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農門俏媒婆 > 第四十三章 破窯小乞丐
    “魏景陽,你要干嘛?”

    鐘青禾身體微微顫抖沒有動,后背與魏景陽的胸膛緊緊的貼在一起,鐘青禾甚至可以感受到魏景陽的心跳。

    “青禾,我只想抱抱你,對不起?!?br />
    說完,魏景陽輕輕松開了鐘青禾,轉身離去。

    鐘青禾轉過身看著魏景陽的背影,看到魏景陽攥緊的拳頭中有著隱忍。

    心里不由得咒罵起來,好小子撩完就跑。

    不過這件事情她確實需要好好想一想,既然自己沒有辦法再回到現代,那么遲早都是要嫁人的,與其嫁給一個需要再次花費時間了解的人,直接嫁給魏景陽好像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當然這件事情也不是著急的,鐘青禾覺得自己還有大把的時間可以琢磨考慮,眼下最著急的是趕緊睡覺,明天一早去賈府見賈云竹。

    第二天吃過早飯,鐘青禾和魏景陽便來到了賈府。

    賈云竹見到鐘青禾之后拉著她的手,還沒說話,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鐘青禾看著賈云竹淚流滿面的樣子,心中不禁狐疑起來,孟仲春已經考上了秀才,這是鬧的哪一出?

    遂問道:“你這是怎么了?這應該也不是喜極而泣吧?”

    “青禾,你不知道我爹他反悔了?!?br />
    提起這事賈云竹眼淚流的更兇了,“聽說前天劉金花來了一趟,不知道她跟我爹說了什么,昨天我爹說什么都不同意我和仲春的婚事。相反,還逼著我嫁進文府,還說如果我不同意,他就聯合文府去找縣太爺取消孟仲春的秀才之名。青禾你一定要幫幫我,我現在一點主意都沒有,我該怎么辦???”

    鐘青禾這就納悶起來了,前段時間賈老爺明明已經退掉了文府的親事,更松口只要孟仲春考中秀才就會答應孟仲春和賈云竹的婚事,現在不惜賠上自己的名聲,也要讓賈云竹進文府為妾,這中間一定發生了什么。

    “云竹,你告訴我,這幾天你家來了什么,或者發生了什么事情?”

    “鄉試發榜以后,孟仲春來過一次,爹當時還很開心,背后還說我有眼光,還準備趁熱把親事辦了。不過聽下人前天劉金花來了一趟,之后爹就變卦了,我覺得這件事情跟劉金花一定有關系?!?br />
    賈云竹在得知這一消息之后,已經打探過了,得知的消息不多,但也分析出劉金花在其中的作用。

    怎么又是劉金花?

    鐘青禾突然發現自己穿越過來之后,朋友沒交下幾個,但是劉金花這個死對頭的設定肯定板上釘釘的事兒了,怎么事事都有她,事事都與自己作對呢?

    “你先別哭,別擔心,既然你事情出在劉金花的身上,那我現在就去找人調查,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兒。不過我估計這事兒還是出現在文府的身上,當然劉金花也一定是幫兇?!?br />
    賈云竹現在也確實沒了主意,除了聽鐘青禾的之外,她也找不到什么其他的辦法。鐘青禾又安慰了賈云竹一會兒,便和魏景陽離開了賈府。

    “要去墨語書齋看孟仲春嗎?”

    魏景陽跟著鐘青禾急匆匆的腳步,問道。

    “目前的情況來看,孟仲春也解決不了什么問題,也做不了什么主,咱們還是先看看劉金花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吧,如果咱們能去文府見到文彥辰,那就更好了?!?br />
    既然要解決事情,那么就要從根本上解決,這件事的根本一定出在文彥辰的身上。

    不過憑借鐘青禾和魏景陽的身份,想要進文府,基本上是沒啥希望的。

    不過鐘青禾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或許可以試試。

    于是鐘青禾和魏景陽,奔著城外的破窯走去。

    “你這是準備去哪兒?”魏景陽對這條路不太熟,沒看出來鐘青禾這是要去哪里,心中充滿了狐疑的再次問道。

    “你忘了我之前是干嘛的了嗎?我可是紅葉鎮鼎有名的小乞丐鐘青禾,我當然是要去看看我那些兄弟姐妹了?!?br />
    原來鐘青禾是打算去城外的破窯見那些小乞丐,希望能夠從他們的嘴里打聽到一些消息。

    這些乞丐常年的在紅葉鎮乞討,自然對鎮上的各種小道消息了如指掌,想要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找他們就對了。

    鐘青禾的到來,對于破窯里的小乞丐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不僅僅是因為鐘青禾一直都是他們的老大,更因為鐘青禾此次來帶來了許多好吃的。

    這對于長期掙扎在溫飽線上的小乞兒來說,可是最為重要的。

    “老大老大,聽說你現在發財了,你怎么又回咱們鄱陽來了?我咋覺得你不應該是想我們了呢?”

    這群小乞兒里原本和鐘青禾玩的最好的小石頭,手里拿著肉包子,笑著問鐘青禾,眼睛里有遮掩不住的狡黠。

    “就你機靈,吃都堵不住你嘴?!敝憂嗪絳ψ排牧誦∈芬幌?。

    雖然自己并未與這些小乞丐相處過,但是在原主的記憶中這些人是除了魏景陽之外,給予她最多溫暖的人。

    “快點吃,快點吃,吃完之后老大有事要問咱們,吃人家手短,到時候老大問啥,大家知道啥都要說出來哈,讓我知道誰瞞著啥事兒,有他好果子吃?!斃∈芬槐榭兇虐?,一邊嘟嘟囔囔的跟破窯里其他小乞丐說到。

    小石頭現在也算是他們的頭頭了,所以大家對他的話都非常的信任,也很聽話,大家吃東西的速度,明顯的比原來更快了,

    “別著急,別著急,也沒有什么要緊事兒,小心點兒,別嗆著,大家慢慢吃,不夠的話還有?!?br />
    看著一群孩子狼吞虎咽,鐘青禾的心里突然不好受起來,想起了自己當年在孤兒院的生活,心里對這些小乞丐又多了不少的惻隱之心。

    但是自己現在的情況實在養不起這么多的孩子,只好先把這件事放在肚子里,等她再強大點,再有多點錢的時候,一定要讓這些無家可歸的孩子都有所依靠。

    就在鐘青禾恍惚之間,大家都吃完了包子,一個個瞪著明亮亮的眼睛,看著鐘青禾。

    “老大……回魂了?!?br />
    小石頭發現鐘青禾出神了,就伸手推了一下,魏景陽趕緊扶了一把鐘青禾,避免她摔倒。

    小石頭被魏景陽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意識到自己好像做錯了事,也就不敢說話了。

    他也納悶,老大身邊這個男的現在咋變得這么不可理喻,以前明明不是這個樣子的。

    鐘青禾被小石頭一推,倒是從那些不著邊際的記憶和暢想中回過神來。

    “你們有認識劉金花的嗎?”

    鐘青禾問完之后,有幾個孩子怯怯的舉起了手。

    “怎么這么害怕?”

    鐘青禾看著大家面面相覷的樣子,直覺告訴她這里面有事兒。

    “前幾天大家在街上被劉金花給打了?!?br />
    其中一個稍微大一點的孩子懦懦的說道,看樣子打的還不輕。

    “為什么?”

    鐘青禾皺著眉頭,心里更是不爽,都是小孩子怎么能說打就打,這劉金花自己還是不了解,沒有研究明白啊。

    “我們看到她和文府的二管家文西在一起,就想著湊過去要點錢,結果就被劉金花給打了?!?br />
    一般情況來說,這些小乞丐上前也無非就是一兩個銅板的事兒,一般人都不會跟這些小孩子計較,他們不像那些成年的乞丐不知足,所以紅葉鎮的人對這些小孩子也算是照顧。

    文府二管家?看來賈云竹的事兒和文彥辰的事兒算是分不開了,要解決就得兩個都解決,否則后患無窮。

    “那你們聽到他們說什么了嗎?”

    “我聽到文府二管家要劉金花去沈府還是白府的,好像是要找一個叫什么繡的丫鬟?!?br />
    一個稍小的孩子說道,要是自己當時再往前湊一點,可能聽到的內容會更多。

    沈府?白府?什么繡?

    錦繡?

    “糟了,咱倆得去找一趟沈壁華?!?br />
    鐘青禾猜測文彥辰已經跟家里坦白自己愛上錦繡的事兒了,所以文家才會這么著急的要娶賈云竹,如果這個時候劉金花已經見過錦繡了,那么鐘青禾不敢猜測錦繡現在是什么樣的狀態。

    鐘青禾和魏景陽兩個人跑到了白府,結果沈壁華帶著錦繡回了沈府,兩個人只好再次跑到沈府。

    “錦繡呢?”

    鐘青禾只看見了沈壁華,并沒有見到錦繡,心“咯噔”一下,千萬別出什么事兒才好。

    “她去西市的首飾鋪了,說是要給她娘買個新簪子,有什么事兒嗎?”

    “文彥辰可能跟家里坦白了,文家好像讓劉金花對付錦繡,讓文彥辰娶賈云竹?!?br />
    鐘青禾心里著急,大致的說了兩句,也顧不上其他了,趕緊又往西市跑去,也許此時錦繡還沒有見到劉金花。

    沈壁華雖然只聽了鐘青禾說幾句,但是其中的利害關系她也明白了,二話沒說就跟著鐘青禾一起跑出沈府,去找錦繡。

    自然,魏景陽也是跟著的。

    只是三個人還是來晚了,他們只在街上遇到了失魂落魄的錦繡,滿臉淚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