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末日贅婿 > 第1175章 人生百態
    “我以前在墨爾本,遇到了自己最心愛的人?!?br />
    “我確定她也愛我,所以我們那晚就住在了一起,非?;犢?,人生到了高潮!”

    “可是第二天我們一起游玩的時候在人群中失散了,三十年過去,我己經五十八歲,再也沒見過她,我終生未娶,因為我的真愛已消失!”

    “既然沒了愛情,女人不過就是用來消遣荷爾蒙的朋友而已,對嗎?”

    楊牧坐在酒館的吧臺后面,看著眼前的酒鬼,石化著。

    他已經石化了足足十分鐘。

    記憶中他好像是把生死劫給殺了,但記憶模糊,好像是好多好多年前的事情。

    此時的楊牧身穿長裙,化了濃妝,然后她成了女人?還是陪著喝酒的女郎?真是見塔瑪的鬼!

    這么說真的把生死劫殺死了?

    而她在死亡時開啟了最強的青色死亡幻想,讓他進入了一個特別的輪回空間?

    在輪回的時候他甚至沒了前邊二十幾年從出生后長到少女的記憶,直到這時才蘇醒。

    然后意識到她竟然成了個女人。

    “小嬌嬌,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老頭,你是說我叫小嬌嬌?”

    “是啊,你是這里出名的交際花,每個男人都愛你,親愛的,今晚能把時間留給我嗎?雖然我已經是個老頭子,但我依然愿意為你花去半個月得工資,這一切與愛情無關,你知道的,只是荷爾蒙……”

    楊牧聽不下去了,她不但成了個女人,還是被這里每個男人都愛的那種?

    附近桌上有果盤,還有水果刀,楊牧跑過去拿起,一刀刺入自己咽喉,然后倒在血泊之中,慢慢死去,閉上雙目。

    他知道青色系的套路。

    他的真正身體已經進入昏迷,或者叫做假死狀態。

    而它的主魂受到攻擊,開始了一場盛大而真實的幻想之旅。

    雖然一切無比真實,但這其實都只不過是腦海里的幻想,都是假的。

    楊牧在殺死自己之前默念魔心術,通過這個能力來修復被困在幻想中的主魂,這可能需要一些時間。

    眼前世界發黑,再次醒來,他成了一只兔子,正在瘋狂的跑,后面一群狼正在追。

    不不不!他不要被吃掉!

    ??!

    好痛!

    他被抓到了,然后兩只狼對著他爭搶,撕扯,好痛苦!

    終于失去知覺,然后喪失所有體感。

    又一次輪回,睜開眼睛,他正壓在一個女人身上喘息……

    輪回的點非常隨機,并不是從小長到大,就好像是隨機穿越到某個點。

    楊牧翻身躺到床上,喘息不斷,覺得很累。

    那女人反過來爬到了楊牧身上,長的很美,妖艷的道:

    “怎么了?繼續???”

    “我……”

    一個字沒說完,一群人沖進來,舉著刀就過來瘋砍。

    “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睡?”

    楊牧沒有更多反應就被直接砍死。

    又是一幕,睜開眼他在一個漏雨的房子里,因為下雨,所以楊牧知道漏雨。

    床上的被褥很單薄并且破舊,楊牧覺得全身都不舒服。

    他想要起來,卻發現半邊身體沒有一點知覺。

    不過這一次的輪回與之前幾次不同。

    腦海里混入了一些記憶。他老了,九十歲。

    兩個兒子都已去世。

    孫子們都在外地。

    他在這座城市里甚至沒有什么親屬朋友。

    關系好的都已經死了。

    他們的后代他就幾乎不認識。

    現在他貌似也要死了。

    他已經癱瘓一個月,依靠外賣為生,可現在他沒錢了。

    不遠處放著馬桶,遍布著臭味。

    原本還有鄰居幫著他處理垃圾,可是現在鄰居也不管他了。

    他最終將在這個床上餓死,然后腐爛,這就是他的余生,連自殺的能力似乎都沒了。

    門忽然打開,一個中年人攙扶著一個老太太走了進來。

    她的年紀看著和此時的自己一樣蒼老,楊牧沒能認出她是誰。

    “慶安嘛?”

    趙慶安,楊牧現在的名字。

    “啊……”

    “認得我是誰不?”

    “你……”

    “呵呵,白楊??!”

    “白......”

    忽然就有了淚感,楊牧淚如雨下。

    七十年前,趙慶安與白楊抱在一起痛哭,一個是帥氣的小伙子,一個是好看的大姑娘。

    “慶安,我沒辦法了,我只能嫁給李財主的兒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我發誓,我一輩子不會忘記你!真的!一輩子不會忘記!”

    此后七十年,他們住在同一城,各自過日子,再也沒相見,直到此時。

    “哎,病了?”

    “嗯……”

    楊牧說話有些吐字不清,口吃不靈活。

    “照顧你的鄰居是我表侄,我偶爾會通過他知道你的消息,他說你要死了,生活不能自理,屎尿都拉在床上,他怕臟,所以最后一點良善之心被消磨,也就不來管你了?!?br />
    “額……”

    “這是我的小兒子,今年也五十歲了?!?br />
    “額……”

    “你的孩子們呢?”

    “死……死……”

    “嗯,孩子死了,孫兒們都不在身邊吧?”

    “額……”

    “跟我走吧,去做個伴吧,我身邊好歹還有小兒子照顧呢?!?br />
    “額……”

    楊牧被老太的小兒子帶走。

    此后三個月時間,他有飯吃,有衣穿,有人攙扶上廁所。

    之后他含笑離開人世。

    主魂對白楊留戀不肯走,十分鐘后,白楊疲憊的趴在了趙慶安身上,閉上了眼,眼中老淚渾濁,哭泣無聲,最終失去生命的光輝,死!

    楊牧的主魂情感豐盈,悲哀莫名。

    他哭著,用力哭,從有聲到無聲。

    “哇哇哇!”

    他哭了好久好久,哭累了終于睡著。

    醒來又哭,哭了又醒。

    漸漸的他眼前出現一些光亮,不再全是黑暗。

    他也能聽到一些聲音,在他耳邊不時響起,從陌生到熟悉。

    哭著哭著,他就忘記了以前的事情,于是偶爾開始會笑,仿佛一種本能。

    有人說,人之所以哭著來到這世界,是因為懼怕即將在人世間遭受的痛苦。

    可或許之所以要哭著降生,是因為還沒忘記前一世的悲情。

    楊牧在這次輪回中是慢慢長大的。

    逐漸看清了那一張美麗的臉。

    “媽媽!”

    “小淘氣在看媽媽對不對!”

    “我是媽媽!”

    他伸出手,想要去碰觸那張臉,可是碰不到,因為手太短,并且沒力氣。

    從懵懂慢慢意識清晰,楊牧已長到四五歲。

    爸爸和媽媽時常爭吵,他只有哭起來的時候他們才會一起過來哄他。

    在八歲的時候父母離婚了,他跟著姥姥生活,父母離開了所在的城市,放棄了所有的痛苦,追尋的是詩與遠方。

    楊牧的記憶已經完全恢復,想起了過去的種種,想起了現實世界。

    他本可以自殺繼續輪回下去,但他舍不得將他從小帶到大的姥姥。

    于是他就陪著她生活,條件不算艱苦,爸爸媽媽每個月都會匯來一些生活費,可以讓他們一老一少度日。

    他的存在成了姥姥的無限快樂。

    而姥姥的存在也成為他留在這里的理由。

    十年之后他成了大小伙子,已經是附近家長眼中別人家的孩子。

    勤工儉學還能品學兼優,以全省第一的成績考上了全國重點大學。

    父母終于回來了,他們已有了各自的家庭,并且有了新的孩子。

    他們在報紙上看到了他的消息,知道他那樣優秀,所以想起了親情。

    那一天姥姥很高興,說要去街上買菜慶祝全家團圓。

    一輛并不算太快的車子將她刮倒,結束了生命。

    楊牧知道消息后外發呆幾秒,然后落下眼淚,登上了全城最高的一座樓,跳下身亡,結束了這一世的生活。

    然后一世又一世。

    他并沒有停下魔心術的修煉。

    大概可能過了三百三十次輪回,總時長可能是六百多年的時間,他終于一朝夢醒,回歸現實。

    這是有點斑駁的房間,楊牧呆愣一會,控制小黃人飛出去看。

    巨大而殘破的城市,到處都有喪尸,他所在的是一座小高層的頂樓。

    與其他樓層不同,這邊被打掃的很干凈。

    東方一家人全在,不過兩個男弟子消失了,只剩下東方鳴一家五口。

    溫思佳她們也都在,趙夢蘭似乎已解開了心結,和溫思佳他們相處偶爾還會笑笑。

    女人們一起做了早飯,然后由溫思佳端著流食走進來,到了床邊,用勺子弄了一點稀溜溜的米粥拿在嘴邊吹氣,吹了一會送到楊牧的嘴邊,不等給他灌進去,就發現楊牧的眼睛是睜開的,正直勾勾的看著她。

    溫思佳手一抖,粥,碗,和勺子全都掉落在地上。

    “天??!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你們快來,他醒了!”

    “思佳,我暈了多久?”

    “整整十天!擔心死我們了!你一路追趕那生死劫二十一天,已經出了西京地圖,追進喪尸領地了,殺了她后拿了她的原石,之后一直昏迷,十天了??!”

    楊牧呆了一會,閉上眼睛,慢慢呼出一口氣。

    他以喪尸的失控狀態追殺生死劫,而后又昏迷十天。

    而在這十天里,他竟度過那么多輪回,不知道魔心術到底起了多少作用,能讓他解脫出來,回歸現實。

    “楊牧,你怎么了?眼睛怎么又閉起來了?楊牧你別嚇我!”

    溫思佳過去抱住了楊牧的頭,與他臉貼臉。

    楊牧感受到了溫思佳的淚水,重新睜開眼睛,面帶微笑道:

    “我沒事,就是出去玩了一圈,好歡快啊?!?br />
    說著話,楊牧眼角有淚水滑落,與溫思佳的淚融入一起。

    到底是歡還是痛呢?

    楊牧自己也不好說。

    事實上他嘗盡了人間的苦,卻也感受到了無比真摯的感情。

    他的主魂意志終究沒有被擊倒,應該是更加壯大了才對。

    在所有經歷之后,楊牧徹徹底底看透了生命的意義,簡單的活著,善待那些身邊的人,少一些私心與遷怒,多一點寬厚和仁慈,那才是最好的。

    所謂最強幻想,除了自由其實還要取舍,他更加確定自己以后到底要走一條怎樣的道路。

    他的意志已更加堅定,主魂幾乎強大一倍。

    一個超級變態強者在一次次隨機事件中,就這樣誕生于末世。

    而當年那個在街頭受盡白眼苦難的小乞丐,徹底在楊牧心中死去。

    與他經歷的三百三世相比,其實那點過去沒什么,何必再去介懷呢?

    楊牧微笑了,親了溫思佳的臉頰,輕聲在她耳邊道:

    “思佳,我愛你,咱們永遠在一起不分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