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我的魔王城有皮肤 > 第二百二十章 战俘
最新网址:第戎 www.mxzgjv.com.cn
    地牢有两层结构,每一层都能容纳500以上的囚犯。每个牢房有10平米的地方,一个双层床,一个桌子,一个马桶,最多关两个人。

    这里的通风和温度系统都是合理设计过,虽然地牢密集,但是空气流动性十分好,没有什么异味,老鼠之类的动物。

    这次行动中,前后抓了有上百个战俘。

    都是一些实力强劲,苦战后没有死掉,或者被重点?;さ囊恍┲匾宋?。

    这些人都被关在二层一片区域。

    到了最下层,洛伊也见到黑五和利安德尔口中之人。

    那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约莫有30多岁,棕色长发,白皮肤,穿着一身华贵的衣袍,是月之女神神国常见的神官长袍。从上面精美的花纹,镶嵌的秘银和精金丝线、宝石就知道此人身份不凡。

    她跪在地上,双手并拢成三角状。

    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晕。

    她正在祷告。

    听到牢笼开门的声音,女人身上的光芒散去,她睁开眼睛,眼中蓝色的幽光散去,回复了琥珀色,她从地上站起来,转身看向牢门。

    洛伊眼神与之触碰,两人对视。

    女人毫无畏惧,没有丝毫作为战俘的觉悟。

    “女人,你在神国的身份?!?br />
    洛伊笑眯眯的问道。

    女人只是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哼’,像是要表现自己气节。

    利安德尔道:

    “魔王大人,她从开始就这样,我注射了好几次致幻剂,可是全都无效?!?br />
    洛伊点了点头,好言劝说道:

    “女人,你应该清楚你的处境,这里是魔王城,一切都由我说的算,你的生死,可不是看你的主子?!?br />
    面前的女人又哼了一声,仰起头来用鼻孔对着洛伊道:

    “魔王,你就算得到了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我对主上的忠诚,即使是冥河干枯也不会动摇的?!?br />
    “呸,谁要得到你的身体了?也不撒泼尿看看自己啥样子?你的心和身体我都不稀罕?!?br />
    洛伊翻了个白眼。

    他也不客气的诛心。

    这个女人长得嘛其实很好。颜值高,身材好,还有一种贵妇气质。只是不是洛伊的菜。而且这种被主神洗脑后的脑残信徒,都比较那啥。

    “你……”

    女人一张脸都憋红了。

    她养尊处优习惯了,每天被各种男人围着转,还没被这样怼过。见到洛伊是个男的,就本能的瞧不起。内心悲壮的认为,本子上的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如花朵一般娇嫩的她,会被……

    总之就是战俘的悲惨待遇。

    洛伊警告道:

    “你要是因为傲娇说出刚才的话,我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br />
    “你才是傲娇!你全家都是傲娇!”

    女人憋红了脸,忽然大喊了一句。

    见她这反映。

    好像遇到过什么糟心事。

    洛伊也懒得废话。

    明明是战俘,非要摆这么高架子,不惩罚一下不行。

    洛伊伸手,一手压住利安德尔的头,一手压住黑五的头道:

    “交给你们了,热情款待一下?!?br />
    “呐~”

    “是!”

    女人听了洛伊的话,立刻大喊:

    “不论你用何等酷刑!就算我的**毁灭!我的灵魂也不会屈服!”

    利安德尔恭送洛伊离开,和黑五打了个招呼。两人拿着东西,去了低下二层,来到女人的牢笼。

    两人将女人带入一个小黑屋里。

    这里是审讯反问专用的地方。

    女人全程沉默。

    她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不论哪种酷刑,她都不会屈服的。

    小黑屋里。

    利安德尔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道:

    “坐下?!?br />
    女人不为所动,高傲的仰起头来。

    利安德尔对黑五使了个眼色。

    黑五点头,叫来骷髅兵,把这女人困在了一个铁床上。

    利安德尔取出一个盒子给了黑五。

    黑五打开,里面是一3个黑色的药剂,上面还有标签。

    “这东西还处于研发状态,本来不想用的,不过有**试验品,还是一个有神力护体的神官,那真是最好不过的实验材料?!?br />
    女人看着黑五手中的注射器,脸色苍白。

    黑五推了推平光镜,一道寒光反射而出。

    “放心吧,这东西不会对你身体造成伤害。自从魔王大人给我指明前进道路以后,我一直在研究人体,痛觉感知一直是我最关注的一块?!?br />
    黑五伸手,敲打针筒道:

    “当我去魅魔店时,发现她们在使用一种十分有趣的药物。这种药物,可以放大所有感官。我索要了这种药物的种子,拿回来交给魔女和花精灵改良,又利用魔王城蒸馏浓缩技术,对药物进行高度提纯?!?br />
    黑五举起手中的注射药物。

    “这种药物刚刚做出来,只用哥布林做过测试,效果十分夸张,还没有在真人身上做过测试?!?br />
    黑五凑上前,在女人惊恐的眼神中,将药物注射进女人身体中,然后对利安德尔点了点头。

    “接下来交给我吧?!崩驳露?。

    黑五离开。

    利安德尔则开始了教育工作。

    “先试试效果吧?!?br />
    利安德尔掏出了一个根羽毛,脱掉了女人的鞋子,将羽毛凑了上去。

    癫狂的笑声在地牢里回荡。

    效果十分的出色。

    只是轻轻挠了挠脚掌,女人差点笑出屎来。

    教育方面利安德尔是专家,对惩戒和循循诱导十分擅长。

    第二天,利安德尔就带女人来见洛伊。

    这家伙乖的很,完全没了昨日的不服输的样子,让往东就往东,让坐下就坐。

    洛伊对此结果惊叹。

    虽然对自己手下有信心,可是1天时间就能把一个信仰坚定的人彻底摧毁,还是出人意料。

    洛伊看向利安德尔,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可是他发现,利安德尔表情很奇怪,盯着前方发呆,像是在思考问题。

    洛伊叫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傻笑挠头。

    这让洛伊更是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洛伊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

    “魔王大人,她……她忽然变的很听话,我……我也不太清楚是为什么?!崩驳露淘サ乃档?。

    “什么意思?”

    “怎么说呢……我昨天尝试让她屈服,注射了神经药物,用了一些刑法,心理暗示,还有各种手段。

    可是她的心性十分坚韧。

    到晚上结束前,一点服软的迹象都没有。

    第二天我本想继续的,可是……可是刚进入牢房,她就跪在地上,任凭摆布,彻底服软。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br />
    洛伊听了也懵了。

    “还有这种事情?”

    

最新网址:第戎 www.mxzgjv.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