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農門俏媒婆 > 第三十八章 向好發展
    “賈老爺也不要生氣,賈小姐只和孟仲春見過一次,我相信以賈小姐的品行,斷然不會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br />
    鐘青禾想說不會做傷風敗俗的事兒,但是想到賈庭現在氣憤的心情,硬生生的把這句話給咽下去了,不斷的提醒自己不要節外生枝,注意說話之道。

    “讓你見笑了,這是我賈家家門不幸啊?!奔滯ネ床揮乃檔?。

    “賈老爺嚴重了,兒女的幸福理應是最重要的,結果比過程更重要,您自己要想開?!?br />
    “與你經常在一起的魏景陽,今日為何沒來?”

    賈庭突然將話題轉到了魏景陽的身上,鐘青禾不知是何用意,只好謹慎的回到。

    “家中來了新友,我們兩人不好一同出門?!?br />
    事實也確實如此,今天一大早隔壁的魏木就來找魏景陽,魏三爺爺昨天不慎摔斷了腿,今早想要魏景陽帶著他去山上采些藥草,文彥辰說什么都要跟著,因此才鐘青禾一個人來了紅葉鎮。

    “云竹這孩子,你也了解,我方才提的事情,還麻煩你回去和魏景陽那孩子說說,若是他不嫌棄,我還是希望云竹能嫁給他?!?br />
    這……

    鐘青禾沒敢應答,而是說到:

    “景陽曾經說過,歲末年出要去當兵,這親事恐怕……”

    因為親事和魏景陽鬧了幾次不愉快之后,鐘青禾覺得現在魏景陽應該是處于特別排斥,甚至有些害怕婚姻的狀態,自己也不打算再干預了,也許等他年齡再大一些就好了。

    “好男兒志在四方,這無妨,只要他愿意,我讓云竹多等幾年也無妨?!?br />
    賈庭得知魏景陽想去建功立業心里還是非??牡?,這至少說明自己沒有看錯人。

    “可是,賈小姐她……”

    鐘青禾點到為止,沒有繼續往下說,但是賈庭依舊聽出了她話中的意思,臉色霎時難看了起來。

    “婚姻大事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一個待字閨中的女兒怎可有意見?!?br />
    唉,看來這樁婚事的前景還多災多難,甚是艱難啊。

    看賈庭也再氣頭上,鐘青禾也沒有過多的說什么,又勸了幾句便離開了賈府。

    按照正常情況,她此時應該是要去墨語書齋,回復孟家的,只是今天的事情實在有點多,有點亂,鐘青禾想了想決定還是先回魏家村再說吧。

    回到村里,鐘青禾先去隔壁魏三爺爺家看了看老人家的傷勢,然后將自己買的蜂蜜、雞蛋、肉等東西給魏三爺爺留下,讓老人吃的好點,身體也能恢復的快點,雖然不多也是鐘青禾的一片心意。

    剛好看到了魏木,就詢問了一下今天上山的事情,沒想到為魏木對文彥辰那叫一個崇拜,好聽的詞一個接著一個往出蹦,總而言之一句話,文彥辰醫術高明,幫魏三爺爺處理的傷勢比劉三叔還厲害,絕對是牛人一枚。

    知道文彥辰是讀書人是一回事,得知他還會醫術那就是另外一回事,鐘青禾心想這文彥辰恐怕也不是普通人。

    這真的不知道應該說魏景陽命好會撿,還是說好人有好報了。

    托今天進山的福,晚上的伙食非常豐富,有魚有肉,素菜也有好幾樣。

    “我聽魏木說,你還懂醫術?”

    鐘青禾吃飽喝足以后,躺在躺椅上,看著正在笨手笨腳收拾桌子的文彥辰問道。

    “學過一點,還拿不出手?!?br />
    文彥辰真的不是自謙,自己的醫術確實還在學習之中,自問也就是在這鄉間才被人稱贊。

    “我特別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又打算什么時候走?”

    到底是三十歲的靈魂,鐘青禾對文彥辰一直在這兒不走,心里非常疑惑,甚至是防備。

    “我現在是真的不能說,而且還得在你家賴上一段時間,不過你放心,你倆的大恩大德我一定會記得,一定會知恩圖報的?!?br />
    文彥辰發自肺腑的說到,他知道自己一個陌生人在人家住會給人帶來多少麻煩,但他現在確實是情勢所逼,萬般無奈,只好厚著臉皮繼續賴下去。

    “不用你報恩,只要你別給我們帶來麻煩就行?!?br />
    大戶人家的公子哥,鐘青禾真的害怕文彥辰給自己帶來什么麻煩,琢磨著鐘青禾就決定明天去紅葉鎮打探打探消息。

    魏景陽回來的時候,鐘青禾和文彥辰剛剛結束話題。

    話說,現在魏景陽已經不在院子里練武了,而是去村邊的樹林里,一方面是那邊人少清凈,避免村里人嚼舌根,另一方面是魏景陽現在武功長進不少,也要更大的空間來練習。

    “魏景陽,有個事兒我得跟你說一下,但是先說好,你不準生氣?!?br />
    鐘青禾看見魏景陽進來,坐直了身體,頗有些小心翼翼的說到。

    沒辦法,這個少年對她即將說的話題太敏感了。

    魏景陽看了看鐘青禾,又看了看一臉疑惑的文彥辰,點了點頭。

    得到魏景陽的承諾,鐘青禾便把賈庭的打算一五一十的跟魏景陽說了。

    果然,魏景陽的反應完全在鐘青禾的意料之中,果斷拒絕,沒有二話。

    鐘青禾嘆了口氣,多一句話都沒敢再說,再勸魏景陽自己就是往槍口上撞。

    是的,鐘青禾沒撞槍口,文彥辰卻撞了。

    “景陽,我聽說賈家小姐挺好的,琴棋書畫不所不能,在咱們紅葉鎮絕對是數一數二,就算是拿到州府也是拿得出手的?!?br />
    “文彥辰,愿意娶你娶,我的事你別管?!?br />
    可能是武功高了,人的脾氣也大了,鐘青禾總覺得最近魏景陽的脾大了許多,說話也越來越沖了。

    剛剛說了一句話的文彥辰被魏景陽這么一懟,半個字都不想說了,只是心里可惜自己的想法還沒有付諸實踐就泡湯了。

    “景陽,最近也沒啥大事,要不咱們把房子蓋一下吧?!?br />
    賈云竹的婚事恐怕一時半會兒也沒有什么結果,鐘青禾便又想整修一下房子。

    “嗯,只蓋一處,旁的我都聽你的?!?br />
    魏景陽一句話堵死了鐘青禾原本想說,蓋兩處以后兩個人分家另過的話。

    鐘青禾又一想,現在手里的錢確實不多,魏景陽的想法也對,再說了魏景陽去當兵的話,家里只有自己一個人住,蓋兩處也事浪費。

    自認想明白的鐘青禾認同了魏景陽的說法,就開始著手蓋新房。

    原來的宅院有點小,鐘青禾便和魏景陽商量把院子旁邊的空地也買下來,這樣能把院子建的大一點。

    因為鬧了魏翠花那一擋子事,魏景陽很排斥再和魏長天一家人接觸,于是買地之類的事情都是鐘青禾和文彥辰一起去辦的。

    這個時候鐘青禾不得不承認有個文彥辰還是有好處的,章程文書上的條條框框,文彥辰是一清二楚,兩個人用最快的速度辦好了所有的手續。

    魏景陽便和魏林、魏木兩兄弟找村里靠譜的泥瓦匠幫著蓋房子,對比選擇之后決定用全包的方式將蓋房子的事兒承包了魏家村的外來戶朱奎,朱奎為人踏實,手藝好,十里八村都是有名的。

    文彥辰又幫鐘青禾畫好了房子屋型圖紙,沒辦法鐘青禾只有想法,畫不出來。

    房子全包給別人,除了多花一點銀子之外,真的什么都不用操心。

    鐘青禾也感慨這古代的手藝人做事有節操,不糊弄人,看著家里的房子一天一個樣,鐘青禾的心里比誰都高興。

    另一邊,鐘青禾去了墨語書齋幾次,跟孟仲春也說了賈家的大概情況,孟仲春和賈云竹在鐘青禾的秘密幫助下,通了幾封信。

    賈庭得知魏景陽拒絕做賈家的上門女婿之后倒也沒說什么,雖然沒有答應孟家的親事,倒也拒絕了劉金花幾次游說讓賈云竹去文家做妾。

    而且賈老爺多多少少也透出話來,如果孟仲春能考上秀才,那么他或許會將賈云竹嫁給他。

    這對于尚在奮斗階段的賈云竹和孟仲春這對小情人來說,可是天大的好消息,由此作為激勵,孟仲春讀書更加認真了,有一種務必要在秋季的鄉試考中的念頭。

    倒是劉金花不知道從哪兒得到了消息,認為鐘青禾在賈云竹的親事上故意跟自己作對,挖自己的墻角,找人設計過鐘青禾幾次。

    鐘青禾忙著蓋房子,置辦新家具等事情,也沒怎么搭理劉金花。

    只是沈璧華也不知道從哪兒得了消息,找人狠狠的教訓了劉金花一頓,劉金花才算是安生了一段時間。

    對此,鐘青禾非常感激沈璧華,原本以為張完她的婚禮以后,兩個人就不會有聯系了,沒想到沈璧華還把自己當成了朋友。

    投桃報李,鐘青禾自然與沈璧華走動的更加密切了一些。

    在此期間鐘青禾又說成了兩樁親事,只是平頭老百姓家的,彩禮嫁妝說得過去就成了,也沒費鐘青禾什么精力,頂多也就是用自己的專業知識看看兩個人性格是否合適之類的。

    一直到新房上梁的那一天,鐘青禾順順當當的日子結束了,糟心事兒開始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