來,一點不怵對方漸漸升起的威壓:“說你傻你別不認,來我問問你……這圣劍材料是你們出的,劍靈是從外面融進來的吧,千年之前,血腥古物,對不對!”

    “哼!本宗正要問你,你是從何處打聽來的秘聞消息?!?br />
    “別管這個……”葉楓占據主動:“我再問你,那劍靈從來就沒給你們劍宗好臉色看,一直索取精血熔煉己身,你們都不想想人家這是為啥,哪有什么正派的劍靈會光喝血不辦事的……結果你們現在還弄出了個品劍大會,讓全天下的武者來給它供血,這不是傻是什么?”

    “這……你休要胡言!”莊御心已經有點沒底了。

    浩然劍宗里面當然對于劍靈吸取精血的事情有過爭議,但這事兒還是那個道理,自家辛辛苦苦養大的女兒就算有點毛病也得慣著,畢竟那劍靈的威力在那兒擺著,七種極品靈材也已經消耗了,這事兒根本沒有回頭之路。

    “胡言!”葉楓更來勁了,一副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樣子,指著莊御心的鼻子繼續噴:“是不是胡言你自己心里沒點逼數么?本人算得乾坤真理,通曉陰陽變化,知五千年前后未在之事,要不是看到你這品劍大會即將成為一片生靈涂炭的血禍,干嘛費這個勁來給你掰扯??!”

    這話徹底震撼了莊御心的心神。

    他轟的一下爆出了玄氣,滾滾劍壓向葉楓席卷過來,儼然已經動了真怒:“豎子狂妄,我品劍大會怎么可能變成血禍,你再胡言亂語,休怪本宗無情!”

    “劍宗下一任宗主是不是姓汪……”葉楓面對豪雄盛怒,直接又來了一句。

    啥?

    莊老爺子一時沒反應過來。

    這話題跳轉的有些快。

    “你說什么?”

    “我說,浩然劍宗下一任宗主姓汪,現任護法長老,于四十年后即位,勵精圖治,開創劍宗百年輝煌盛世……”

    “這……你怎么可能??!”

    莊御心有點蒙了。

    護法長老汪之其,的確是他心中下一任的宗主人選,但這事兒他根本沒有對任何人說過,眼前這凡人少年怎么可能……

    葉楓的心神攻擊來到了:“我不僅算出他姓汪,還知他佩兵為劍宗靈器,三日之后將會碎于魔劍劍下,另有三位首座,李衛天,趙思賢,韓風各佩靈器長劍、、與魔劍激戰,全部慘烈陣亡,就問宗主大人您信是不信??!”

    這……我的天??!

    莊御心整個人不自覺的后退了半步。

    葉楓的話太驚人了。

    知道劍宗幾位大佬的名字不難,但他們的靈器佩劍平日里根本是不會拿出來在世間露面的,尤其是趙思賢首座的那柄,根本是劍宗隱藏世間的最大秘密之一,除了莊御心之外,只有趙思賢與煉器坊首座知道,怎么可能被人張口輕易的就說了出來。

    這個王通……莫非真的有經天緯地的測算之能??!

    葉楓看著莊御心眼神里的變化,心里暗叫大爽。

    時間行者的這個本領真的太逆天了,了解因果,洞察先機,雖然這項能力還只能通過金盤幫他查詢,但已經解決了自己之前最缺的‘資訊’問題,用來忽悠人簡直無往不利。

    現在的自己,說是天下第一神算都不為過。

    莊御心再次開口,語氣已經柔和了許多:“先生你……究竟是何方神圣,為何對我劍宗之事了解的如此之多?!?br />
    “還不肯信我是算的是吧?”葉楓冷冷一笑,拋出了最后的殺手锏:“宗主閣下你的佩劍名為,一直是劍宗第一靈器神兵,但劍身歷經千年其實早已經破損不堪,所以三天后將會被魔劍輕易斬斷……”

    啪啪。

    莊御心這回直直退了三步。

    長虹斷日的秘密他也知道??!

    這完全就是不可思議了。

    浩天劍宗之所以那么迫切的想要打造全新的浩天圣劍,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之前撐門面的這柄傳世靈器已經壞得不成樣子,這才說啥也要造出新的圣劍,至于后面鬧出這么多幺蛾子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但沒想到今天劍宗最大的秘密竟然被一個陌生人信手點破??!

    這就好像兩位??凸幸話?,葉楓最后一劍,徹底擊碎了莊御心的心房。

    “先生……”他足足看了葉楓半響,方才緩緩的一拱手:“先生大才,還請入劍閣一敘?!?br />
    第一步,搞定??!

    葉楓嘴角輕輕一扯,心中緩緩出了一口氣。

    他當然沒指望真的憑借自己這一番話就能徹底征服浩然劍宗的宗主,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個引子,讓對方打開心門,但這門只要一旦打開后面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后面還有兩天的時間,葉楓已經從金盤那兒獲得了足夠用來忽悠人的訊息當做籌碼,徹底砸翻浩然劍宗的一眾大佬。

    而他要得劍宗絕學嘛……已經在前面向他招手了。

    ……

    而就在莊御心像自己的前別‘蠻雄’‘李青老爺子’一般即將成為王通大師的信徒的時候,劍閣之內,負責維持本次大會秩序的長老此刻正滿臉凝重的看著面前跪下稟告的一眾劍宗弟子,語氣嚴厲道:

    “什么??!失蹤的人數已經超過一千了,你們到現在連一點線索都沒有,簡直無能??!”

    “長老恕罪!”

    幾名劍宗弟子低頭慚愧道:“那些出手之人實力超卓,我們最近的一次也只是看到了一個朦朧身影,好像……”

    “好像什么!說!”

    “好像,是鬼劍谷的人!”

    鬼劍谷!

    當然是鬼劍谷??!

    汪之其眉頭扭成了深深的八字形,憤恨的站了起來。

    這次品劍大會,最大的失誤就是不該邀請鬼劍谷這群敗類來到島上,真不知那兩位首座大人在想什么。

    自從那些陰邪的劍修到來之后,一個月內,島上已經有超過一千人神秘失蹤,甚至據說今日那位天云宗的首座大人都至今未歸,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做下這等惡事的除了鬼劍谷還能有誰??!

    該死的是,那背后作惡之人專門挑獨行的散修下手,手段干凈,無??裳?,眼前還只是報上來的失蹤數字,背后真正遭遇不測的人只怕會更多。

    可偏偏現在沒有任何辦法……

    簡直豈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