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農門俏媒婆 > 第四十章 撞破了約會
    眾人循著聲音望去,只見一個俊俏的公子帶著一個英姿颯爽的小娘子站在不遠處。

    鐘青禾看見來人,情不自禁的笑了。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新婚燕爾的沈壁華和白君塵。

    “你們怎么來了?”

    “不來也看不到這出大戲啊?!?br />
    沈壁華嗤笑著鐘青禾,自己聽了半天,鐘青禾除了會放狠話之外,其實也沒干點啥有意義的,哪有當初面對自己時的那股子勁了。

    “要不要我幫你?”

    沈壁華自然也猜測出了鐘青禾的避諱之處,遂問到。

    “沈大小姐若是能出手想幫,那自然是好?!?br />
    說到底對原主的父母鐘青禾心里始終存在著一絲不忍,無論他們怎么對待自己,終究是這副身體的生身父母。

    “白君塵,你去?!?br />
    沈璧華回頭一個眼神,白君塵立馬就朝著鬧事的鐘家人走去。

    既然有人出手管這件事了,鐘青禾也不想繼續浪費時間去想這個事,而且她心里也知道這只是第一次,后面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經過這么一鬧騰,村里的人紛紛把剩菜裝進早已準備好的盆里,各自回家了。

    不一會兒只剩下幾戶和鐘青禾魏景陽走的比較近的人家。

    “青禾,你沒事吧?”

    魏林知道鐘青禾是女兒身之后,說話都離得有些距離,不過語氣里的擔心倒是實實在在的。

    “沒事兒,你一會兒告訴三爺爺別擔心我,我先招待朋友,稍晚時候去你家再跟三爺爺說?!?br />
    鐘青禾大大方方的走到魏林身邊,故意壓低了聲音,說到。

    魏林聽了鐘青禾這話,心想應該是真的沒啥事了,便也沒有多問,不一會兒就跟著魏三爺爺一家子回去了。

    剩下的幾戶人家鐘青禾也都好生的說了會話,大家見她真的沒什么事,也知道要招待鎮上的客人,便紛紛的回家去了。

    “沒看出來,你在這魏家村人緣還不賴?!?br />
    沈璧華調侃鐘青禾,然后用眼神指了指正在收拾院子的魏景陽:“身份敗露了,他怎么辦?”

    沒辦法,白君塵怎么可能允許沈璧華有異性好友,特意派人調查了鐘青禾才得知的真相。沈璧華足足震驚了一天,才接受這個現實。

    原本就等著鐘青禾秘密被揭穿的時候,看看她有多狼狽,結果真到了這天,好像大家都沒啥反應,這著實讓沈璧華郁悶,就連魏景陽都好像什么事兒都沒有一樣。

    “涼拌,你要不要嘗嘗?”

    鐘青禾推著沈璧華進了屋子,避開了魏景陽和白君塵的視線。

    “說真的,我怎么感覺魏景陽好像早就知道你是女的呢?”

    沈璧華還是覺得魏景陽的反應太反常了,要是不弄明白怎么回事,她擔心自己回家都睡不著覺。

    “你別管那么多了,我自己都快忘了我是女的了,他怎么可能知道?!?br />
    鐘青禾這話說的理直氣壯,從始至終她都覺得自己應該跟魏景陽解釋一下,只不過不是現在。

    “好吧,那我不管了,不過文彥辰怎么在你家?”

    沈璧華剛進院子的時候就看到文彥辰了,只不過這貨看到自己之后就躲起來了,也不知道現在躲到哪個耗子洞了。

    “你認識他?”

    “化成灰我都認識,我倆青梅竹馬,要不是當初名聲太差,我說不定早就嫁給他了?!?br />
    沈璧華毫不在乎的說,聽的丫鬟錦繡和鐘青禾膽戰心驚。

    “大小姐,以后咱們別這么說了,萬一讓姑爺聽到,你又惹禍了?!?br />
    錦繡被自己家小姐的耿直脾氣真的是快要氣死了,明明知道白君塵是個醋壇子,還處處惹禍。

    “這么說,你知道這家伙的來歷,知道他家在哪兒了?他可在我這兒白吃白喝一個月了,攆都攆不走?!?br />
    鐘青禾沒想到文彥辰居然是沈璧華的舊識,那肯定也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了,沒事兒閑的鬧什么離家出走啊。

    “唉,”沈璧華無奈的深深嘆了口氣,“文彥辰那家伙家里給他說了一門親事,聽說是京城里大官家的嫡女,不過他死活不同意,好像還說什么心有所屬了,也不知道咋回事,前陣子他娘還找我聊天,話里話外還刺探著文彥辰喜歡的人是不是我,你說有意思不?”

    提起這事,沈璧華都覺得不可思議,要是真的喜歡自己,怎么可能一直沒說。

    錦繡聽了沈璧華的話,手里的茶杯一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小姐,這話你可不能說了,小心隔墻有耳?!?br />
    錦繡一邊道歉,一邊收拾茶杯,一邊說到。

    “哈哈,你家白君塵是有多可怕?你看錦繡嚇得?!?br />
    看著錦繡謹慎的模樣,鐘青禾都忍不住笑出來了。

    “等,等你成親之后就知道了?!?br />
    沈璧華看著錦繡的模樣也有點不太好意思,就吩咐她出去等了,不然一會兒又該拆自己的臺了。

    等錦繡出去以后,鐘青禾拉著沈璧華接著說道:“那沒根沒據的,文彥辰他娘怎么會懷疑到你身上?”

    “歲數大了腦子糊涂了唄,也可能文彥辰平時跟我玩的比較多吧?!?br />
    沈璧華聳了聳肩,對于這件事她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額,文彥辰不會就是紅葉鎮那個中鼎之家文家的吧?”

    鐘青禾突然想起這個更為重要的問題,忍不住又問了一句。

    “除了那個文家,還能有誰家?”

    額……這事兒還都讓自己遇上了,鐘青禾頓時覺得有點頭疼。

    賈云竹要嫁為妾的文家,如果當初劉金花給說的入文府為妾的少爺是文彥辰,那這里面的事情也就復雜了。

    鐘青禾腦袋飛速運轉,瞬間分析完利弊,這事兒還得先跟文彥辰談,不然說什么都沒用。

    “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嗎?我跟文家很熟的,你要是不愿意收留文彥辰,我就回去告訴他爹,讓他爹把他抓回去?!?br />
    “別別別,晚上我跟文彥辰談談,文家少爺在我這兒待著真不是那么回事,要是讓別人知道還不知道怎么編排我呢?!?br />
    鐘青禾真是頭疼,她只想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過自己的日子,可是怎么總是讓自己遇到這樣的說也說不清,看也看不明白的事兒。

    “好吧,雖然我覺得文家老太爺做的不對,不過他們這種中鼎之家牽扯的實在太多,做事可能也不是我這種小門小戶家的閨女能明白的?!?br />
    沈璧華是真的不明白,因為她的親事上她爹都是以她的幸福為根本,哪有什么聯姻的說法。

    “那是你命好,有個真心疼你的爹?!?br />
    聯姻,不管是在古代還是在現代,在男女兩性婚姻市場上都占據著重要的地位。

    鐘青禾對這事兒看到的,聽到的,調節過的,都說不勝數了。

    沈璧華和鐘青禾說了好大一會兒的體己話,才出了屋子,沈璧華特意四處看了看,也沒有看到文彥辰。

    “白君塵,魏景陽,你們倆誰看見文彥辰去哪兒了?”

    魏景陽搖搖頭,白君塵看了一眼偏房,點點頭。

    “丫丫的文彥辰,看見我居然躲起來,看我逮著他不扒他層皮?!?br />
    沈璧華一邊說著一邊朝偏房后面走去。

    白君塵擔心沈璧華真鬧出什么出格的事兒,趕緊跟在后邊,鐘青禾和魏景陽也跟在后面。

    只是在接近偏房的時候,聽到有人在竊竊私語。

    “小姐已經看見你了,你趕緊家去吧?!?br />
    “家里都在逼著我成親,我不回?!?br />
    “你早晚都是要成親的?!?br />
    “早晚都是要成親,但是只能跟你,其他的女人我都不要?!?br />
    呵……已經在偏房另一邊準備抓文彥辰的眾人聽到這話不約而同的停下了腳步,互相看著對方,面面相覷。

    文彥辰有心上人了,但是沒想到的是,心上人居然是沈璧華的丫鬟——錦繡。

    沈璧華示意鐘青禾上,鐘青禾搖搖頭,無聲的說:“那是你的丫鬟,你的朋友?!?br />
    總之,都是跟你相關的,我不去。

    沈璧華看了一眼魏景陽,指望不上,只好回頭看著白君塵。

    白君塵面無表情,突然伸出手,就把鐘青禾推了出去。

    “白君塵,你大爺!”

    鐘青禾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找了白君塵的道兒。

    文彥辰和錦繡看著突然你出現的鐘青禾,愣住了。

    “呵呵,呵呵,不好意思哈,打擾你們約會了,你們繼續,繼續?!?br />
    說著鐘青禾就想溜走,卻被沈璧華給攔下來了。

    “文彥辰,既然被發現了,那你就說說打算怎么辦吧?”

    錦繡雖說是自己的丫鬟,卻也是從小跟自己一起長大,不是姐妹勝似姐妹。

    沒想到居然被文彥辰給截胡了。

    “我這不是正在想辦法讓爺爺同意我們的親事嗎?”

    文彥辰話是這么說,卻多少包含點有氣無力。

    “你們文家會讓錦繡進門?別說明媒正娶做正妻,恐怕妾你們文家都不會同意吧?”沈璧華毫不留情的戳破文彥辰的話,“錦繡,你可愿意去文府做個通房丫鬟?你若愿意,我可以成全你?!?br />
    沈璧華氣啊,特別特別的氣,錦繡怎么這么不爭氣,自己已經打算給她尋門好親事,讓她過自己的小日子去,沒想到居然和文彥辰攪在了一起,難道要自己不顧她的心意硬要嫁給誰嗎?

    明明有好日子,自己怎么就往死胡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