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木葉之最強肉遁 > 331 封印解除,完全暴走!
    一時間,永動傀儡的陣型直接被打穿,被一道白色的氣浪一分為二,分割成了左右兩個部分。

    暗處關注著這一切的蝎自然不會什么都不做。

    他可以操控一百具傀儡,但那樣對于每一具傀儡的掌控就太弱了,所以一般情況下他只操控十具傀儡。

    十具傀儡對應十指之數。

    對于蝎這種影級強者的傀儡宗師來說,十具傀儡不多不少正好合適。

    多余的傀儡則利用術式指令,讓其自由行動。

    這也正是蝎為什么要得到龍脈的能量來完善赤秘技的根本原因。

    “連裝甲巨獸這種重量級的防御型傀儡也擋不住么?”

    蝎的面部表情無法變化,但他的語氣中不難聽出一抹凝重之色。

    牛魔王很強,他從不否認。

    畢竟牛魔王是正面打退雷影,一路從火之國追殺到川之國境內,將千代婆婆干掉的狠人。

    “物理攻擊不行,只有用最新研制的蝎毒了?!?br />
    為了對付牛魔王,蝎可以說是做足了功課。

    川之國千代如何被打敗,云忍戰場牛魔王與雷影一戰的詳細情報,蝎都從白絕那里拿到了手。

    同為傀儡師,千代的實力絕對不比蝎弱多少。

    當然這個比較只是在戰斗方面。

    論制作傀儡和制毒,千代都不是蝎的對手。

    蝎偷偷的取出一只青綠色的玻璃瓶,捏在手指間。

    瓶子只有拇指大小,本身是透明色,因為里面盛滿了青綠色的蝎毒而變成了青綠色。

    這么小小的一瓶,足以讓整個樓蘭國變成死地。

    就在蝎在尋思著如何放毒的時候。

    西力已經將二十幾個永動傀儡砸得稀爛,傀儡之心不取出來,永動傀儡理論上可以無限復原。

    所以西力不會那么蠢。

    他專門瞄準傀儡之心的部分攻擊。

    砸出了缺口,就伸手一掏。

    二十多個的傀儡之心被西力奪走,意味著蝎的永動傀儡部隊損失了五分之一。

    主動控制之下,西力吞噬掉傀儡之心上存儲的能量并不需要太多的時間。

    二十多個傀儡之心的能量‘下肚兒’。

    西力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小腹之處的龍象封印松動了一些,“這應該是龍脈的能量之間產生了共鳴,內外夾攻迫使龍象封印松動了?!?br />
    “看來不需要找到龍脈,這些傀儡之心就能幫忙破壞四代的封印?!?br />
    他也知道這樣做會導致暴走,失去意識之下可能做出任何事情。

    但如果不這樣做,他永遠無法解開惡魔果實能力覺醒的秘密。

    西力可以使用暗金火焰。

    但是!

    一旦進入牛魔王形態·實體狀態就會失去意識,甚至連牛魔王形態·虛影都無法自如的控制身體。

    這種情況絕對不正常,這不是他掌控了惡魔果實的力量。

    反而像是被惡魔果實掌控了他的身體。

    他必須要弄清楚原因,知道為什么才能對癥下藥,才能真正的掌握這一股力量。

    龍脈,西力志在必得。

    正好用蝎來試一試完全暴走狀態下的力量!

    之前牛魔王形態·實體狀態下和波風水門戰過一場。

    但西力不是很滿意。

    因為波風水門都沒有跟他正面交過手,直接布置了封印陷阱借飛雷神之術把他體內的龍脈能量給封印了!

    這一次不會那樣了!

    鏗鏘鏘??!

    又是三個永動傀儡被砸得崩裂開來,西力一手橫掃而過,直接掏出了三顆傀儡之心。

    傀儡之心上儲存的能量順著手掌涌入身體內。

    咚!咚!

    西力明顯的聽到了兩聲心跳,小腹一股暖意襲來,被波風水門封印的能量在掙扎,仿佛下一秒就會破開封印涌出。

    錚??!

    血色的紅光涌上西力的雙瞳。

    盡管他還是人類的模樣,但周身的氣息卻是越發的駭人。

    “這家伙的氣勢變了?是因為被龍脈的能量影響到了么?”

    蝎暗中操控著十具永動傀儡靠近,最猛烈的蝎毒已然涂抹在十具永動傀儡的機關刀刃之上。

    現在不是想東想西的時候,放倒牛魔王再說!

    十具傀儡,三具裝甲巨獸在正面吸引西力的注意力,三具飛行傀儡側翼輔助進攻,兩個炮臺形狀的機關傀儡在后方火力支援。

    真正的殺招則是潛伏在地層之中兩只穿山甲傀儡。

    蝎的戰術十分明確,前排肉遁頂住,空中刺客負責限制支援,后排炮臺火力壓制。

    一旦牛魔王的防御出現破綻,地底的兩具穿山甲傀儡則會破土而出,將致命的蝎毒打入對方的體內!

    而伴隨著越來越多的傀儡之心被掏走,西力也吸收了越來越多的龍脈能量。

    龍象封印在松動。

    肉眼可見的一道道紫色的能量從西力的小腹中溢出。

    順著經脈游走全身,與他本體的查克拉相結合。

    查克拉變得更加狂暴。

    西力的瞳孔由最初的血色上涌,變成了布滿血絲,接著又是血絲翻滾逐漸充斥雙瞳。

    到現在已經完全變成了猩紅色的眼眸。

    暴虐的氣息,瘋狂的殺意。

    仿佛呼吸之間都透露著濃濃的邪惡,一個只知道殺戮和破壞的真正的兇獸即將蘇醒!

    一拳出手!

    碾碎了拳勁之上的大氣,暗紅色的血線破空而去,竟是直接將一條直線的永動傀儡被打穿。

    暗紅色的殘影一閃,西力的身影橫穿而過。

    再次出現,他的手中已然多出了十多個傀儡之心,紫色的能量被吸收到身體里。

    吼??!

    振聾發聵的咆哮聲化作一圈圈白色的音浪,震得整個夾層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仿佛下一刻就會崩碎坍塌!

    “太快了,傀儡的速度完全跟不上?!?br />
    蝎根本無法捕捉到西力的身影!

    饒是他布置得再好,再好的陣容,再好的戰術,打不中也是白搭!

    “必須封印住牛魔王的行動!”

    蝎果斷改變了計劃,操控四具裝甲巨獸迅速接近西力。

    趁著西力吸收傀儡之心上的能量時,他的十根手指頭如同精靈跳舞一般迅速跳動。

    “四獸結界!”

    也就在這一刻,叮的一聲清脆的聲響一起出現!

    ……

    小劇?。河澇墩也壞醬鳶?。

    赤砂之蝎帶著千代逃離了牛魔王的感知范圍,留下了穿山甲傀儡,徑直的離去,祖孫倆甚至沒有說過一句話。

    千代想要追上去,卻發現對方依舊徹底消失在沙漠中。

    她只好操控蝎留下來的穿山甲傀儡趕回砂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