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農門俏媒婆 > 第三十一章 恩人
    賈府的人早已得了賈云竹的吩咐,一聽來的是鐘青禾,便請到了客廳。

    賈云竹也早早接到了家丁的稟報,在客廳等著他們。

    “青禾,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賈云竹上前拉住鐘青禾的手,說到。

    “賈小姐,我現在是男兒裝扮,咱們得注意影響?!?br />
    鐘青禾伏在賈云竹的耳邊,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提醒到。

    自己倒是無所謂,但是賈云竹可是待字閨中,如果傳出去了,即便是假的,對名聲也是有損害的。

    賈云竹聽了這話,趕緊把手松開,雙頰有些緋紅的看著鐘青禾。

    “賈小姐,你現在可以告訴我那個人是誰了嗎?”

    實在不能怪鐘青禾太直接,實在是她最近太忙了,時間緊任務重,那些繁文縟節的客套話只好先拋棄了。

    “是,是墨語書齋的孟大哥?!?br />
    “不會是孟仲春吧?”

    墨語書齋老板只有一個兒子,不是孟仲春又能是誰呢?

    賈云竹又臉紅的點點頭,鐘青禾覺得一陣頭大。

    “怎么了?有什么事讓青禾為難了嗎?”

    賈云竹見鐘青禾沒有說話,表情還非常的詭異,便出口問道。

    “額,這事是有點麻煩?!?br />
    真的不是一點麻煩,是相當麻煩,可是這事鐘青禾不能跟賈云竹說。

    賈云竹還想再多問兩句,卻被從外面走進來的父親賈庭賈老爺打斷了。

    “你可是救了我家云竹的少年?”

    在賈云竹落水回家的第一時間,賈庭詢問了家里的下人,也派人調查了鐘青禾和魏景陽。

    “賈老爺,”雖然沒見過賈庭,但是從說話上鐘青禾可知這個人就是賈云竹的父親賈庭,便先站起來禮貌地打聲招呼,然后說到:“當時剛好我們在附近抓魚,不過真正把賈小姐從湖里救出來的是我這位兄弟魏景陽,我可是個旱鴨子?!?br />
    鐘青禾之所以把魏景陽救人的事說出來是有私心的,他們倆個都是無依無靠的人,如果能夠依靠上紅葉鎮最大的鄉紳對于他們而言是最好不過的。

    魏景陽總不能一輩子種地打獵為生,如果能跟賈家攀上關系,對于魏景陽未來也是很有助力的。

    賈庭聽了鐘青禾的話頗為詫異,這小子居然沒有往自己身上攬功勞,看樣子是個實在的孩子。

    看看坐在一旁的魏景陽,眉清目秀,眉宇間的正氣也是擋不住的,也是一個不錯的孩子。

    “不管是誰,都是我們賈家的恩人,以后若是有需要我們幫忙的,你們盡管開口便是,在這紅葉鎮還沒有我賈庭做不到的事兒?!?br />
    倒不是賈庭夸大,而是在紅葉鎮,賈庭賈老爺的確是說一不二的存在,有的時候就連縣老爺都要給他一些薄面。

    不管將來會不會幫到兩個人,但是賈老爺這話說的滴水不漏,鐘青禾自然也要謝過。

    “聽說,你是個媒人?”

    外面關于鐘青禾的傳言,賈庭一早就讓下人去打聽一二了。

    “不過是謀生手段,混口飯吃?!?br />
    “咱們紅葉鎮做媒人的可都是半老的婆子,十一二歲的小娃可還真沒有?!?br />
    “凡事都得有個先例,我也是沒有別的辦法了?!?br />
    自古媒婆多為女行,這點鐘青禾早就知道,自己男裝的打扮確實有很多的不便,她也的確在琢磨到底什么時候就穿回女裝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