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末日赘婿 > 第1175章 人生百态
最新网址:第戎 www.mxzgjv.com.cn
    “我以前在墨尔本,遇到了自己最心爱的人?!?br />
    “我确定她也爱我,所以我们那晚就住在了一起,非?;犊?,人生到了高潮!”

    “可是第二天我们一起游玩的时候在人群中失散了,三十年过去,我己经五十八岁,再也没见过她,我终生未娶,因为我的真爱已消失!”

    “既然没了爱情,女人不过就是用来消遣荷尔蒙的朋友而已,对吗?”

    杨牧坐在酒馆的吧台后面,看着眼前的酒鬼,石化着。

    他已经石化了足足十分钟。

    记忆中他好像是把生死劫给杀了,但记忆模糊,好像是好多好多年前的事情。

    此时的杨牧身穿长裙,化了浓妆,然后她成了女人?还是陪着喝酒的女郎?真是见塔玛的鬼!

    这么说真的把生死劫杀死了?

    而她在死亡时开启了最强的青色死亡幻想,让他进入了一个特别的轮回空间?

    在轮回的时候他甚至没了前边二十几年从出生后长到少女的记忆,直到这时才苏醒。

    然后意识到她竟然成了个女人。

    “小娇娇,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老头,你是说我叫小娇娇?”

    “是啊,你是这里出名的交际花,每个男人都爱你,亲爱的,今晚能把时间留给我吗?虽然我已经是个老头子,但我依然愿意为你花去半个月得工资,这一切与爱情无关,你知道的,只是荷尔蒙……”

    杨牧听不下去了,她不但成了个女人,还是被这里每个男人都爱的那种?

    附近桌上有果盘,还有水果刀,杨牧跑过去拿起,一刀刺入自己咽喉,然后倒在血泊之中,慢慢死去,闭上双目。

    他知道青色系的套路。

    他的真正身体已经进入昏迷,或者叫做假死状态。

    而它的主魂受到攻击,开始了一场盛大而真实的幻想之旅。

    虽然一切无比真实,但这其实都只不过是脑海里的幻想,都是假的。

    杨牧在杀死自己之前默念魔心术,通过这个能力来修复被困在幻想中的主魂,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眼前世界发黑,再次醒来,他成了一只兔子,正在疯狂的跑,后面一群狼正在追。

    不不不!他不要被吃掉!

    ??!

    好痛!

    他被抓到了,然后两只狼对着他争抢,撕扯,好痛苦!

    终于失去知觉,然后丧失所有体感。

    又一次轮回,睁开眼睛,他正压在一个女人身上喘息……

    轮回的点非常随机,并不是从小长到大,就好像是随机穿越到某个点。

    杨牧翻身躺到床上,喘息不断,觉得很累。

    那女人反过来爬到了杨牧身上,长的很美,妖艳的道:

    “怎么了?继续???”

    “我……”

    一个字没说完,一群人冲进来,举着刀就过来疯砍。

    “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睡?”

    杨牧没有更多反应就被直接砍死。

    又是一幕,睁开眼他在一个漏雨的房子里,因为下雨,所以杨牧知道漏雨。

    床上的被褥很单薄并且破旧,杨牧觉得全身都不舒服。

    他想要起来,却发现半边身体没有一点知觉。

    不过这一次的轮回与之前几次不同。

    脑海里混入了一些记忆。他老了,九十岁。

    两个儿子都已去世。

    孙子们都在外地。

    他在这座城市里甚至没有什么亲属朋友。

    关系好的都已经死了。

    他们的后代他就几乎不认识。

    现在他貌似也要死了。

    他已经瘫痪一个月,依靠外卖为生,可现在他没钱了。

    不远处放着马桶,遍布着臭味。

    原本还有邻居帮着他处理垃圾,可是现在邻居也不管他了。

    他最终将在这个床上饿死,然后腐烂,这就是他的余生,连自杀的能力似乎都没了。

    门忽然打开,一个中年人搀扶着一个老太太走了进来。

    她的年纪看着和此时的自己一样苍老,杨牧没能认出她是谁。

    “庆安嘛?”

    赵庆安,杨牧现在的名字。

    “啊……”

    “认得我是谁不?”

    “你……”

    “呵呵,白杨??!”

    “白......”

    忽然就有了泪感,杨牧泪如雨下。

    七十年前,赵庆安与白杨抱在一起痛哭,一个是帅气的小伙子,一个是好看的大姑娘。

    “庆安,我没办法了,我只能嫁给李财主的儿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我发誓,我一辈子不会忘记你!真的!一辈子不会忘记!”

    此后七十年,他们住在同一城,各自过日子,再也没相见,直到此时。

    “哎,病了?”

    “嗯……”

    杨牧说话有些吐字不清,口吃不灵活。

    “照顾你的邻居是我表侄,我偶尔会通过他知道你的消息,他说你要死了,生活不能自理,屎尿都拉在床上,他怕脏,所以最后一点良善之心被消磨,也就不来管你了?!?br />
    “额……”

    “这是我的小儿子,今年也五十岁了?!?br />
    “额……”

    “你的孩子们呢?”

    “死……死……”

    “嗯,孩子死了,孙儿们都不在身边吧?”

    “额……”

    “跟我走吧,去做个伴吧,我身边好歹还有小儿子照顾呢?!?br />
    “额……”

    杨牧被老太的小儿子带走。

    此后三个月时间,他有饭吃,有衣穿,有人搀扶上厕所。

    之后他含笑离开人世。

    主魂对白杨留恋不肯走,十分钟后,白杨疲惫的趴在了赵庆安身上,闭上了眼,眼中老泪浑浊,哭泣无声,最终失去生命的光辉,死!

    杨牧的主魂情感丰盈,悲哀莫名。

    他哭着,用力哭,从有声到无声。

    “哇哇哇!”

    他哭了好久好久,哭累了终于睡着。

    醒来又哭,哭了又醒。

    渐渐的他眼前出现一些光亮,不再全是黑暗。

    他也能听到一些声音,在他耳边不时响起,从陌生到熟悉。

    哭着哭着,他就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于是偶尔开始会笑,仿佛一种本能。

    有人说,人之所以哭着来到这世界,是因为惧怕即将在人世间遭受的痛苦。

    可或许之所以要哭着降生,是因为还没忘记前一世的悲情。

    杨牧在这次轮回中是慢慢长大的。

    逐渐看清了那一张美丽的脸。

    “妈妈!”

    “小淘气在看妈妈对不对!”

    “我是妈妈!”

    他伸出手,想要去碰触那张脸,可是碰不到,因为手太短,并且没力气。

    从懵懂慢慢意识清晰,杨牧已长到四五岁。

    爸爸和妈妈时常争吵,他只有哭起来的时候他们才会一起过来哄他。

    在八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了,他跟着姥姥生活,父母离开了所在的城市,放弃了所有的痛苦,追寻的是诗与远方。

    杨牧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想起了过去的种种,想起了现实世界。

    他本可以自杀继续轮回下去,但他舍不得将他从小带到大的姥姥。

    于是他就陪着她生活,条件不算艰苦,爸爸妈妈每个月都会汇来一些生活费,可以让他们一老一少度日。

    他的存在成了姥姥的无限快乐。

    而姥姥的存在也成为他留在这里的理由。

    十年之后他成了大小伙子,已经是附近家长眼中别人家的孩子。

    勤工俭学还能品学兼优,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

    父母终于回来了,他们已有了各自的家庭,并且有了新的孩子。

    他们在报纸上看到了他的消息,知道他那样优秀,所以想起了亲情。

    那一天姥姥很高兴,说要去街上买菜庆祝全家团圆。

    一辆并不算太快的车子将她刮倒,结束了生命。

    杨牧知道消息后外发呆几秒,然后落下眼泪,登上了全城最高的一座楼,跳下身亡,结束了这一世的生活。

    然后一世又一世。

    他并没有停下魔心术的修炼。

    大概可能过了三百三十次轮回,总时长可能是六百多年的时间,他终于一朝梦醒,回归现实。

    这是有点斑驳的房间,杨牧呆愣一会,控制小黄人飞出去看。

    巨大而残破的城市,到处都有丧尸,他所在的是一座小高层的顶楼。

    与其他楼层不同,这边被打扫的很干净。

    东方一家人全在,不过两个男弟子消失了,只剩下东方鸣一家五口。

    温思佳她们也都在,赵梦兰似乎已解开了心结,和温思佳他们相处偶尔还会笑笑。

    女人们一起做了早饭,然后由温思佳端着流食走进来,到了床边,用勺子弄了一点稀溜溜的米粥拿在嘴边吹气,吹了一会送到杨牧的嘴边,不等给他灌进去,就发现杨牧的眼睛是睁开的,正直勾勾的看着她。

    温思佳手一抖,粥,碗,和勺子全都掉落在地上。

    “天??!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你们快来,他醒了!”

    “思佳,我晕了多久?”

    “整整十天!担心死我们了!你一路追赶那生死劫二十一天,已经出了西京地图,追进丧尸领地了,杀了她后拿了她的原石,之后一直昏迷,十天了??!”

    杨牧呆了一会,闭上眼睛,慢慢呼出一口气。

    他以丧尸的失控状态追杀生死劫,而后又昏迷十天。

    而在这十天里,他竟度过那么多轮回,不知道魔心术到底起了多少作用,能让他解脱出来,回归现实。

    “杨牧,你怎么了?眼睛怎么又闭起来了?杨牧你别吓我!”

    温思佳过去抱住了杨牧的头,与他脸贴脸。

    杨牧感受到了温思佳的泪水,重新睁开眼睛,面带微笑道:

    “我没事,就是出去玩了一圈,好欢快啊?!?br />
    说着话,杨牧眼角有泪水滑落,与温思佳的泪融入一起。

    到底是欢还是痛呢?

    杨牧自己也不好说。

    事实上他尝尽了人间的苦,却也感受到了无比真挚的感情。

    他的主魂意志终究没有被击倒,应该是更加壮大了才对。

    在所有经历之后,杨牧彻彻底底看透了生命的意义,简单的活着,善待那些身边的人,少一些私心与迁怒,多一点宽厚和仁慈,那才是最好的。

    所谓最强幻想,除了自由其实还要取舍,他更加确定自己以后到底要走一条怎样的道路。

    他的意志已更加坚定,主魂几乎强大一倍。

    一个超级变态强者在一次次随机事件中,就这样诞生于末世。

    而当年那个在街头受尽白眼苦难的小乞丐,彻底在杨牧心中死去。

    与他经历的三百三世相比,其实那点过去没什么,何必再去介怀呢?

    杨牧微笑了,亲了温思佳的脸颊,轻声在她耳边道:

    “思佳,我爱你,咱们永远在一起不分开,好不好?”

    

最新网址:第戎 www.mxzgjv.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