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農門俏媒婆 > 第三十六章 三從四德
    “謝謝你們救了我,我的錢被那些乞丐搶走了,但是你們放心,我以后一定會還給你們的?!?br />
    “你為什么會被那些乞丐欺負?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個讀書人,怎么會淪落街頭,被乞丐欺負呢?”

    鐘青禾看著文彥辰,等著他回答自己。

    文彥辰低著頭,就是不說話。

    “你……”

    鐘青禾正打算繼續問的時候,被魏景陽按住了胳膊,看見魏景陽朝著自己搖了搖頭,鐘青禾只好把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別想那么多,你先好好休息?!?br />
    說完魏景陽就拉著鐘青禾走出了房間。

    “好吧,魏景陽,那你說說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出去追什么人去了?”

    剛到堂屋,鐘青禾就叉著腰,質問魏景陽。

    “好吧,我是看到有人跟蹤咱們,所以去看看,結果發現是前段時間來咱家鬧事的那伙人,至于文彥辰,真的是偶然,順手而已?!?br />
    魏景陽說完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不停的摸著頭。

    “唉,也難怪劉三叔都說不讓咱倆總是往家里撿人了,你真的是……善良啊?!?br />
    鐘青禾最后實在不知道說什么好了,硬生生的憋出“善良”兩個字。

    “劉金花那伙人,能怎么處理得?”

    有的人就是不長教訓,巴巴的自己往上湊,鐘青禾在心里默默的決定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劉金花好看。

    “跟蹤的人看見我過去,麻溜的就跑了,根本沒給我解決的機會?!?br />
    魏景陽也很無奈,你想解決處理,人家也沒給他機會。

    就在兩個人琢磨要怎么解決劉金花的問題時,魏長天來了。

    鐘青禾一見魏長天來,心里咯噔一下,她還沒有想好要怎么跟魏長天說孟仲春這股亂麻一樣的事兒。

    卻沒有想到,魏長天開口說的話,更讓他們沒有準備。

    “今天我來也不說廢話了,叔要是說啥不對的,你倆是小輩,也就多擔待?!?br />
    “我家翠花和孟家的親事,怕是不成了?!?br />
    聽了這話,魏景陽和鐘青禾對視看了一眼,難道魏翠花和家里坦白了?

    果然,魏長天的下一句話就來了。

    “景陽啊,今兒早上翠花跟我和你桃嬸是又哭又鬧,說什么也不嫁到鎮上去,說,說是稀罕你?!?br />
    提起這事兒,魏長天覺得自己的老臉算是丟光了,可是畢竟是自己的女兒,他又能怎樣,還不得可自己的老臉丟了。

    “你看你和青禾兩個孩子都挺苦的,家里也沒有個大人,你要是娶了翠花,咱們就是一家人了,到時候青禾也能找個好人家的姑娘?!?br />
    魏長天覺得自己也沒有要求魏景陽倒插門,還答應以后幫助鐘青禾娶媳婦,魏景陽應該知足了。

    卻沒想到,魏景陽根本就沒有考慮,直接就說:

    “謝謝長天叔,我沒打算娶親,我和青禾兩個人過挺好的?!?br />
    鐘青禾詫異的看著魏景陽,這貨在說什么呢?難道真的是斷袖不成?

    魏長天也非常詫異的看著魏景陽,自己就,就這么被拒絕了?

    “景陽,你說什么呢?”

    鐘青禾拉了拉魏景陽的手,不好意思的沖著魏長天笑了笑。

    “長天叔,我倆都小,哪想過您說的這個事兒,特別是景陽,回頭我勸勸他,您別跟他一般見識?!?br />
    “叔,我知道自己在說啥,我想的很清楚,我真的不能娶翠花,不是翠花不好,而是這紅葉鎮上的哪個姑娘我都不娶?!?br />
    “魏景陽,你說什么呢?”

    鐘青禾覺得自己快要被魏景陽給氣死了,他知不知道他這么說以后,旁人會怎么想,虧自己還一心一意的想著攢錢給他娶個好媳婦呢。

    “我過陣子打算去當兵,所以誰家的姑娘我都不能娶,不能禍害了人家姑娘?!?br />
    魏景陽一臉坦誠的看著魏長天,眼睛卻一直在瞄著鐘青禾。

    很顯然鐘青禾被魏景陽的話震住了,拉著魏景陽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松開了。

    他要去當兵?他居然一直都沒有跟自己說。

    鐘青禾的心突然好涼,整個世界好像只有自己一個人了。

    曾經她以為,魏景陽是這個世界上她唯一的親人。

    原來,到頭來,都是假的。

    她鐘青禾還是一個人,還是孤苦伶仃的,還是要一個人打拼。

    也許情緒的變動只要一瞬間,不愧是心理學的高材生,鐘青禾在意識到自己失態之后,瞬間就收斂了所有的情緒。

    “哈哈,長天叔,這事我也不知道,您也別怪我們了。要是翠花姐不喜歡孟家的公子,我再幫她找一個合心意的便是了?!?br />
    魏長天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又說了沒兩句話就走了。

    當堂屋里只剩下鐘青禾和魏景陽兩個人的時候,魏景陽感覺到氣氛很尷尬,尤其是鐘青禾一直盯著自己看。

    “你,你看著我干啥?”

    不知道為什么魏景陽覺得自己心里有點發慌,有點心虛。

    “你要去當兵?什么時候決定的事兒?”

    “蘇木走的時候說我要是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軍營建功立業?!?br />
    我不想在以后的日子里,還有別人欺負你,我想給你撐起一片天。

    這句話魏景陽放在心里,沒有說出來。

    “哦,那你想好了,就去吧?!?br />
    原來魏景陽早在蘇木走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不是一時興起,而是經過了深思熟慮,只不過沒有告訴自己罷了。

    鐘青禾突然發現自己懶得說些什么了,人生從來都是一個人的旅行,不是嗎?

    既然終究是一個人,那么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

    魏景陽看著鐘青禾轉身離去的背影,覺得有些心疼,但是他真的不知道鐘青禾為什么突然就不高興了。

    而一直在屋子里的文彥辰早已疲憊的睡去,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兩個人發生了什么。

    第二天一早,鐘青禾和往常一樣準備著早飯,只是家里又多了一個病號,便熬了一些比較好消化的稀粥。

    在去院子里摘青菜的時候,鐘青禾又看見魏翠花站在自己的大門前。

    鐘青禾心想,這叫什么事?誰在告訴她古代女子都很矜持,她就弄死誰。

    不過鐘青禾也沒打算搭理魏翠花,她能來干什么呀,自己可沒能力解決她的婚姻大事。

    可惜,鐘青禾想躲,魏翠花卻好不容易盼到鐘青禾的出現,怎么可能讓她躲掉。

    “青禾,青禾?!?br />
    要說魏翠花的臉皮還真挺厚的,即便昨天鬧的那么不愉快,今天為了自己的幸福,依然笑容滿面的喊著鐘青禾。

    自古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魏翠花笑容滿面的招呼自己,自己也不好不搭理。

    “翠花姐,你有啥事咧?”

    鐘青禾這算是明知故問吧。

    “景陽哥,在家嗎?”

    魏翠花小心翼翼的問到,小臉緋紅。

    “你確定還要見他?”

    鐘青禾皺著眉頭,看著魏翠花,這姑娘沒長腦子嗎?

    “你可以幫我叫他出來嗎?我想把這個給他?!?br />
    鐘青禾瞄了一眼魏翠花,才發現手里拿著一個漂亮的荷包,原來是送定情物的。

    “好,但是我不保證他一定會出來?!?br />
    鐘青禾聳聳肩,這件事她不想管。

    “那,我可以進去找他嗎?”

    魏翠花說完這話,臉更紅了,看的鐘青禾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不過魏翠花自己進院子找魏景陽,可比自己傳話好多了。

    “當然,當然?!?br />
    鐘青禾側身讓過魏翠花,讓她進了院子,并且欠欠的給魏翠花指了指魏景陽所在的方向。

    魏翠花小心翼翼的順著鐘青禾指的方向走去,遠遠的看見魏景陽正在劈柴。

    “景陽哥?!?br />
    魏景陽抬頭看見魏翠花站在自己面前,好看的眉毛不由得皺在了一起,鐘青禾怎么把她放進來了?

    “你別叫我景陽哥,我沒有兄弟姐妹?!?br />
    魏景陽語氣冷冷的說,依然自顧的劈著柴。

    “景陽,這是我繡的荷包,希望,希望你能收下?!?br />
    說著,魏翠花滿臉羞紅的把荷包遞到了魏景陽的面前。

    “魏翠花,我昨天晚上和你爹說的一清二楚了,我不會娶你的,你不要再來了?!?br />
    “我,我知道,我可以等你當兵回來?!?br />
    魏翠花低著頭,揪著手里的荷包,怯怯的說。

    “就算我回來我也不會娶你的,你要是想嫁人回家跟你爹娘說,讓他們趕緊給你定親就是了?!?br />
    魏景陽不耐煩的說,心里想著這個魏翠花怎么這么討厭,怎么就聽不進去人話呢。

    “我,我只想嫁給你?!?br />
    魏翠花依舊沒有走,鼓起勇氣,看著魏景陽大聲的說。

    “你這個人怎么這么煩人?我說多少遍了,我不會娶你,以后別來我家了,煩死人了。你要是再不走的話,我就找你爹去了,讓他把你領回去?!?br />
    魏景陽早起之后就發現鐘青禾對自己很疏離,心情就不是太好,現在魏翠花又來鬧,心氣更是不順,也顧不上魏翠花是個姑娘家,大聲的呵斥,充滿了厭惡。

    聽到魏景陽這么說,魏翠花眼睛就紅了,轉身跑出了院子。

    鐘青禾沒有聽到兩個人到底說什么,但是看到魏翠花紅著眼睛跑了,猜也猜得到差不多。

    不過,經過魏翠花這么一鬧,鐘青禾心里已經做了決定,魏翠花的婚事自己還是別摻和了,萬一整出啥事自己可是吃不了兜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