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諸天大殖民 > 第165章 捕神到!
    “哼!”劉正風冷笑一聲,根本無為其言語所動,雙手猛地一伸,伸入盆水,任盆中之水布滿雙手,然后一洗,將雙手從盆中伸出。

    早已經等待多時的米為義,立刻遞上毛巾供劉正風靜手之后,立刻高舉金盤,將盆中之水倒盡,一??忱媒鹋韜笥鎂∪淼牧ζ笊鸕潰骸敖鹋柘詞擲癯?!弟子愿追隨師傅身入六扇門,為朝廷效力,為我皇分憂!”

    “可!”劉正風大聲說道。

    立刻有人為米為義遞上捕快服飾,米為義也在大庭廣眾脫去衡山派的衣服,換上了捕快的衣服。

    “謝師傅!”米為義大聲說道。

    “恩?”劉正風故意眉頭一皺,一副極其不高興的樣子。

    米為義故作恍然大悟樣,立刻一行禮,大聲吼道:“謝劉大人提攜之恩,屬下必鞍前馬后,盡職盡責?!?br />
    “孺子可教也!本捕為金牌捕頭,其下有三銀牌捕頭,米為義,本捕就任你為本捕座下銀牌捕頭?!?br />
    “謝大人!”米為義欣喜地吼道。

    “差評!表情不到位,語氣不到位,動作有些做作……”楊烈在一旁嘀咕道,很明顯,劉正風與米為義的一唱一和就是做給在座的人看的,更是做給嵩山派的人看的。

    在二人表演之時,大門口走進四個穿黃衫的漢子,這四人一進門,分往兩邊一站,又有一名身材甚高的黃衫漢子從四人之間昂首直入。

    這人手中高舉一面五色錦旗,旗上綴滿了珍珠寶石,一展動處,發出燦爛寶光。這人走到劉正風身前,舉旗說道:“劉師叔,奉五岳劍派左盟主旗令:劉師叔金盆洗手大事,請暫行押后?!?br />
    劉正風邊理都不理這人,而是轉身看向眾人,“各位英雄吃好喝好,敞開吃啊,過了今日,你我各為其主,再想大吃劉某一次已不可能,使勁吃啊,把份子錢吃回去!”

    “哈哈哈哈!”眾江湖好漢一聽便樂了,吵吵嚷嚷地吃了起來。

    手持令旗之人見劉正風根本不理他,氣得鼻子都歪了,大聲吼道:“劉正風,接五岳劍派盟主令旗!”

    “你乃何人?”劉正風怒道。

    “嵩山派史登達!劉正風別給臉不要臉,接五岳令旗!”史登達大聲吼道。

    “哼,大膽!本捕乃圣上親封的金牌捕頭,九品官員,你小小一介草民竟敢對本官大吼大叫,來人,給我將這狂徒拿下!”劉正風立刻冷喝一聲,官威十足。

    “哼,你這官身是假的!”史登達底氣十足地大喝一聲,“向大年何在?”

    雙方間的火藥味極其濃厚,眾江湖中人也都靜了下來,靜待事情的發展。

    “向大年何在?”史登達連連呼喝,結果沒有人出來。史登達雙眼一瞇,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劉正風太淡定了。

    “誰說劉捕頭的官身是假的?”

    這道聲音也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但人人都以為自左耳畔響起,眾人四下觀望,卻并無人說話,卻見大門口處,有四個身前捕快服的人,抬著一頂轎子,緩緩行了出來,轎子所披和抬轎人身上所著的,全都是紫色的絨布,遠遠看去,也可以看得出其質地極端名貴。

    “好強的內功!好精準的控制力!”眾人大驚,下意識地讓開了路。

    這時,那聲音又緩緩響想:“是你說劉捕頭的官身是假的?”

    這聲音分別自轎子里傳來。

    “是我說的,裝神弄鬼之輩也敢在我嵩山派面前放肆!”史登年怒聲喝道:“滾下來!”

    抬轎之人大怒:“大人,讓屬下教訓一下這不知尊卑之人?!?br />
    “不必,我好久未試劍了!”轎中人說道。

    “大人,這地方很臟,你要小心?!?br />
    “我省得?!苯沃腥慫檔?。

    四名捕快將轎子放下,前面兩名捕快將轎子簾拉開,里面有一個衣著華貴的青年人,這人“咻~”地一下掠了出來,拉簾的捕快立刻奉上一柄十分名貴的劍。轎中人“嗆”地一聲抽出寶劍。

    史登達只知眼前一亮,心里只來得及想,天下怎會有這樣明亮的劍!第二個念頭還未來得及轉,自己手中還未來得及抽出的劍就已斷開七截,左肩也開了一道長長的血口!

    轎中人用劍在地上一點,雙足根本沒有落地,整個人十分優雅地飛回到轎中,而后卻把劍一拋,道:“臟了?!?br />
    抬轎的捕快連忙一手接住,即往襟內掏出一塊極其名貴的絲絹抹揩劍上的血漬。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史登達在嵩山二代弟子中也算是頂尖高手,但面對轎中人連劍都來不及抽出便被人家砍成七截,如果砍在身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史登達雙眼陰毒地看向轎中人。

    “本座劉獨風,忝為六扇門總捕頭!你說劉正風的官身是假的,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一塊精鋼打造的腰牌出現在他的眼前。

    而后劉獨峰沖著周圍一抱拳,冷聲喝道:“六扇門總捕頭劉獨峰見過諸位英雄!”

    “??!六扇門!捕神劉獨峰!朝廷鷹犬!”眾人下意識地低呼出來,并且連連退后幾步。近幾年來,六扇門在江湖上的名氣很大,隱隱凌駕于北鎮撫司的錦衣衛之上,更是辦了很多大案、要案,許多江湖綠林中的黑道巨鱷都栽在了六扇門的手上,而捕神劉獨峰更是名揚武林。

    劉獨峰不以為意,雙眼在人群中尋找,在尋到楊烈之時,眼睛一亮,雙手一抱拳:“六扇門劉獨峰見過楊真人!”

    “華山楊烈見過捕神!”楊烈同樣回禮道。捕神劉獨峰,楊烈心知肚明,這根本就是華夏遠征軍的戰士,其人設也是照搬四大名捕中的捕神劉獨峰。

    史登達卻是進退兩難,看了看高傲的捕神劉獨峰,又看了看一臉冷峻的劉正風,最后看了看似笑非笑的楊烈,咬了咬牙,高舉五岳令旗說道:“劉師叔,我師父千叮萬囑,務請師叔暫緩金盆洗手。我師父言道,五岳劍派,同氣連枝,大家情若兄弟。我師父傳此旗令,既是顧全五岳劍派的情誼,亦為了維護武林中的正氣,同時也是為劉師叔的好?!?br />
    “史登達,誰是你師叔,本官六扇門金牌捕頭劉正風,不家,本官本以為你腦子不好使,沒想到你眼睛也不好使,金盆洗手之禮早已禮成,出現在你面前的可不是衡山派劉正風,而是六扇門金牌捕頭劉正風。再要亂認親戚,小心本官治你攀官之罪!滾!”劉正風冷聲喝道。

    然后對著劉獨峰一行禮:“沒想到是總捕頭親自前來,恕罪恕罪,大人請上座?!?。

    “劉大人,勿須多禮,本座也是受諸葛神侯所托啊,劉大人身居鄉間,頗具賢名,諸葛神侯對大人稱贊有嘉啊……”

    兩人在這里你好我好,史登達卻是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連忙一搖五岳令旗:“嵩山派弟子何在?奉盟主號令,拿下劉正風家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