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超神道術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風水輪流轉
    十萬大山,一片連綿的群山之中,一顆顆高聳入云參天巨樹,拔地而起。

    偶爾間,就有一只只身形矯健,習性暴虐的恐怖異獸,在其中廝殺,動靜極大。

    白子岳施展縮地成寸,看似閑庭散步,卻有一顆顆需要數人合抱的巨樹在他兩邊飛速掠過,一個個閉塞的灌木叢,足有十幾米米長的山河,隔著近乎百米遠的山澗,在他腳下,也好似如履平地一般,沒能對他造成絲毫的阻礙。

    期間,更總有一群不怕死的各種妖獸,在他必經之路的時候,突然竄出。

    卻往往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伴隨在他左右的避法神劍,先一步將它們的腦袋洞穿。

    偶然間,白子岳施展出大洞觀術,立即使得在他身邊方圓數十里范圍之內的景象,就纖毫畢現的出現在他的感知之中,不僅清晰的探明了前路,更使得那一株株隱藏的極深的各種二三品靈材,無所遁形一般,紛紛落入了他的儲物袋之中。

    忽然,白子岳眼前的樹木,開始變得稀疏。

    緊接著,豁然開朗。

    連綿上百里區域,竟都顯得光禿禿一片。

    只偶爾有一些綠色,在其中點綴。

    更多的,乃是或黃,或褐色,或是黑色的山石之地。

    更有一片片區域,顯得十分焦黑。

    刺啦!

    虛空中,突然又風雷降臨,狠狠地轟在了一個巨山之上,雷電之力縱橫之下,竟將整個山峰,都劈的赤紅一片,空氣中都傳出一陣陣的雷電在山石之中,不斷蔓延的滋滋聲響。

    “這里,果然是一片天生近雷之地。

    這一座座的山峰之內,其實乃是一座座的金鐵靈礦。

    那沖天的尖峰,竟好似天然形成了一個個避雷針一般,不斷接引雷電之力灌入。

    如此無數歲月下來,如若這些金鐵靈礦始終沒有被開采的話,甚至能夠因此被淬煉,自動形成法寶,擁有無上偉力,可稱為天鑄之寶?!?br />
    白子岳眼見此景,也不由發出了一聲感慨。

    當然,想要成就那等至寶,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他也不認為,自己會有那等機緣。

    此處的地形雖然形成已經有萬年以上,但顯而易見的,距離雷電造就天鑄之寶,可還差了至少十萬八千年的歲月沉淀。

    “嘯!”

    恰在這時,一道歡慶的聲音,隨之傳來。

    緊接著,就只見到一只展翼足有二十來丈,通體布滿了碧綠色的,縱橫交錯的鱗甲的恐怖巨獸,自那雷電巨峰之上,飛天而過。

    “嘯!”“嘯!”“嘯!”

    緊接著,又有一群體型略小,卻同樣恐怖而猙獰的巨獸,自遠處急速沖向了那座布滿雷電的巨峰。

    它們垂落在巨峰之上,立即就感覺到一股股的雷霆之力,從那巨峰之中涌入它們的體內,立即就讓它們紛紛產生了一種歡愉的酥麻之感。

    飛天雷獸!

    這群飛掠而過的恐怖巨獸,赫然是一群飛天雷獸。

    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之前那只飛天雷獸,仗著速度快,實力強,狂追他八百里,要不是他闖入了金甲妖君的靈地之內,對方有所顧忌,估計還需要一段時間,他才能夠將對方徹底擺脫。

    如今他從開竅境突破到了神明境,實力大增,自然要將當初的恩怨,討還回來。

    也不遲疑,白子岳一步踏出。

    近乎兩百丈的距離,都好像在瞬間縮短,濃縮成為一米一般,被他一步跨過。

    一步過后,又是一步。

    他閑庭散步,施施然間,就跨越了數千米的距離,縹緲而又充滿了一種得道之人的仙靈之氣。

    “嘯!”

    白子岳并沒有掩去自己的身形,是以幾乎是第一時間,幾乎所有飛天雷獸,就注意到了眼前這極速沖來的身影。

    根本沒有任何猶豫,一只只飛天雷獸,瞬間沖天而起。

    滋滋滋……

    緊接著,一道道的雷電之力,就猶如一道道的雷拄一般,急速閃過,向著白子岳狠狠地劈落而下。

    “哼!”

    白子岳臉色不變,更沒有絲毫的避退。只是伸手一招,一道瑩白色的靈光,就直沖而出,瞬間就落在了這眾多的飛天雷獸的身上。

    神通!小禁靈術!

    瑩白色的靈光落下,立即就將它們身上的靈光,妖識和妖念禁封,生生與那一道道的雷電之力的聯系切斷。

    頓時,它們的身子就是一沉,無不從虛空之中跌落了下來,而那一道道雷電光柱,也隨之渙散,待沖到白子岳近前之時,竟都好似清光拂面一般,沒有了絲毫的威力。

    “果然,以小禁靈術禁封妖獸本體,要遠比單純禁封它們的攻擊,效果要強了許多。

    當然,之所以會有這般巨大的效果,卻也與我如今境界突破,實力大增有關?!?br />
    白子岳目光一閃,心神一片清明,對于這一擊的效果,也并不意外。

    緊接著,他毫不遲疑,五指一張,立即就是一掌,橫拍而出。

    虛空之中,頓時凝聚出一個凝實到了極點的驚天巨掌,浩浩蕩蕩之間,彌散三百丈,幾乎將所有的飛天雷獸都給籠罩在內。

    轟隆??!

    好似巨峰傾倒,蓋壓而下,虛空都因為這劇烈的壓迫,而發出爆鳴之聲。

    “嘯!”

    一只只飛天雷獸,頓時發出了驚恐的嚎叫之聲。

    那只神明境后期層次的飛天雷獸,身上迸射出無盡雷光,在這一刻也終于沖破了小禁靈術的神通禁錮,恢復了對于自己體內力量的掌控。

    它口中一張,雷電之力匯聚,虛空扭曲之下,頓時泛起了一層層好似可以將整個空間都拉扯開的漣漪。

    滋滋滋……

    眨眼間,就有一團巨大的,通體有些漆黑的雷光,迎著那巨大掌印,噴射而出。

    只是,白子岳像是早有預料一般,眼眸之中閃過了極致淡漠之色,伸手一點,一道充滿毀滅枯寂的力量,就已經隨之降臨,當頭罩在了那漆黑的雷光之上。

    嗤嗤嗤……

    恐怖雷電之力與寂滅神光相交,竟只散發出輕微的聲響,那狂暴無比的雷電之力,就被寂滅神光的寂滅之力,生生消磨。

    寂滅之力余力不減,落在了那飛天雷獸之上,剎那間就將它的生機,給生生磨滅了三成。

    “嘯!”

    它口中發出了驚吼,那淡金色的眼眸之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

    它自然認出了眼前這個人類,前不久還被自己追殺,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只能瘋狂逃竄。

    結果,如今才過去了多久?他的實力,就這么強大了?

    特別是那道蘊含著恐怖的寂滅之力的神光。之前的威力只是堪堪破開自己的防御,以它的防御之力,甚至都不需要太過在意??墑竅衷凇皇親約罕⒊齪誒紫牧四巧窆獾拇蟀臚?,估計落在自己身上,就可將自己徹底湮滅?

    “等等,他,也突破到神明境了?”

    突然,它心神俱顫,無比驚恐。

    這才察覺到了白子岳身上的氣息的不同。

    那股獨屬于神明境層次的氣息波動,讓它瞬間驚悚。

    正猶豫間,白子岳的仙武大手印掌印,卻已經勢如破竹一般,轟落而下。

    噗!噗!噗!

    ……

    恐怖的力量碾壓而下,摧枯拉朽一般,直接落在了無數通靈境層次的飛天雷獸身上,對方那布滿鱗甲,天生防御力強悍的肉身,在這一刻竟都好似失去了作用。

    幾乎瞬間,所有被掌印覆蓋的飛天雷獸,就化作了一團團的血沫,狠狠地摔在了大地之上,全數隕落。

    霎時間,整個虛空之中,除了那頭神明境后期層次的飛天雷獸之外,就只有兩只通靈境中后期飛天雷獸,因為恰好處在了掌印籠罩范圍之外,才僥幸躲過了一劫。

    只是,此時的它們,心神已經徹底被恐懼填滿,懵了。

    失去了反抗之力。

    “逃,逃,逃……”

    飛天雷獸頭領大驚失色,徹底明悟了自己與對方的差距。

    面對白子岳,它甚至有一種面對金丹境妖君一般的無力之感,身上的肉翅連忙一震,恐怖的雷電爆發之下,身子瞬間爆射而出。

    轟!

    虛空震動,碾動之下,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波,如電芒一般,激射而出,速度快到了極致。

    “如今可算是風水輪流轉了。

    你逃不掉!”

    白子岳心念一動,避法神劍閃過了一道道玄妙無比的弧線,瞬間就將兩頭通靈境層次的飛天雷獸斬殺。

    而后他才不慌不忙的一步踏出。

    一步過后,又是一步。

    如今他的速度,比之未突破之前,何止快了一倍?

    只是數息之間,就已經追到了那神明境后期飛天雷獸的身后,遙遙一指點出。

    “饒命……”

    飛天雷獸驚懼,連忙散發出神念一道神念波動,祈求白子岳能夠饒它一命。

    這神念波動,乃是神明境層次以上的存在對話的橋梁,傳播極遠,速度更勝過了音速,就算雙方不懂對方的語言,也能夠將各自的意思清晰傳出。

    之前,高傲的它并不屑于與白子岳對話,是以從不回應。

    如今它卻只恨自己不懂人類之語,不能將自己的求饒之語,以人類之語說出,從而贏得白子岳的一絲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