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農門俏媒婆 > 第四十一章 文府
    “小姐,對不起,錦繡給你丟人了,但是錦繡不做妾,更不做通房丫鬟?!?br />
    錦繡跪在地上,果敢堅定的不容人懷疑。

    “錦繡……”

    文彥辰沒想到面對入府為妾這件事,錦繡會如此抗拒,原本想好和祖父談的條件,文彥辰突然沒了把握。

    “你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就好?!?br />
    沈壁華扶起錦繡,知道自己說的道理她都明白,有些事兒還得錦繡自己拿主意才行。

    “文彥辰,錦繡是我的人,我不會讓她受一點委屈,你要是個男人就別像個縮頭烏龜一樣躲在鄉下,堂堂正正的回到你們文家把事情給我解決了,要不然就給錦繡一個痛快話,我們錦繡也不是非你不可?!?br />
    說完,沈壁華根本沒打算給文彥辰反應的時間,說完這些話轉身就帶著錦繡離開了。

    文彥辰想要追上去,卻被白君塵攔了下來,自己媳婦的意思他再明白不過了,這文彥辰就是欠收拾。

    文彥辰眼睜睜的看著沈壁華帶著錦繡,整個人一下子就頹了下來。

    魏景陽把文彥辰扶到了椅子上,過了好久,文彥辰才漸漸回過神來。

    “鐘青禾,你幫幫我吧!”

    文彥辰突然抓住鐘青禾的說,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

    鐘青禾用力的甩開文彥辰的手,“我能怎么幫你?你們文家可不是我能插進去話的?!?br />
    文家,鐘青禾雖然沒有接觸過,但是重生這些日子關于文家的事情她聽得夠多了。

    “大家不是都說你能識得天機嗎?那你幫幫我和錦繡吧?!?br />
    原本也算是風流倜儻的文彥辰,此時頹廢的神情鐘青禾都不忍心去看。

    “那我且問你,錦繡的意思很明確,不做妾,更不做通房丫鬟,你可是想好了要娶她為妻?”

    “我……”

    文彥辰有些猶豫了,祖父、父親、叔伯……那么多阻力在面前,文彥辰不知道能不能能不能實現。

    畢竟就在剛剛,文彥辰想的還是只要讓家里同意他納錦繡為妾就好。

    “若你覺得錦繡做不了你的妻,那我勸你還是盡早放棄的好,你們文家深宅大院是怎樣的光景你自己也知道,別給自己和錦繡徒增煩惱才好?!?br />
    感情的事別人沒有辦法摻和,但是深宅大院里的宅斗戲她看的可太多了,錦繡一個小丫鬟能有多大能耐,鐘青禾持懷疑態度。

    “不,我愿意,我當然愿意,只是我家……”

    文彥辰越說聲音越小,鐘青禾看著眼前比魏景陽大不了多少的少年,笑了笑。

    “我不知道你在文家是嫡庶,但是想娶錦繡為妻恐怕一時半會兒都做不到,與其這樣,你不如增強自身的實力,讓自己在溫家變得不可或缺,屆時誰又能難為你,誰又敢難為你呢?”

    鐘青禾相信有些道理文彥辰不會不知道,只不過一直在逃避,或者說希望能有更簡潔快速的方式來解決。

    “可是,那可能需要很久?!?br />
    文彥辰也希望自己能有這樣一天,但是朝局的變化,文家才人輩出的現狀,文彥辰不知道自己需要熬多久。

    “如果,你對自己沒有十足的把握,那你就離開文家,帶著錦繡獨自生活,你可拋得下文家的錦衣玉食?”

    “我可以,若沒有心愛之人陪在身邊,再多的榮華又如何?可是讓錦繡一無所有的跟著我……”

    文彥辰終究不愿意讓心愛之人跟著自己受顛簸流離之苦,他更希望錦繡在文府里做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少奶奶即可。

    “以后的生活是兩個人過的,不要用你的想法去衡量另一個人的選擇,也許你想給的東西并不是她想要的?!?br />
    鐘青禾的這句話就要想一記重錘打在了文彥辰的心上,卻也像另一記重錘打在了魏景陽的心上。

    鐘青禾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

    文府

    “老爺,剛剛打探出來的消息,少爺應該在魏家村?!?br />
    文府的二管家文西正在向文彥辰的父親文鵬博匯報最新得到的消息。

    “魏家村?”

    文鵬博皺著眉頭,這是什么地方,莫不是鳥不拉屎的窮鄉僻壤?

    “是的,老爺,是在紅葉鎮西南不遠處的一個村子,根據打探到的結果,應該是被一個叫魏景陽的少年所救?!?br />
    “所救?彥辰受傷了?”

    文鵬博頗為緊張,自己兒子不少,但是文彥辰可是嫡出,這心里的地位自然不一樣。

    “一群乞兒欺負了少爺,應該只是受了些驚嚇?!?br />
    文西謹慎措辭,平時看不出老爺對彥辰少爺有多關心,現在聽說可能受傷了,還是很緊張,看來得重新評估文彥辰在文鵬博心里的地位了。

    “無事就好,那他怎么還不回來?”

    文西沒有說話,靜默得站在原地,好像沒有聽到一樣。

    文鵬博嘆了口氣,心中明了。

    “還有其他的消息嗎?”

    “老爺,和少爺在一起的還有紅葉鎮現在名聲鼎沸的鐘青禾,就是給沈璧華小姐說媒的那個?!?br />
    “哦?他們怎么會在一起?”

    文西的這個消息倒是出乎文彥博的預料,沒想到兒子還是和沈璧華扯上了關系。

    “鐘青禾本就與魏景陽一起的,同吃同住的?!?br />
    “那他們和沈璧華是什么關系?”

    “目前看沒有什么特別的關系,不過今天魏家新房上梁,沈璧華和新婚夫婿都去了,好像見到少爺了,還鬧得不太愉快?!?br />
    探查的人只能遠遠的看著,所以并不知道沈璧華和文彥辰鬧不愉快的真實原因。

    這文家人一直懷疑文彥辰和沈璧華存在著不正當的關系,即便沈璧華出嫁了這種懷疑都沒有抵消,這要是讓沈璧華知道估計得氣炸。

    “不能由著他胡鬧了,你明天帶兩個人把少爺帶回來?!?br />
    任由文彥辰在外面,搞不好哪天真的和沈璧華鬧出點什么事兒來,到時候對文家、沈家還是白家都不是什么好事。

    “對了,去接少爺之前,把那個姓劉的媒婆叫來?!?br />
    文西得了文鵬博的命令,退了下去。

    文鵬博在廳中坐了一會兒,起身向嫡妻,也就是文彥辰的生母徐葉住的知秋院走去。

    徐葉沒想到丈夫會到自己的院子,很是詫異的看了文鵬博一眼,倒也沒說什么,只是起身給文鵬博倒了一杯水。

    “今天來我這兒,有什么事兒嗎?”

    夫妻倆早已經是相敬如冰,徐葉沒有冷眼相對已經是多年修煉的成果了。

    “我找到彥辰了,明天就讓文西去接他回來?!?br />
    “哦,是該接回來了,得讓辰兒為你們文家的雄圖霸業盡一份力才是?!?br />
    “徐葉,你能不能別這么針尖對麥芒的?我們文家何時對不起過你?”

    哈哈哈,徐葉大笑起來:“怎么會,你們文家對我可是大恩大德,感天動地啊?!?br />
    “你都鬧了十年了,還沒鬧夠嗎?”

    “嫌我煩了,是嗎?那就痛痛快快的給我一張和離書,你我從此一別兩歡,豈不是更好?”

    “你明明知道除了這個,其他條件我都能答應你?!?br />
    文鵬博有些不耐煩,卻又不能發作,只好扶著額頭,皺著眉。

    “好,那你就把那些妾室通通送走,如何?”

    徐葉滿臉諷刺的看著文鵬博,更恨自己十年過去了,居然還對他心存幻想。

    “你……不可理喻?!?br />
    文鵬博怒氣沖沖的離開了徐葉居住的知秋院,徐葉也只是靜靜的看著文鵬博離開的背影,原本的怒氣也都煙消云散了。

    “夫人,您這總跟老爺吵也不是個事兒,您說您這是何必呢?”

    徐葉從娘家帶來的陪嫁徐嬤嬤站在她身后,看著文鵬博越來越小的背影,嘆了口氣說到。

    “嬤嬤,我也不想的,只是每次看見他,我就控制不住自己?!?br />
    徐葉也頗有些懊惱,自己何苦為難了自己,不是都已經看開了嗎?

    “夫人,要不我去跟家里說說?”

    徐嬤嬤跟著徐葉來到的文家,自然知道徐葉在這兒過的是什么日子。

    “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是家里還是別說了,多事之秋就別因為我再給他們徒增煩惱了。反正我都這么過了十年了,就算是再過十年又如何?”

    徐葉苦笑著說,只是自己身上悲哀,她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再去承受。

    大兒子和女兒的婚事她做不了主,也沒有辦法干預,如今只剩下小兒子了,如果還是任由文家安排,她這個做母親的也太失敗了。

    “那小少爺那兒……”

    自家夫人的心里徐嬤嬤自然是明白的,只是經歷了大少爺和大小姐的婚事,徐嬤嬤也不知道在小少爺的婚事上自家夫人還能做些什么。

    “明天你去讓小姐來我這兒一趟,大少爺也叫過來,另外把然兒送到小少爺的房里?!?br />
    徐葉似乎想了很久,也好像只是一瞬間的沖動,她做了一個決定。

    文彥辰還不知道在他尚未回來的時候,文家已經因為他產生了一次大的震動,自己的生命軌跡也因此發生了改變,這些改變里有別人一直渴求不到的,也有別人嗤之以鼻的。

    而錦繡在隨著沈璧華離開之后,一直繃緊了神經,她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會有怎樣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