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農門俏媒婆 > 第三十七章 提親風波
    吃過早飯,見文彥辰的身體已經沒有大礙,鐘青禾叮囑了文彥辰幾句,便收拾收拾東西,準備去紅葉鎮找賈云竹去了。

    魏景陽趕緊跟在身后,鐘青禾雖然知道魏景陽一直在自己身后,卻也沒有說什么,一直走到了半路,魏景陽才追上她。

    “青禾,你不生氣了好嗎?”

    魏景陽小心翼翼的問,語氣里有著討好的意味。

    鐘青禾忍不住的笑了出來,自己有什么可好生氣的呢?連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氣什么。

    “我沒生氣,早上見你心情不太好,所以沒敢跟你說話?!?br />
    “你放心,我不會娶魏翠花的?!?br />
    “有啥可放心不放心的,那都是你的選擇,都是你自己的人生,我不會干預你的?!?br />
    鐘青禾的語氣里,有著濃濃的酸味,但是自己并沒有意會得到。

    …………

    這次見賈云竹異常的順利,因為賈庭并沒有在府中。

    “你要我去見孟仲春?”

    賈云竹不可置信的看著鐘青禾。

    “對,我就是要你去見他,有什么話兩個人見面說,這樣不是更好嗎?而且,根據我的觀察,孟仲春對你也是頗有好感的?!?br />
    “你說的是真的?”

    賈云竹語氣和神情充滿了驚喜,她從來都沒有奢望過孟仲春還能記得她這個人。

    “如果沒有把握的話,我也不會讓你去貿然見他?!?br />
    鐘青禾理解賈云竹的擔心,但是也不想再跟賈云竹多解釋些什么,畢竟心懷愛意的兩個人見面,有一些心意從心愛的人嘴里得知要比從她這個中間人口中得知更有意義。

    賈云竹想去見孟仲春,但是她還是踟躕了,萬一孟仲春對自己并沒有那么多的想法,她又要如何自處呢?

    鐘青禾無奈的聳聳肩,看了魏景陽一眼,魏景陽立刻會意,當即說道。

    “孟仲春說明天下午他要幫家里看書齋,他爹娘有事不在家?!?br />
    賈云竹詫異的看了魏景陽一眼,在她的印象里這個人一直跟著鐘青禾,但是從來沒有說過什么。

    沒想到今天他居然主動透露給了自己這個消息,其中的意義賈云竹當然明白,但是她還是要仔細考慮一下明天到底是否去見孟仲春,自己喜歡他是一回事,真的要戳破,賈云竹突然覺得自己沒有了當初的勇氣。

    鐘青禾看著賈云竹的猶豫不決,心里不禁懷疑前兩天和自己信誓旦旦的說著,只要孟仲春知道她的心意就好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賈云竹。

    這古代的女子,還是被三從四德綁架的太過嚴重,都失去了自我,更失去了想要追求自我幸福的勇氣。

    雖然鐘青禾不太確定賈云竹明天是否會赴約,去墨語書齋也是必須的事兒。

    先是跟孟嬸兒解釋了一下魏翠花的事情,也算是魏家婉拒了孟家的這門婚事。

    孟嬸兒對此頗感遺憾,不過也沒有太強烈的反應,畢竟憑借孟家的實力想要尋一門穩妥的農家女還是非常容易的,也不是非魏翠花不可。

    而后鐘秋禾又去見了孟仲春,把賈云竹的反應也說了,順變讓孟仲春明天下午在書齋,賈云竹可能會來。

    至于兩個人接下來要怎么走,鐘青禾只能祈求多福,就算她是再厲害的情感導師,如果當事人不主動的話,也無無能為力,總不能把兩個人綁了硬塞進洞房吧。

    再說兩個人回到魏家村,還沒有走進家門就看到院子里來來去去的有好幾個人.

    鐘青禾和魏景陽對視了一眼,他們家什么時候這么紅火了?

    居然會有這么多的鄉親上門。

    可是等兩個人真的走到大門附近的時候,這些人急匆匆的從院子里出來,連招呼都沒跟兩個人打就走了。

    這讓鐘青禾和魏景陽兩個人甚是差異。

    “他們是怎么回事?”

    家里只有文彥辰一個人,鐘青禾只能問他。

    “他們以為你們兩個都不在家,家里沒有人,所以來打打秋風,看看家里邊有什么東西可以拿走?!?br />
    ???這是什么操作?

    鐘青禾很是詫異,兩個人已經在村子里住了很多年,村里的人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行為,怎么現在才想起來欺負他們了?

    “他們還說什么了?”

    魏景陽皺著眉頭,村里的人突然這樣一定事出有因。

    “還說什么?還能說什么,無非就是說你拒絕了村長家閨女的親事,你們即將在這個村子待不下去了,村長馬上就要派人把你們攆出去了。對了,還有人勸我趕快走,不要趟渾水,說不定哪天晚上就死于非命了?!?br />
    文彥辰吊兒郎當的笑著,跟他們說自己這一天在家里的所見所聞。

    鐘青禾滿臉黑線的看著文彥辰,這家伙是昨天救回來的那個文弱書生嗎?怎么一點讀書人的樣子都沒有,這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明明就是二流子、紈绔子弟、混世魔王。

    “他們說的沒錯,想走就趕緊走,別到時候撒你一身血?!?br />
    魏景陽,臉色陰沉的走進屋子。

    “鐘青禾,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文彥辰依舊笑著,跟鐘青禾說。

    鐘青禾沒有搭理他,反而瞪了他一眼,轉身進了灶房。

    沒辦法,那兩個人誰都不做飯,自己又肚子餓,只好自己動手了。

    只是沒想到,飯還沒做好,魏長天又來了。

    “我是來給你們道歉的?!?br />
    作為村長的魏長天說出這話,心里覺得真是老臉無光。

    “長天叔為啥這么說?”

    “我知道今天早上翠花又來鬧了,村里人看見了就胡說八道,給你們添麻煩了?!?br />
    魏長天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會這樣不知深淺,不明事理。

    “我也不知道你們是咋想的,但是放心你們長天叔不是是非不分的人,這事錯在翠花,在我,你們別聽村里的人胡說八道,跟長天叔生了隔閡才好?!?br />
    說到底魏長天也是聽了小兒子魏大向的話,得知鐘青禾現在在紅葉鎮和好多名門望族都關系不錯,自己也是得罪不起了。

    “叔,你放心,我們明白?!?br />
    魏景陽見魏長天一直看著自己,想了想說出了這句話。

    其實村里人怎么樣他是無所謂的,大不了他們就搬家,魏家村對他而言只是一個住的地方,他相信對于鐘青禾來說更沒什么感情,更是如此。

    該說的話,魏長天都說完了,也不好意思繼續待著了。

    “你們以后要是有啥需要叔幫忙的,盡管說,以前你爹活著的時候我倆可是好兄弟?!?br />
    魏長天走的時候拍著魏景陽的肩膀,如是說。

    鐘青禾笑了笑,魏景陽則面無表情,對魏長天的話沒有任何反應。

    “他要是真想幫忙,還能等到現在?”

    進了屋子,鐘青禾不屑的說道。

    她的腦袋里可是清楚的記著原主和魏景陽最初的幾年過的有多慘,村里除了魏三爺爺哪有人伸出過援手。

    “別搭理他,你要是不愿意在這兒,咱們就搬家?!?br />
    魏景陽很是無所謂的說。

    “呵,連家都不要了?要不你們倆過算了?!?br />
    文彥辰坐在旁邊,意有所指的說道。

    “本來就是我們倆過?!?br />
    魏景陽說完,哼了一聲,沒搭理文彥辰。

    “你這兄弟癖好好像不太正常,你可得小心點?!?br />
    文彥辰眼睛看了一眼魏景陽離開的背影,沖著鐘青禾不懷好意的笑道。

    “讀圣賢書的人,腦子能不能別那么齷齪?”

    鐘青禾毫不客氣的拍了一下文彥辰的腦袋,轉身進房間練字去了,至于魏景陽已經在院子里練起了武。

    文彥辰意味深長的在身后看著鐘青禾,又看向屋外的魏景陽,許久才起身回了房間。

    …………

    賈云竹經過一夜的深思熟慮,終于決定要親自去見孟仲春,無論結果如何都能讓自己的人生無悔了。

    孟家父母在孟仲春提出幫他們看鋪子,讓他們去郊外的寺廟轉轉的時候,就知道兒子是有事。

    開明的孟家父母什么都沒問,二話沒說就走了。

    孟仲春坐在書齋里看書,卻始終無法靜下心來,一門心思的聽著門外的動靜。

    直到……

    “小姐,這兒就是墨語書齋,紅葉鎮書齋那么多,你怎么非要來這家???”

    賈云竹的丫鬟雀兒看著周圍的鋪子,找了一路終于看見墨語書齋了。

    “大哥說這家書齋的書比較多,我就想來看看?!?br />
    賈云竹輕聲細語的,慢慢的朝著墨語書齋走了過來。

    孟仲春看到賈云竹走了過來,慌張的放下書本,站了起來。

    “呦,這書齋的老板好年輕啊?!?br />
    雀兒輕笑著調侃道。

    “雀兒別鬧,對了,我答應大哥要給他帶玉芳齋的點心,你去買些回來,我在這兒多看會書?!?br />
    雀兒聽到這話一愣,出來之前也沒看見大少爺呀,怎么這會兒小姐說要給大少爺帶點心了呢?雀兒狐疑的看了看賈云竹,又看了看孟仲春,最后看到有人走進書齋才放下疑問,轉身走了出去。

    “賈小姐,你請坐?!?br />
    孟仲春見賈云竹把丫鬟支了出去,心里甚是開心。

    賈云竹愣了一下。

    請坐?那不是更尷尬……

    不過為了避免孟仲春尷尬,賈云竹還是坐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