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女權世界咸魚生活 > 第八十章 蒼玉玲表白
    聽到蒼玉玲潛在話的意思,寒風整個人都不好了。

    心中依舊抱著最后的一絲僥幸,希望蒼玉玲只是開玩笑。

    然而,蒼玉玲接下來的話,徹底的打破了寒風心中最后的一絲幻想。

    “上次一別,小生對公子一直念念不忘,大有一副度日如年的感覺,雖然只有幾個時辰不見,但是,對小生來說,卻足足若干個月沒見公子了。

    小生甚是想念??!”蒼玉玲深情的說道,眼神中的占有欲,沒有任何的掩飾,侵略性十足,看的寒風渾身上下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寒風心中一陣臥槽!

    而莫詩詩整個人都不好了,自家的女朋友正在被別的人撩,是個人都不能忍好不好,這是要給自己戴綠帽子的節奏??!

    才一天,都到了表白的地步,如果再過幾天,那是不是就要搞到床上了,這特喵的就比較刺激了??!

    一想到寒風和蒼玉玲在床上那個啥的時候,莫詩詩突然一陣氣血上涌,鼻血直接溜了出來,癡漢的表情絲毫沒有任何的掩飾,只要不傻,都看的一清二楚。

    而寒風看到莫詩詩的這個表情,寒風心中一陣臥槽,推了推莫詩詩,意思是,趕緊清醒一點??!老子快吼不住了!

    而莫詩詩這才回過神,意識到,自己失態了,看著寒風略顯生氣的表情,突然感覺,要完犢子。

    “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我是不可能喜歡你的!你趕緊走!”說著親密的摟著莫詩詩,意思很明確,名草有主,你去禍害別人吧!

    “姨!弟弟??!沒想到你這么快就發現了哥哥的意圖??!

    本來我還以為你要過段時間你才能反應過來的,不過,你有女朋友,我是不會介意的,因為,我會把你從她的手中搶過來的?!輩雜窳嶁γ忻械乃檔?,同時,行為更加大膽了起來,直接將寒風拉入懷中,同事挑釁似的看著莫詩詩,意思就是,你能拿我怎么樣。

    莫詩詩一瞬間,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自己這是被一個男的綠了!

    過分了??!

    因此,看相蒼玉玲的目光都不善了起來,想到寒風被蒼玉玲壓在身下,夜夜歡歌,emmm……

    畫面太美,不敢想象了。

    但是,看到寒風一臉幽怨的眼神,莫詩詩突然終止了這個想法。

    接著,表情一臉嚴肅,打算把寒風從蒼玉玲的手中搶回來。

    而蒼玉玲抱著寒風,側身一躲,接著對著寒風,調笑的說道:“弟弟!你看,你的這個女朋友真的是不靠譜??!

    男朋友都沒搶走了,居然都不為所動,要這種女朋友又何用,跟著哥哥,怎么樣!”

    寒風:“……”

    莫詩詩:“……”

    看著寒風從幽怨的眼神,轉到埋怨的眼神,莫詩詩突然明白,要涼,要涼,真的要涼,這是要跪搓衣板的節奏??!

    而蒼玉玲感覺,不能再過火了,再過火,到時候燒的一干二凈,就真的不妙了,做人要懂得適可而止,適得其反就不好了。

    接著松開寒風,對著寒風說道:“弟弟,或許哥哥的行為你有點難以接受,但是,哥哥決定,正式的追求你了,你拒絕也沒有任何的用奧!”

    寒風聽后,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要涼,真的要涼,接著一臉怨念的看相莫詩詩。

    莫詩詩正打算上前開口的一瞬間。

    蒼玉玲冰冷的說道:“廢物!”

    莫詩詩突然一個哆嗦,一時間氣勢弱了一般,誰讓她那方面沒能力呢?這個廢物的名頭,早就坐實了。

    因此,莫詩詩很虛,當時腿就一軟。

    但是,還是鼓起氣勢,兇狠的說道:“你說誰是廢物呢?”

    蒼玉玲冷聲說道:“欺負男性,不是廢物是什么!”

    莫詩詩:“……”

    一句話,莫詩詩慫了,如果真的欺負蒼玉玲,那就真的坐實了廢物這個稱號。

    一時間,郁悶了起來。

    當然,一個罵名而已,莫詩詩在乎嗎?

    不過蒼玉玲這一刀,沒后續補刀怎么行,因此,淡淡說道:“一個廢物,配得上寒弟弟這種絕色美男嗎?

    你也不看看你幾斤幾兩,有點自知之明好不?!?br />
    然后,莫詩詩就更郁悶了,被指著臉罵廢物,莫詩詩偏偏還沒辦法反駁,這就很難受了。

    “老娘是不是廢物,輪不到你說了算。

    男朋友都要被別人拐走了,還不出手,那才是廢物好不?!蹦云檔?。

    而蒼玉玲在乎嗎?肯定不在乎了,笑著開口:“你一個廢物別逼逼,問你一句話,我追求你男朋友,你同不同意?!?br />
    莫詩詩頓時惱了,冷聲說道:“老娘的男朋友,憑啥給你追求?!?br />
    “呵呵!你敢跟我賭一把嗎?”蒼玉玲笑瞇瞇的說道。

    “賭什么?”莫詩詩一愣。

    “就賭我能不能追到寒弟弟?!輩雜窳岬檔?,眼神之中,還帶著淡淡的危險。

    “如果我能追求得到寒風,那么就說明了,你們之間的關系,就是一張紙而已,如果我追求不到,你也沒有任何損失不是嗎?敢賭嗎?”蒼玉玲繼續補充說道。

    “憑什么!寒風是老娘的女朋友,不是貨物,我憑什么拿出來賭?!蹦鬧杏行┓⑿?,強硬說道。

    “呵呵,我只是在賭你們之前的感情可否堅定。

    難不成,你們之間的感情,還經歷不起考驗,這就很有意思了?!輩雜窳嵫凵裰寫諾奈O?,略帶挑釁的說道。

    不得不說,蒼玉玲這句話,掐到了莫詩詩的死穴,事實上,莫詩詩是真的害怕,寒風被蒼玉玲攻略走,畢竟,他們二人之間的感情,的確有點經歷不住考驗。

    但是,如果拒絕的話,那么就是間接的承認了,二人之間的關系并不穩定,此時的莫詩詩絲毫不懷疑,蒼玉玲是在試探二人的關系。

    一時間,莫詩詩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畢竟,蒼玉玲如果追求寒風,根本就不需要考慮自己答不答應,簡單來說拒絕無效。

    一時間,莫詩詩終于清楚了,接下來到底該怎么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