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農門俏媒婆 > 第二十一章 情感導師
    “我這叫情感導師,不是媒婆,懂嗎?”

    鐘青禾狠狠的拍了一下魏木的頭,用眼睛瞄了魏景陽一眼,發現魏景陽只是看著他倆笑,并沒有什么特別的。

    鐘青禾這顆懸著的心才稍稍放下了。

    魏家村本來也沒有多大,走了大概一刻鐘就到桃嬸家了。

    從魏木那鐘青禾已經知道桃嬸是村長魏長天的媳婦,叫張桃,有兩個兒子魏大志和魏大向,以及一個女兒魏翠花。

    魏大志兩年前去當兵了,一直沒有回來,聽說做了個小官,小兒子魏大向現在正在鎮上的私塾讀書。

    魏翠花則是一個比自己大一歲的女孩,平時也不做農活,更多的還是在家里繡繡花,做做飯,可謂從小被當作小家碧玉養著的。

    進了院子,湊巧魏長天不在,家里只有桃嬸和魏翠花。

    桃嬸一見鐘青禾,心里便有了嘀咕,估摸著應該是為了翠花的親事來的,又想起自己那天二話不說的跑了,還把原本打算給鐘青禾的雞蛋拿了回來,這臉就覺得臊得慌。

    魏木對桃嬸這一家是一點都不感興趣,恰巧桃嬸家后面就是小青山,魏木就拉著魏景陽去山上找果子吃去了。

    魏景陽知道鐘青禾要和桃嬸多說一會兒話,再三告訴鐘青禾說完話在這兒等自己,別先回去,也跟著魏木上山了。

    桃嬸見魏景陽和魏木走了,心里也放松了許多。畢竟閨女的婚事,讓太多人知道了也不好。

    “青禾,你喝水?!?br />
    鐘青禾坐在院子里,桃嬸端出來一杯水,拿個板凳也坐在了旁邊。

    鄉里相間的,誰家都沒有多余的屋子用來招待客人,拿個板凳坐在院子里倒是大多數人家的待客之道。

    鐘青禾也沒在乎這些東西,接過水,直接了當的說:“我記得桃嬸上次去我家是想給翠花姐姐在鎮上找戶好人家,是嗎?”

    “對,對對。你看上次去你家剛好遇見那事,我這一著急,雞蛋都忘了給你留下?!?br />
    桃嬸沒想到自己沒有再次登門,鐘青禾依舊將翠花的婚事放在了心上。

    “桃嬸,你看你說的這話不就見外了?上次那事要不是你及時告訴了魏林叔,我現在真不一定怎么樣,說到底你可是我的恩人?!?br />
    鐘青禾本就沒有在乎那籃子雞蛋,別人對自己的好,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自己都會記在心里,在合適的時機予以報答罷了。

    鐘青禾的話讓桃嬸更不好意思了,心里暗自決定以后一定要多幫幫鐘青禾和魏景陽,這些年在村里自己也沒想過要幫他們,心里更是難受。

    “桃嬸,是這樣的,鎮上有一戶讀書的清貴人家…………”

    鐘青禾將那戶人家的詳細情況原原本本的說給了桃嬸聽,說的速度不快,不時的還回答一些桃嬸的問題。

    桃嬸對鐘青禾要說的這門親事很滿意,不過也沒有應承下來。

    “青禾,這事兒我得剛跟你長天叔商量一下,我自己可不好做主的?!?br />
    “那是自然,而且也不能就聽我一個人說,您也抽個時間去鎮上打聽打聽,您這兒要是沒啥意見,我再去鎮上跟人家提,您看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