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傻真的……”

    周花朵頹喪的靠在座椅上,流著淚,像祥林嫂一樣絮叨著。

    “我光看她對我好,光圖她給我的照顧,卻忘了琢磨她身上的異常了……”

    “我咋就這么糊涂這么蠢呢?我要是有點警惕心,我兒子也不至于被人偷走???哎,我真是該死啊……”

    花朵咬住了嘴唇,懊悔的腸子都要青了,直到孩子被偷走,她才如夢初醒,那個所謂的“白大娘”,其實一開始就盯上她了。

    不然的話,哪個乘客會隨身攜帶二百二、藥棉花呢?

    還有,白大娘的家里,始終只有她一人。

    雖然她跟她解釋說——她老伴去世了,女兒也嫁到上海去了,現在房子就她一個人住。

    可算是她一個人住,那房子里也該有她老伴和女兒生活過的痕跡吧?

    現在回想,那房子哪有一點兒別人生活過的痕跡啊,簡陋的根本不像是有常住人的。

    家具就只有一張簡陋的桌子,屋里連個炕柜都沒有,哪像是過日子人家呀?

    要是心思細密的,肯定能從中看出破綻來,可是她,卻一點兒沒往那方面想,人家說啥她就信啥,真是太糊涂、太愚蠢了……

    她好后悔??!

    周錫龍看著她那副悔不當初的樣子,安慰說,“你也別后悔了,就當是吃一塹長一智吧,畢竟你還年輕,哪知道世間的人心險惡?這回受到教訓了,往后注意點就是了?!?br />
    周嬸也說,“快別哭了,你還坐月子呢,這么一直淌眼淚會傷了眼睛的,你年輕不知道,坐月子落下的病會帶一輩子呢……”

    花朵吸了吸鼻子,說,“阿姨,我也不想哭,可是一想到孩子,我就心里……”

    她哽住了,“我難受啊……我對不起孩子,也對不起你們,大過年的,害得你們跟我一起四處奔波……”

    “嗨,都是一家人,說這不見外了嗎?你別多想了,好好的閉上眼睛養養神,你周叔已經安排好了,從天津到陜省,沿途的站點,還有陜省車站里,都布下人了,等車到下一站,還會有咱們的人到車上去暗中調查,料那人販子插翅也逃不出咱們的掌控去……”周嬸自信滿滿的說道。

    聽到叔叔阿姨安排的這么精密,花朵欣慰極了,她拉住了周嬸兒的手,感動的說,“阿姨,太謝謝你了,我任性出走,還闖下這彌天大禍,你一句都沒埋怨我,還能這么細心耐心的對我,我真的不知道該說點啥好了……”

    周嬸兒說,“別這么說,你出走的事兒不能怪你,我跟你叔叔都理解,冷不丁出了那碼子事兒,換做是誰都會接受不了的,只是現在,你們連孩子都有了,你們倆也都單著呢,我希望你們能為了孩子好好考慮考慮將來?!?br />
    花朵垂下頭,咬著嘴唇,半晌,說,“阿姨,這事兒,等把孩子找回來后再說吧?!?br />
    “也好,阿姨也知道你現在心里難過,不愿意想這些,那咱們就先不想這些,等把我大孫子找回來再說?!?br />
    小周坐在旁邊,默默的看著窗外的白云出神。

    這會兒,他的思想并沒有跟他們同步,所以也沒有聽到他們在說什么,此時,他考慮孩子的安危呢。

    雖然跟孩子素未謀面,但血緣的關系,即便是一面都沒見著呢,他就已經父愛爆棚,恨不得一下子找到他,把他帶回家里好好的疼愛呢。

    “爸——”他突然開口。

    “你說上車排查的人會不會打草驚蛇?”

    周錫龍說,“我已經囑咐過了,讓他們派老成激靈的人上去,斷不會誤事的?!?br />
    小周聽了點點頭,既然他爸都親自吩咐過了,那肯定就不會有差錯,孩子也肯定就安全了。

    現在,他只祈禱那人販子有點良知,不要給孩子喂安眠藥什么的,也不要餓到孩子或凍到孩子,不然是話,他抱不起就要知法犯法了……

    飛機到陜省后,人販子乘坐的那趟火車還沒有到達呢。

    九十年代初的火車速度比后世的火車速度慢很多,大約得等到傍晚時才能到達。

    不過,火車雖然沒到,但陜省方面來接機的人匯報,車站方面已經有信息反饋回來了。

    這趟天津開往陜省的火車上,共有五個尚在襁褓中的小孩,其中剛出生的只有兩個,便衣已經盯住了那兩個抱孩子的人,可以說,孩子的安全已經被掌控,就等下車營救和抓捕了!

    周家人和花朵聽到這個好消息,頓時都高興壞了,特別是花朵,都高興哭了,她拉著小周的手,一個勁兒的說,“太好了太好了,兒子找到了,咱們快去把孩兒子接回來吧?!?br />
    聽到孩子安全了,懸在小周心里的大石頭也落了地,他微笑著說,“好,咱們走,接兒子去!”

    倆人這樣拉著手,口口聲聲的去接兒子,旁人看起來跟恩愛的小兩口似的。

    周錫龍兩口子看到他倆這樣,自然也是很欣慰,不過,眼下大家都急著要去接孩子,顧不上多想別的了。

    顧不上身體的疲倦,幾個人立馬追擊的坐上陜省安排的小轎車,風馳電掣地向車站趕去。

    一路上,小周和周錫龍不停的打電話部署抓捕人販子的工作,其實抓個人販子原不必這般興師動眾的,只是他們都太在意這個孩子了,不想在抓捕過程中出現任何問題。

    所以,爺倆都費盡心機的安排、部署,以確保萬無一失。

    到車站后,那趟火車還得一個多小時才能到達呢,考慮到大家都一天沒吃東西了,秘書詢問,要不要先去吃點啥墊補墊補,反正還有一個多小時呢,吃飽了回來再等也不遲。

    但這個建議被周家幾口人和花朵異口同聲的拒絕了。

    別說他們吃不進去什么,就是吃得進去,這會兒他們也不想吃啊,孩子還沒回來呢,吃啥都味同嚼蠟,還不如不吃呢。

    秘書見他們拒絕了,就打發警衛員到附近的飯店去買包子餃子回來,讓他們邊吃邊等,省得餓到了。

    其實,秘書他們幾個早就餓得前胸貼后背了,只是領導不張羅吃飯,他們也不敢出去吃啊。

    好在現在事情已經解決了,他去買包子,順便帶出他們自己的一份,想來領導也不會有啥想法的……

    。

    
答题赚钱的套路 美国三个最赚钱的职业 微乐龙江麻将辅助软件 过去做无本赚钱商机 9.99彩票群 开餐饮店赚钱那 江苏麻将转转麻将 龙魂沙城游戏能赚钱吗 股市下跌做空怎么赚钱 最赚钱的行业是 中国餐饮行业最好赚钱 地下城勇士图片 乐享生活APP能赚钱吗 单机捕鱼下载手机版 同步器游戏赚钱 单机捕鱼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