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藥氣沖天 > 第1877章 道的最佳人選
    葉悠然依然是雙目迷離,正在快速地消化和領悟著法道的傳承。

    而此時的勇士神尊心里卻是十分的憋屈。

    他拿始皇神尊的殘魂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既不能動手,動手也不講的是始皇神尊的對手。

    畢竟這里是法道遺址,這里是始皇神尊的主場,在這里始皇神尊的神魂能獲得極大的加成。

    甚至就連事后勇士神尊都不能對始皇神尊進行報復。

    因為始皇神尊的本尊已經隕落了,待葉悠然徹底繼承了法道的傳承,說不定始皇神尊的這尊殘魂也要消散了。

    “為什么會選擇他?”

    勇士神尊十分惱怒地問道。

    勇士神尊并不希望葉悠然繼承法道的傳承。

    因為繼承了法道傳承,葉悠然的思維觀念等等可能都會隨之被改變。

    現在的葉悠然是儒道傳人,他應該堅定不移地擁護儒道,加強儒道的感悟,而不是去領悟什么法道。

    如果葉悠然因為法道的傳承變得開始用天道了,那才是得不償失的事情。

    只是這種感悟既然已經開始了,就不能被打斷,否則葉悠然必定會留下極大的傷害甚至死亡。

    “因為他天賦超絕,我能看的出來,他不是一般的人?!?br />
    始皇神尊不置可否地說道。

    葉悠然現在雖然有些返璞歸真的境界,只要葉悠然不顯露自己的手段和實力,在人群中很難會引起他人的關注。

    但是這瞞不過始皇神尊,因為始皇神尊感應到了功德之力。

    能被功德傍身之人,那都絕對不是尋常人。

    這樣的人注定福澤深厚,是最佳的法道繼承人。

    “他當然不一般,他可是儒道的傳人,是儒皇之子,他繼承的是儒道,你把法道傳承給他,說不定法道會被他蠶食掉,從此法道從人間徹底消失?!?br />
    勇士神尊冷笑著說道。

    這種可能性并不是沒有。

    因為儒道本身就要比法道要更強。

    所有為天下蒼生為出發點的道,都是至高無上的道。

    法道并非是為天下蒼生,而是為了擁護天道。

    因此當年的儒道就要遠勝于法道,法道被蠶食,那也沒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什么?”

    終于,那始皇神尊終于是臉色變化了。

    他看走了眼,沒想到葉悠然的身份居然是如此的尊貴。

    看到始皇神尊那變化的臉色,勇士神尊的臉色這才好看了很多。

    總算是扳回了一局。

    不過很快始皇神尊便是冷靜下來。

    “如果法道真的因此而消亡,那也是法道的命數,我能做的便是選擇最有可能把法道發揚光大的傳人,這個傳人居然是儒道之子,造化弄人我也無話可說了?!?br />
    始皇神尊倒是看得開。

    畢竟法道式微已經這么多年了。

    法道依托天道而存在,天道昌盛自然法道昌盛。

    自從天道式微之后,法道近乎消亡。

    如果再找不到傳承者,那法道距離消亡已經是不遠了。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這個人選居然是儒道的傳人,始皇神尊除了感嘆造化弄人之外,他還能奢求什么呢!

    再說此時的葉悠然,葉悠然腦海中充斥著全部都是法道的奧義。

    隨著葉悠然消化的感悟越多,葉悠然的內心就越是迷茫。

    儒道生而為天下蒼生,為蒼生發聲之人便是儒。

    而法道卻截然相反,法道是在不違反天道的情況下不斷地制定規則,約束蒼生,甚至是奴役蒼生。

    看似法道也是為造福蒼生,實際上它只是在鎮壓蒼生,不使天下大亂而已。

    也就是說,法道違背了儒道的奧義。

    兩種截然不同的道充斥在葉悠然的腦海,使得葉悠然根本就無法完全繼承。

    “??!”

    忽然,葉悠然睚眥具裂地爆發出撕心裂肺的吼叫聲。

    道不同不相為謀,此時葉悠然十分痛苦。

    兩種道在他的體內如同兩軍相爭,打得不亦樂乎。

    葉悠然的身體作為載體,他需要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可以說此時的葉悠然是岌岌可危的。

    法道的感悟充斥在他的腦海,不消化便是爆體而亡。

    消化繼承得越多,法道就越強,法道的力量越強,儒道的反鎮之力也會越強。

    儒道是不允許法道反客為主的。

    也就是說,葉悠然面臨著前有狼后有虎的窘境。

    而葉悠然的這種痛苦是旁人無法理解和分擔的。

    此時的一切只能完全依靠葉悠然自己。

    “不行,這樣下去我必死無疑,功德之力給我鎮壓?!?br />
    葉悠然在心中狂吼。

    這也好在葉悠然覺醒儒道之體的時候,承受過巨大無比的痛苦。

    否則的話一般人早就精神崩潰,哪里還能還能如此冷靜地處理這等突發情況。

    葉悠然此時唯一能依托的或許也只有功德之力了。

    功德之力最大的作用除了療傷之外,它還能平衡各種能量。

    這相當于是兩個人在葉悠然的體內打架,唯一能勸架的便之后功德之力了。

    如果連功德之力也無法平息這兩個“人”的“怒火”,那葉悠然也只能是聽天由命了。

    好在功德之力并沒有讓葉悠然失望。

    隨著功德之力的加入,葉悠然身上的痛苦驟降。

    功德之力是絕對不會允許傷害葉悠然的能量放肆的。

    儒道根深蒂固,早就在葉悠然的身體之內的,所以功德之力很是“善解人意”地幫助儒道開始鎮壓法道。

    很快法道之力便是被功德之力和儒道之力聯合鎮壓。

    最后形成了一個黑白相間的珠子,靜靜地躲在葉悠然的丹田之中。

    法道之強自然不是那么好消滅或者驅除的。

    當功德之力和儒道之力把法道逼入絕境,法道居然濃縮到了極致,形成了一個小小的珠子。

    而且葉悠然也明顯能感覺得到,當法道凝聚成一枚小小的珠子之后。

    不管是儒道之力還是功德之力居然都十分的忌憚。

    這兩種力量居然都不敢再靠近那珠子了。

    然而,就在葉悠然很是奇怪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之時。

    此時在葉悠然身邊的始皇神尊卻是驚訝出聲:

    “道丹,難道這便是傳說中的道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