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农门俏媒婆 > 第三十八章 向好发展
最新网址:第戎 www.mxzgjv.com.cn
    “贾老爷也不要生气,贾小姐只和孟仲春见过一次,我相信以贾小姐的品行,断然不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br />
    钟青禾想说不会做伤风败俗的事儿,但是想到贾庭现在气愤的心情,硬生生的把这句话给咽下去了,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节外生枝,注意说话之道。

    “让你见笑了,这是我贾家家门不幸啊?!奔滞ネ床挥乃档?。

    “贾老爷严重了,儿女的幸福理应是最重要的,结果比过程更重要,您自己要想开?!?br />
    “与你经常在一起的魏景阳,今日为何没来?”

    贾庭突然将话题转到了魏景阳的身上,钟青禾不知是何用意,只好谨慎的回到。

    “家中来了新友,我们两人不好一同出门?!?br />
    事实也确实如此,今天一大早隔壁的魏木就来找魏景阳,魏三爷爷昨天不慎摔断了腿,今早想要魏景阳带着他去山上采些药草,文彦辰说什么都要跟着,因此才钟青禾一个人来了红叶镇。

    “云竹这孩子,你也了解,我方才提的事情,还麻烦你回去和魏景阳那孩子说说,若是他不嫌弃,我还是希望云竹能嫁给他?!?br />
    这……

    钟青禾没敢应答,而是说到:

    “景阳曾经说过,岁末年出要去当兵,这亲事恐怕……”

    因为亲事和魏景阳闹了几次不愉快之后,钟青禾觉得现在魏景阳应该是处于特别排斥,甚至有些害怕婚姻的状态,自己也不打算再干预了,也许等他年龄再大一些就好了。

    “好男儿志在四方,这无妨,只要他愿意,我让云竹多等几年也无妨?!?br />
    贾庭得知魏景阳想去建功立业心里还是非??牡?,这至少说明自己没有看错人。

    “可是,贾小姐她……”

    钟青禾点到为止,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是贾庭依旧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脸色霎时难看了起来。

    “婚姻大事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儿怎可有意见?!?br />
    唉,看来这桩婚事的前景还多灾多难,甚是艰难啊。

    看贾庭也再气头上,钟青禾也没有过多的说什么,又劝了几句便离开了贾府。

    按照正常情况,她此时应该是要去墨语书斋,回复孟家的,只是今天的事情实在有点多,有点乱,钟青禾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回魏家村再说吧。

    回到村里,钟青禾先去隔壁魏三爷爷家看了看老人家的伤势,然后将自己买的蜂蜜、鸡蛋、肉等东西给魏三爷爷留下,让老人吃的好点,身体也能恢复的快点,虽然不多也是钟青禾的一片心意。

    刚好看到了魏木,就询问了一下今天上山的事情,没想到为魏木对文彦辰那叫一个崇拜,好听的词一个接着一个往出蹦,总而言之一句话,文彦辰医术高明,帮魏三爷爷处理的伤势比刘三叔还厉害,绝对是牛人一枚。

    知道文彦辰是读书人是一回事,得知他还会医术那就是另外一回事,钟青禾心想这文彦辰恐怕也不是普通人。

    这真的不知道应该说魏景阳命好会捡,还是说好人有好报了。

    托今天进山的福,晚上的伙食非常丰富,有鱼有肉,素菜也有好几样。

    “我听魏木说,你还懂医术?”

    钟青禾吃饱喝足以后,躺在躺椅上,看着正在笨手笨脚收拾桌子的文彦辰问道。

    “学过一点,还拿不出手?!?br />
    文彦辰真的不是自谦,自己的医术确实还在学习之中,自问也就是在这乡间才被人称赞。

    “我特别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又打算什么时候走?”

    到底是三十岁的灵魂,钟青禾对文彦辰一直在这儿不走,心里非常疑惑,甚至是防备。

    “我现在是真的不能说,而且还得在你家赖上一段时间,不过你放心,你俩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会记得,一定会知恩图报的?!?br />
    文彦辰发自肺腑的说到,他知道自己一个陌生人在人家住会给人带来多少麻烦,但他现在确实是情势所逼,万般无奈,只好厚着脸皮继续赖下去。

    “不用你报恩,只要你别给我们带来麻烦就行?!?br />
    大户人家的公子哥,钟青禾真的害怕文彦辰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琢磨着钟青禾就决定明天去红叶镇打探打探消息。

    魏景阳回来的时候,钟青禾和文彦辰刚刚结束话题。

    话说,现在魏景阳已经不在院子里练武了,而是去村边的树林里,一方面是那边人少清净,避免村里人嚼舌根,另一方面是魏景阳现在武功长进不少,也要更大的空间来练习。

    “魏景阳,有个事儿我得跟你说一下,但是先说好,你不准生气?!?br />
    钟青禾看见魏景阳进来,坐直了身体,颇有些小心翼翼的说到。

    没办法,这个少年对她即将说的话题太敏感了。

    魏景阳看了看钟青禾,又看了看一脸疑惑的文彦辰,点了点头。

    得到魏景阳的承诺,钟青禾便把贾庭的打算一五一十的跟魏景阳说了。

    果然,魏景阳的反应完全在钟青禾的意料之中,果断拒绝,没有二话。

    钟青禾叹了口气,多一句话都没敢再说,再劝魏景阳自己就是往枪口上撞。

    是的,钟青禾没撞枪口,文彦辰却撞了。

    “景阳,我听说贾家小姐挺好的,琴棋书画不所不能,在咱们红叶镇绝对是数一数二,就算是拿到州府也是拿得出手的?!?br />
    “文彦辰,愿意娶你娶,我的事你别管?!?br />
    可能是武功高了,人的脾气也大了,钟青禾总觉得最近魏景阳的脾大了许多,说话也越来越冲了。

    刚刚说了一句话的文彦辰被魏景阳这么一怼,半个字都不想说了,只是心里可惜自己的想法还没有付诸实践就泡汤了。

    “景阳,最近也没啥大事,要不咱们把房子盖一下吧?!?br />
    贾云竹的婚事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什么结果,钟青禾便又想整修一下房子。

    “嗯,只盖一处,旁的我都听你的?!?br />
    魏景阳一句话堵死了钟青禾原本想说,盖两处以后两个人分家另过的话。

    钟青禾又一想,现在手里的钱确实不多,魏景阳的想法也对,再说了魏景阳去当兵的话,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住,盖两处也事浪费。

    自认想明白的钟青禾认同了魏景阳的说法,就开始着手盖新房。

    原来的宅院有点小,钟青禾便和魏景阳商量把院子旁边的空地也买下来,这样能把院子建的大一点。

    因为闹了魏翠花那一挡子事,魏景阳很排斥再和魏长天一家人接触,于是买地之类的事情都是钟青禾和文彦辰一起去办的。

    这个时候钟青禾不得不承认有个文彦辰还是有好处的,章程文书上的条条框框,文彦辰是一清二楚,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办好了所有的手续。

    魏景阳便和魏林、魏木两兄弟找村里靠谱的泥瓦匠帮着盖房子,对比选择之后决定用全包的方式将盖房子的事儿承包了魏家村的外来户朱奎,朱奎为人踏实,手艺好,十里八村都是有名的。

    文彦辰又帮钟青禾画好了房子屋型图纸,没办法钟青禾只有想法,画不出来。

    房子全包给别人,除了多花一点银子之外,真的什么都不用操心。

    钟青禾也感慨这古代的手艺人做事有节操,不糊弄人,看着家里的房子一天一个样,钟青禾的心里比谁都高兴。

    另一边,钟青禾去了墨语书斋几次,跟孟仲春也说了贾家的大概情况,孟仲春和贾云竹在钟青禾的秘密帮助下,通了几封信。

    贾庭得知魏景阳拒绝做贾家的上门女婿之后倒也没说什么,虽然没有答应孟家的亲事,倒也拒绝了刘金花几次游说让贾云竹去文家做妾。

    而且贾老爷多多少少也透出话来,如果孟仲春能考上秀才,那么他或许会将贾云竹嫁给他。

    这对于尚在奋斗阶段的贾云竹和孟仲春这对小情人来说,可是天大的好消息,由此作为激励,孟仲春读书更加认真了,有一种务必要在秋季的乡试考中的念头。

    倒是刘金花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消息,认为钟青禾在贾云竹的亲事上故意跟自己作对,挖自己的墙角,找人设计过钟青禾几次。

    钟青禾忙着盖房子,置办新家具等事情,也没怎么搭理刘金花。

    只是沈璧华也不知道从哪儿得了消息,找人狠狠的教训了刘金花一顿,刘金花才算是安生了一段时间。

    对此,钟青禾非常感激沈璧华,原本以为张完她的婚礼以后,两个人就不会有联系了,没想到沈璧华还把自己当成了朋友。

    投桃报李,钟青禾自然与沈璧华走动的更加密切了一些。

    在此期间钟青禾又说成了两桩亲事,只是平头老百姓家的,彩礼嫁妆说得过去就成了,也没费钟青禾什么精力,顶多也就是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看看两个人性格是否合适之类的。

    一直到新房上梁的那一天,钟青禾顺顺当当的日子结束了,糟心事儿开始上演。

最新网址:第戎 www.mxzgjv.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