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農門俏媒婆 > 第五章 瞎出主意
    “你什么情況?”鐘青禾不確定身邊的丫頭為什么突然淚流不止,看著比沈壁華還激動。

    “小姐,小姐她一直都是喜歡白公子的,我是替小姐高興?!苯跣蹇薜納掀喚酉縷?,讓鐘青禾哭笑不得。

    “行了,我估計你家小姐現在應該是鉆牛角尖呢,你要是為你家小姐好,回去多勸勸她?!鋇覽碇憂嗪袒嶠?,勸人也是長項,不過有些話還是身邊的人去說更容易讓人接受,比說這件事。

    “壁華,我知道自己這么做很自私,可是我愛你,我不想委屈你,我想用八抬大轎把你抬進我白家的大門?!本馱謚憂嗪毯徒跣逍∩止鏡氖焙?,白君塵蹲在沈壁華的跟前,輕聲的解釋著,希冀著沈壁華能夠理解自己。

    “對不起,我做不到?!鄙蟣諢蝗煌瓶拙?,走出了十里亭。

    “壁華……”白君塵追了過來,卻被沈壁華疏離的表情震撼到,一時之間不敢上前。

    “小姐?!苯跣寮蟣諢隼戳?,趕緊迎了出來。

    “我們回府吧?!鄙蟣諢低暾餼浠?,在錦繡的攙扶下,面無表情的朝遠處的馬車走去。

    “我是不是真的做錯了?”白君塵看著沈壁華離開的背影,面如死灰般的問鐘青禾。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笨醋叛矍暗陌拙局憂嗪嘆醯盟罡?,卻還有些不忍,不禁在心里鄙視自己一番,難不成穿越一次,心都柔軟了?

    “不過你也不要灰心,沈小姐一時無法接受也是正常的,你也應該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價?!泵髏魘橇礁鲇星槿?,咋就成了這個樣子,自己這算是出師不利嗎?

    鐘青禾在心里嘆了一口氣。白君塵道了一聲謝,落魄又頹廢的走了。

    “你說我是不是多管閑事了?”看著遠走的白君塵,鐘青禾問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自己身邊的魏景陽。

    “人各有命,都是自己的選擇,你不必難過?!?br />
    “切,誰說我難過了,我是在想這么鬧下去,沈壁華會不會又來找我麻煩?!敝憂嗪濤匏降吶牧肆較攣壕把艫募綈?,雖然心里有些懷疑,卻不忍心把這樣低迷的狀態傳染給一直陪著自己的魏景陽。

    “我覺得她不會,沈壁華是個好人?!蔽壕把糲肓艘換岫?,才如此說道。

    “呦!你不會也喜歡沈壁華吧?”鐘青禾笑著看著魏景陽。

    “胡說,我不喜歡她?!蔽壕把敉蝗揮行┗?,眼睛微瞇,眉毛收緊,嘴角下拉。

    看著魏景陽的微表情,鐘青禾來了興趣,眼睛微瞇,眉毛收緊,嘴角下拉,這是典型的傷心反應啊,這孩子是想到了什么,還是自己說的哪句話勾起他傷心往事了???

    “景陽,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十四歲的少年在這個時代早已情竇初開,就算是有喜歡的人也是正常的。

    “沒有喜歡的人?!蔽壕把粢槐咚?,一邊來回撫摸自己的手。鐘青禾看著魏景陽,心里覺得好笑,生硬的重復問題是撒謊的典型表現,撫摸自己的手更是在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的時候會出現的自我安慰,用來增加自己的內心建設,打消自己的疑慮。

    鐘青禾沒打算拆穿魏景陽,畢竟哪家少年不懷春呢?不過還是決定要多觀察觀察魏景陽的身邊,看看他喜歡的到底是誰,跟自己相依為命的只有魏景陽,說什么都得給魏景陽討個好老婆才是。

    鐘青禾和魏景陽合計一下,沈璧華需要舒緩一下情緒,也得給白君塵一些時間,兩個人沒啥事趁著有時間再進一次山里,摘點野菜,打幾只野雞也好。

    再說另一邊沈璧華在錦繡的攙扶下,跌跌撞撞的回到了沈府,一頭扎進房間,連午飯和晚飯都沒有吃。

    在沈老爺和沈壁中的再三追問下,錦繡才說出了原由,氣的沈壁中差點打上白府,倒是沈老爺一副樂見其成的樣子。

    而沈璧華一個人躺在床上,不停的回想著白君塵說的話,不停的回想著以前白君塵在沈府的日子,也回想著這些年流言蜚語的詆毀給自己帶來的那些痛苦。

    沈壁華連著兩天都沒有吃什么東西,一直在房間里待著,期間白君塵來過幾次,都被沈壁中給攆了出去。

    “錦繡,去把鐘青禾那小子找回來,要不是他瞎出主意,壁華也不會現在這樣不吃不喝?!笨吹腳璺共凰嫉難?,沈老爺沈城整顆心都要疼死了,自然不會放過

    “罪魁禍首”鐘青禾。錦繡不敢怠慢,帶著幾個家丁就奔著魏家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