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農門俏媒婆 > 第三十三章 魏翠花
    鐘青禾把事情原原本本得又和魏景陽說了一遍,希望能從他這兒得出點好的建議。

    “這件事,你怎么看?”

    “我覺得問題的關鍵還是在孟仲春的身上,要不咱們找個時間跟他聊聊?”

    魏景陽也沒有什么特別好的想法,這個事還得看孟仲春的想法,誰知道他對魏翠花和賈云竹是什么想法。

    “我覺得也是?!?br />
    鐘青禾悶悶的說道,她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在這兒的第二件婚事會這么錯綜復雜,看來以后自己應該只接一個活,一個一個的做,免得再出現這種情況。

    唉,說心里話,這賈云竹也是意外啊,本來自己只接了孟家親事的單子。

    就在兩個人不緊不慢剛剛進村子的時候,就遇到了魏翠花。

    “青禾,景陽哥哥?!?br />
    魏翠花挎著籃子,俏生生的叫了一聲。

    額,景陽哥哥?這是啥意思?鐘青禾不由自主的多看了魏翠花兩眼,她不會是……

    “翠花姐姐,吃過晚飯了嗎?”

    魏景陽根本沒有搭理魏翠花的想法,鐘青禾只好脆生生的問到。

    “我,我來給你們送點菜?!?br />
    魏翠花低著頭,頗有些害羞的說道。

    “那多不好意思???”

    “沒事,沒事,都是家里自己種的?!?br />
    說著,魏翠花就把籃子塞進了魏景陽的懷里。

    呀哈,鐘青禾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新大陸。

    “那謝謝翠花姐姐,你放心我一定給你找一門頂好頂好的婚事?!?br />
    “???”

    魏翠花愣住了,張著嘴看著鐘青禾。

    “什么意思?”

    “我正在給翠花姐姐說親啊,是紅葉鎮的一戶清貴人家,翠花姐姐不知道嗎?”

    按理說,不應該啊,自己也去過魏家,當時還見了魏翠花,怎么想她都應該知道這門親事啊。

    “紅葉鎮的?不是,不是……”

    魏翠花詫異的問,手不自覺的指著魏景陽。

    鐘青禾心里暗念:這姑娘不會一直以為給她說親,是要給魏景陽做媳婦吧?

    魏景陽皺著眉頭看著魏翠花,伸手把鐘青禾手里的籃子搶了過來。

    “我們家得菜夠吃?!?br />
    直接把籃子塞進了魏翠花的手里,把手搭在鐘青禾的肩膀上,硬生生的把鐘青禾帶走了。

    “哎,你這是干什么?有青菜吃多好?!?br />
    和魏景陽相比,鐘青禾的小身板實在太脆弱了,她只能心疼的嘆息,依舊被強制性的帶走了。

    魏翠花看著兩個人遠走的背影,心里一陣焦急,難道是自己會錯了意?

    第二天一大早,鐘青禾剛吃過早飯,準備去紅葉鎮找孟仲春聊聊,結果就看見魏翠花在自己大門口徘徊。

    “翠花姐?”

    “青禾,我,我有事想跟你說?!?br />
    魏翠花揪著衣角,低著頭。

    “什么事兒?”

    鐘青禾放下手里的竹筐,看著魏翠花,實在是捉摸不透她又來干什么。

    “你可以幫我個忙嗎?”

    “什么忙?”

    “你先答應我,可以嗎?”

    “翠花姐,你都不說是什么事兒,我咋答應你咧?萬一答應你我做不到,那是到時候算是咱倆誰得問題咧?”

    鐘青禾的話就像小鋼炮一樣,突突突的冒出來,讓魏翠花無話可說。

    其實鐘青禾想的很簡單,無緣無故就答應了,萬一做不到怎么辦,賴上自己可咋整?

    “你,能不能讓景陽哥去我家提親?”

    魏翠花咬著牙,半閉著眼睛,下了很大的決心,終于說出了這句話。

    “???”

    鐘青禾多多少少都感受到了魏翠花對魏景陽的心意,但是直接讓提親,這姑娘是不是弄錯啥事了?

    “魏景陽知道你喜歡他嗎?”

    鐘青禾試探的問到,其實她心里非??隙?,魏景陽絕對不知道這事兒。

    “景陽哥,他應該知道我的?!?br />
    提起魏景陽,魏翠花說話的語氣都軟了很多。

    鐘青禾真的不忍心拆穿真相,但是總得讓這傻姑娘看清現實。

    “翠花姐,魏景陽去不去提親得他自己說了算,我不能做他的主?!?br />
    “那你不是媒人嗎?你就不能給我們撮合一下嗎?”

    呵,大姐,你可是未嫁的姑娘,說話不能委婉一點嗎?這樣的話是咋說出來的呢?

    “翠花姐,我這樣說你別生氣,如果魏景陽真的喜歡你,他得知長天叔給你尋摸親事的時候,就應該去你家提親了,他沒去是不是說明他沒有這個想法呢?”

    鐘青禾還是沒有把話說的太直白,心想自己這么說,魏翠花應該是明白的吧?

    “那他之前不是不知道我喜歡他嗎?”

    魏翠花心里堅信自己作為魏家村最好看的姑娘,自己喜歡魏景陽,那是魏景陽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如果他知道的話,一定會立馬去家里求親的。

    “既然你這么確定,那你自己跟他說吧?!?br />
    對于自以為是的人,鐘青禾一向都懶得搭理,轉身去屋子里喊出了魏景陽。

    “魏翠花有事情想要跟你說,在門外等你呢?!?br />
    實在不能怪鐘青禾沒有好語氣,而是冥頑不靈的魏翠花真的好氣人。

    魏景陽狐疑的看了看鐘青禾,沒看出什么問題,只好走到門外去見魏翠花。

    魏翠花看見魏景陽走了出來,紅著眼睛,死死地咬著嘴唇,看著魏景陽。

    魏景陽不笨,多多少少也感受到了魏翠花的想法,特別是看到她這樣看著自己,這心里就更加不爽了。

    但是這在自家的門口,又不能一走了之,又不想去摻和她以及她家的事兒,心里實在是糾結的要死。

    不過這魏景陽倒也忍得住,始終沒有主動開口,就是靜靜地站在門口,眉毛微微皺起,心想青禾肯定是知道這事兒了,不知道又要怎么想呢,這要是讓別人看見,說不定又傳出什么閑話!

    魏翠花見魏景陽始終沒有開口說話,終于鼓起了勇氣,不顧羞恥,忽略掉魏景陽眼里的不耐煩,輕輕地問到:“景陽哥哥,你,真的一點都不喜歡我嗎?”

    魏景陽萬萬沒想到魏翠花會這么直接的問他,一時還有些措手不及。

    見她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等著自己回答,魏景陽仔細的思考了一下,才認認真真的對她說:“實在對不起,你快回去吧,你爹娘給你相看的親事還不錯,他們不會害你的。萬一被人瞧見你在我家這兒,村里不一定說出啥話來?!?br />
    魏翠花雖然看到了魏景陽眼里的疏離,但是萬萬沒想到他居然說出這樣一番話。

    她低聲哭著說:“為啥你要這樣說?我都上趕著跟你說我喜歡你了,你咋能這樣說,我,我也是要臉面的?!?br />
    魏景陽見她哭的還挺可憐的,嘆了口氣:“那是你的事兒,不能因為你喜歡我,我就非得喜歡你,你快回家去吧,我進屋了?!?br />
    說完,魏景陽也沒管魏翠花到底走不走,反正自己進了院子,順手還把大門給關上了。

    鐘青禾見魏景陽把魏翠花一個人留在大門外哭,心有不忍,還想去看看,結果被魏景陽給抓了回來。

    魏翠花一個人在外面哭了一會兒,看見村里的嬸子大娘的路過,對她指指點點,趕緊低頭跑回了家里。

    只不過魏翠花并沒有因為魏景陽的拒絕而放棄,相反還鬧了一場家庭革命。

    …………

    “翠花,一大早,你上哪兒去了???”

    桃嬸一大早就發現魏翠花不在家里,一直琢磨著跑哪兒去了,結果就看見魏翠花紅著雙眼跑了回來。

    “我不要嫁到紅葉鎮,除了魏景陽,我誰也不嫁?!?br />
    魏翠花情緒激動,對著桃嬸就是一陣喊,左右鄰居都聽到了。

    桃嬸被魏翠花突然來的這么一嗓子都吼懵了,卻也聽到了一個名字,魏景陽?

    “你這丫頭一大早上是不是沖著啥了?”

    桃嬸立馬反應過來,拽著魏翠花就往屋里走,一邊走還一邊罵罵咧咧的,總之就是讓左右鄰居真的覺得魏翠花沖著啥玩意了。

    “說,你啥時候和魏景陽攪合到一起的?”

    魏翠花在院子里的那一嗓子,魏長天在屋里也是聽到了,見媳婦把閨女拽到了屋里,立刻板著臉,厲聲問到。

    “什么叫攪合到一起,人家根本就沒看上我,別總想著讓我攀高枝,看到沒?無父無母的魏景陽都看不上我?!?br />
    從小到大魏翠花都是很乖的孩子,魏長天和桃嬸還是第一次看見閨女這么失態。

    可是,真的要把閨女嫁給無父無母的魏景陽嗎?

    再說了,閨女不是也說了,魏景陽沒看上自己閨女嗎?

    一時之間,好幾種想法在魏長天和桃嬸的腦海里閃過。

    “翠花呀,紅葉鎮墨語書齋的公子,怎么想怎么看都比魏景陽好,不是嗎?”

    桃嬸輕聲勸慰,希望閨女能看清現實,嫁一戶好人家。

    “我不想嫁,我只想嫁給魏景陽。爹,娘,你們去說說好不好?我只想嫁給魏景陽,我不想嫁給別人?!?br />
    看著閨女哭的肝腸寸斷,魏長天夫妻倆也沒了主意。

    閨女的幸福很重要,但是男女之事,不也得講究個你情我愿嗎?

    魏長天心里琢磨,如果自己拿出村長的老臉去說這門親事,魏景陽真的能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