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農門俏媒婆 > 第八章 鉆牛角尖
    這個男人叫做蘇木,江湖俠客不慎暴露了行蹤被人追殺,身受重傷的情況下不得已隱藏在樹叢旁邊,卻不曾想傷勢過重暈了過去。

    蘇木話是這么說,魏景陽也沒再深問,而是去了灶房給蘇木做些吃食。

    見魏景陽沒有繼續追問,蘇木大大的松了一口氣,躺在破舊的床上,倦意再次襲來,竟又睡了過去。

    ……另一邊鐘青禾跟著錦繡進了沈府,看到在花園里一個人呆坐的沈壁華。

    "已經兩天了,你還沒有想清楚嗎?

    “鐘青禾站在沈璧華面前,看著她整個小臉都揪在了一起,滿臉的愁思。

    “你怎么來了?”沈璧華抬頭看了一眼鐘青禾,又低下頭,沒精打采的說到。

    “你的婚事可是我負責的,你現在心情不好,我當然得管到底了?!敝憂嗪套諫蜩禱員?,

    “有什么煩心事跟我說說,說不定我就能夠幫到你?!?br />
    “你能幫我什么,你才多大???還真以為自己有通天本領???”沈璧華深刻的懷疑自己當初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怎么會相信一個小蘿卜頭的話,相信他能幫自己找到姻緣。

    “不就是白君塵嗎?你想嫁就嫁,不想嫁就不嫁唄?!敝憂嗪檀蟠蠓椒?,無所謂的說,目的是為了讓沈璧華放心心里防線,能夠將自己心里所想說出來。

    她看得出來沈璧華對白君塵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會這般糾結,茶飯不思。

    只是沈璧華自己還沒有看明白,自己還在鉆牛角尖。

    “他一直騙我,還壞我名聲,我怎么嫁?”沈璧華心里越想越不甘,自己這些年受的委屈難道就白受了嗎?

    “同樣一件事,不同的人看會有不同的結果,白君塵這件事也是一樣。白君塵認為這樣做能夠是愛你的表現,如果你們最后喜結良緣,那么這段故事也是一段佳話。事情的關鍵還是看你如何看待?或者說白君塵在你心里是什么樣的地位?”沈璧華愣愣的看著鐘青禾,

    “你怎么懂得這么多?”

    “感情的事,說白了就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太過在意別人的眼光,就會忽略自己心里真實的感受,到頭來受傷難受的還是自己?!?br />
    “那你說我要嫁給白君塵嗎?”原本心情沉悶的沈璧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鐘青禾的三言兩語說的心情好了不少。

    “你覺得他怎么樣?畢竟他跟你也算是青梅竹馬?!敝憂嗪嘆醯瞇牧榧μ攔嗟貌畈歡嗔?,開始循循善誘。

    “白大哥從小對我很好,我們一起讀書,一起騎馬,還一起挨罰?!畢肫鴝鋇墓?,沈璧華不由自主的笑了,眼睛亮晶晶的,閃爍著光芒。

    “可是后來他走了,鎮上的人都說是因為我們家苛待了他,可是真的沒有啊?!?br />
    “沒有人聽我解釋,漸漸的我也以為是父親苛待了他?!?br />
    “后來聽說他回來了,有了自己的府邸,可是他卻沒有來找過我?!?br />
    “曾經在街上遇到過,卻感覺他那么陌生?!?/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