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末日贅婿 > 第0744章 與蘿莉團分道揚鑣
    十一級小黃人立刻出動了,跟上去看怎么一回事。

    這時,莉莉婭與頭花蘿莉走進來。

    兩個人分別是曲小溫和藍小蝶的代表,剛剛吃了早飯,就又過來看著楊牧,也互相監視。

    兩個人彼此不說話,楊牧就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她們閑聊。

    可惜兩人對楊牧都不太熱情。

    莉莉婭或許是覺得愧對楊牧,因此有些不敢和楊牧對視。

    頭花蘿莉是覺得楊牧不值得她熱情,而且楊牧回來似乎還添了很多麻煩,以前的生活原本挺安靜的。

    楊牧很無趣,就閉著眼睛在沙發上養身,將主要精力集中在十一級小黃人那邊。

    其實距離不算遠,估計也就是一千三四百米的樣子。

    四周已經圍繞了好多人,那年輕的外國男人正抱著一個女人在懷里,坐在早餐攤位的長椅上,四周全是尸體。

    那女人是個會英文的,今年已經三十七歲,她的老公就在剛剛被這人殺死,而她根本不敢反抗他,因為已經見識了他的手段,知道自己隨時都會死,她不想死,沒有人會想死。

    “你要知道,在我的審美觀念里,你是個很有味道的女人!我不太喜歡東方女人的嬌小偏瘦,而是喜歡你這種微胖型的,看看你得屁.股,它們非常圓潤,而且豐滿挺拔,我喜歡你?!?br />
    說話間,男人肆無忌憚的去親女人的嘴唇,那女人只是全身顫抖,一動也不敢動。

    周圍的人看著惱火,尤其是男人們。

    沒有任何種族的男人會甘心看著自己族群的女人被外族凌辱,這是種群里雄性生物最大的恥辱。

    可現在沒人敢上前,八級高手都被對方秒殺了,他的實力強的難以想象。

    而這人到底是干嘛的,為什么這么厲害。

    在他的腳下,老王趴在地上,他不能不趴著,他的雙臂和雙腿已經被斬斷,非常的殘忍。

    男人在親了一會懷中的女人后,低頭看老王,微笑道:

    “那個被我掐死的雪白女人,是你的情人嗎?很抱歉,我剛好在她的房間出現,那樣一個美人,我沒辦法不去搞了她?!?br />
    老王因為失血過多已經快昏厥,所以他不明白男人說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剛好在她房間里出現?在哪里來的?

    老王本來聽不懂對方的話,可男人懷中的女人在翻譯著。

    她被要求翻譯男人的每一句話,不許有遺漏,不許有錯誤。

    女人說話的時候聲音也是顫抖的,但她還是把男人的話很好的翻譯過來,讓在場周圍所有的人都能聽懂。

    她還必須很大聲,因為那些人站的都比較遠,集中在距離這邊二十米的外圈圍著。

    外國男人繼續笑道:

    “而且之后我還必須殺了她,這樣完美的女人,我不想再留給其他人,我承認我是個自私小氣而又貪婪的家伙,這不怪我,世界就是這個樣子,你們千萬不要生氣,因為我比你們強,所以可以像殺豬羅一樣的殺你們?!?br />
    人群開始議論紛紛了,他們實在是痛恨這人,可在場雖然也有不少的原石戰斗者,卻沒一人敢出頭,一些人紛紛跑出去送信,找更多高手過來,調集重武器準備破開對方的護盾,一會要群毆他。

    這人真的已猖狂到沒有邊界,他是很厲害,可他難道不知道這城里有幾十萬人,戰斗者占據了五分之一?

    終于,有人喊出聲:“溫后到了!溫后到了!奧麗莎來了!“

    人們快速散開,溫后,奧麗莎,還有十幾個原石戰斗者到場。

    ......

    “楊牧?”

    “???”

    楊牧忽然意識到有人在叫他,急忙分神回來。

    他剛看到那小子的長相,真是個老外,長得還挺帥,就是比自己差了許多。

    思維回歸現實,就見頭花蘿莉正站在結界邊,對著自己叫喊。

    “你真的睡著了?叫你好多聲,你都不起來?!?br />
    “哦,是睡了,怎么?你準備理我了?”

    “我想問你一件事情?!?br />
    “說吧?!?br />
    “為什么你已經身陷絕境,卻還是這樣自在,跟豬一樣,想睡就睡,你已經被困好幾個小時,沒想到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嗎?你沒有吃的,也沒地方上廁所?!?br />
    “這有啥好擔心的,我又不會一直被困在這里?!?br />
    “你竟然這么想?你難道不知道曲小溫對你的恨意?而這個女孩顯然對曲小溫很忠誠,要不然曲小溫也不會把她放在這里?!?br />
    說話間,頭花蘿莉側頭看向莉莉婭。

    莉莉婭看著帳篷內壁發呆,似乎并沒有聽到兩人的說話聲。

    楊牧無所謂的笑笑,然后道:

    “你就別說我了,還是想想你的未來吧?!?br />
    “我的未來?有什么好想的,我聽人說末日前有那樣一句話,擇一城終老,選一人白頭,我的未來就是這座城,然后找個男人結婚,安逸的活著,如此簡單?!?br />
    “我一會可能就出去了,然后搞定城中所有的事情,讓阿神幫我確認看看,我的父母妹妹是否在城中,如果沒有,我就會繼續北上,此去路上遇到喪尸就直接干掉,這是一條殺喪尸的路,所到之處,不要看到有活著的喪尸!當然,如果遇到尸群,那我會避開,在實力不允許之前,我不會打硬仗?!?br />
    “呵呵,你要做救世主?”

    頭花蘿莉一臉的嘲諷,顯然覺得楊牧的這種想法很幼稚,很圣母。

    “不,不是救世主,我只是厭倦了這樣四處都是喪尸的世界,而在這個世界中,你想找一個安逸的城待著?相信我,沒有的?!?br />
    “怎么沒有?就是這座暴君城,雖然這些年經常也有一些不安生的事情發生,但是它始終屹立不倒,我相信它可以在末日中堅持下去,這里有很好的?;は低?,就算為百萬喪尸圍城,那都不會有危險,所以這就是我的未來?!?br />
    “這么說如果我要離開,你不會跟著我?”

    “說實話,十八蘿莉中,除了藍小蝶和小薔之外,其他人可能都不會跟著你,現在不是以前了楊牧,以前大家都是小孩兒,沒有成熟而屬于自己的三觀,現在就算你強迫我們,我們也未必愿意跟著你走,因為大家在這座城里都有各自的生活,懂嗎?你也是個成熟的男人了,不要這么幼稚好嘛?”

    楊牧被頭花說的有些沒臉,自己很幼稚嗎?

    或許吧。

    別人確實沒必要圍繞在自己身邊轉悠,這不是末日爆發之初的求生時期了,大家都成為了原石戰斗者,躲在城墻里,都有了自保的手段和信心。

    頭花見楊牧不說話了,覺得自己的語氣可能有些重。

    她調整了下心態,然后道:

    “我剛才還想問一下呢,你這幾年去了什么地方,為什么一直沒有出現過,難道真的被困在了老暴君城的地下世界五年多之久嗎?現在也沒興趣知道了,總之你好自為之,我和蘿莉們會站在藍小蝶這一邊,無論怎樣會努力讓你獲得自由,不過這件事顯然不能一蹴而就?!?br />
    “謝謝?!?br />
    這小姑娘,訓了自己一通,又表達出善意,真是給一棒子又賞了個甜棗。

    楊牧的心情不太好,他一直覺得十八蘿莉是自己的蘿莉,可頭花竟然直接說跟他再沒關系,還傳達了其他蘿莉的意思。

    他楊牧真就這么沒用?

    人家不愿意跟著她,他還要逼迫她們嗎?

    如果是以前或許會。

    可現在呢?他無所謂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蘿莉們又不是李大花,又不是溫思佳,那就隨她們去吧,如果他們不愿再和自己有所糾葛,他可以完全放棄她們!

    這樣一想,楊牧的臉色變得平淡,讓心胸開闊,不再有郁悶之心。

    頭花蘿莉沒想到楊牧會對自己說謝謝,心中是有些意外的,在她的記憶力,這是個暴力并且很不講道理的男人,竟然也會說謝謝啊,還真的物是人非。

    她正琢磨還要不要再跟楊牧說些什么的時候,楊牧主動說話了。

    “當年,讓阿神帶著你們先逃出去,山體崩塌,是因為大爆炸引起的,我們出不去了,然后就在地下世界里,我......得了病?!?br />
    “什么???”

    “算是神經病吧?就是變成傻子了,整整四年時間,變成傻子,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事,就困在自己的思維里,我好像回到了小時候,穿越去了其他時空,反正靈魂不在自己的身體,整整四年,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身邊跟著的十幾個女仆已經死的只剩下四個,而我的意識還停留在四年前自己變傻的那一天,四年時光,就那樣離去了?!?br />
    頭花蘿莉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原來是這樣,所以他才一直沒有出現過。

    怎么會有這種事情,好好一個人,就變成傻子了?

    頭花蘿莉當然也知道楊牧的過去,一個三歲被拐賣,五歲開始流浪,十九歲進入財閥家里做上門女婿的男人,可算是一生坎坷,末日剛剛爆發不太久,他竟然又傻了四年,怎么會這么悲催?

    “后來我好了,就想著逃離。我弄了一架直升飛機,帶著四女仆,還有一個叫做花椒的小女孩,直升飛機一直飛去幾十公里,沒想到我們到了尸王的上空,無數的喪尸鳥飛起,我只能離開飛機踩踏紅色石去殺那些喪尸鳥,讓四女仆可以乘坐飛機離開。后來我看到了尸王,于是下去殺了他!暴君城喪尸領地因此聚集,我逃不出來了,恰巧有個小山丘,山丘上有個挺深的洞,我跑到里面把洞口堵死,然后困在地下整整一年時間,直到所有喪尸都散開,然后在快要餓死的時候,才被小姑娘花生發現,然后被救出去?!?br />
    頭花蘿莉震驚的捂住了嘴巴,身心都在顫抖了,不敢相信楊牧所說的話是事實,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他的命運可太苦了!

    而且他竟然最終真的殺了尸王,這個男人當時是不是也瘋了?在群尸當中,他竟然去殺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