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年三十,就是正月了,從正月初一開始,韓明秀就跟霍建峰到處串門了。

    他們最先去的是霍建峰的新任團長家,自從劉洪東被擼了下來后,他們營里還沒有正營長呢,要是沒有意外的話,霍建峰應該可以被提拔為營長。

    當然,事無絕對,避免意外,韓明秀決定到團長家走動走動,拉近一下兩家的關系,加深一下團長對霍建峰的好感。

    所以,這個門兒還是很有必要去竄的。

    除了團長家,還有周叔家,何莉姐家,崔經理家,以及窈窈和大雙小雙的老師家,他們都一一去串了門,送了年禮。

    一直忙到正月初五,到了霍建峰開拔去岳南的時間才停下來。

    初五一天,韓明秀帶著仨孩子和大舅、大舅媽、大亂、高大爺和高大娘,一起到火車站給霍建峰送行。

    車站里是整裝待發的軍人和軍人家屬們,韓明秀站在霍建峰的面前,眼淚巴叉的叮囑他。

    “到了前線,一定要好好地保重自己,不管發生什么事兒,都一定要先以自己的安危為主,記住了,我跟孩子還在家都等著你呢!”

    霍建峰深情地看著韓明秀,眼中充滿了不舍。但是,他是軍人,他的肩上不光有家庭的責任,更有保衛祖國的神圣職責,所以他只能將這份不舍深埋在心中,嘴里還安慰著她。

    “放心吧媳婦,就是為了你們,我也會平平安安地回來的?!?br />
    韓明秀眨了眨眼,把泛到眼圈的淚水眨了回去,帶著鼻音說:“那可說好了,不許騙我!記住了,不管有啥事,一定要把自己的性命放在第一位,反正我可把丑話說頭里了,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你前腳沒了,我后腳就改嫁!到時候,我叫你的孩子跟別人姓,叫別人爸,我,我,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她一邊說著狠話,一邊卻不爭氣地哭了。

    真是的,她本來不是個愛哭的人,可是,此時此刻,此情此境,她竟怎么都忍不住了……

    不光是韓明秀,送行的其他女人們也都眼淚叭嚓,哭哭啼啼的。

    男人要上前線了啊,誰能不害怕呀!如果她們能決定自己丈夫去留的話,十個有九個是不會同意去的。

    霍建峰最開始聽到韓明秀說的那些狠話的時候,心里還有點不舒服??墑?,下一秒看到媳婦哭了,哭得涕淚交流,傷心欲絕的,頓時所有的不快都煙消云散了,就光剩下心疼和不忍了。

    “秀兒,別哭,我發誓,我一定會好好地回來!別哭,乖……我心疼……”

    他抬起粗糲的大手,笨拙地幫韓明秀擦拭著臉上的淚珠。

    可是,媳婦的淚水像決了堤似的,源源不斷地涌出,怎么擦也擦不完。

    看著這樣的她,霍建峰的眼圈也紅了,要不是有這么多人看著,估計他也得決堤。

    “媳婦,好好在家等著我,等我這次回來了,咱們就再也不分開了!”他深吸一口氣,努力控制著自己的傷感情緒,壓低聲音向韓明秀保證著。

    這會兒,他的心都要被媳婦哭碎了,他真想把她擁在懷里,好好地安慰一番。

    韓明秀抬起頭,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淚,然后白了霍建峰一眼,嗔怪說:“你可得了吧,我要是信了你才是傻子呢!”

    這家伙的保證,韓明秀一個字都不信。

    她知道,雖然他也想守著他們娘幾個,永遠不分開。但是,當國家需要他的時候,他還是會義無反顧地離開他們娘幾個,奔赴到祖國需要他的地方去。

    因為,他是軍人!保衛祖國是他的職責,當國家的利益和家庭的利益發生沖突的時候,他肯定會以國家利益為先的……

    這一點,韓明秀在嫁給他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所以,內心也早就接受了。

    “營長,咱們……該走了!”霍建峰的警衛員小牛催促了一聲。

    昨天,霍建峰已經被正式任命為營里的新營長了。現在,當著營里這些弟兄們的面,他這個當營長的,也不能太兒女情長了,免得降低了士氣。

    “秀兒,我真走了,再見!”

    霍建峰后退了一步,向韓明秀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又像高大爺高大娘,王文遠兩口子也行了個軍禮,轉身大踏步地上車去了。

    上了火車,回身揮手告別的一剎那,他的眼淚終于還是沒忍住,奔涌而出了……

    哎,可能是過慣了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乍一分開,他也好難受好不舍??!

    都怪這幫岳南佬,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非得跟那幫帝國主義勾結,犯我華國。

    麻蛋的,你們等著吧,等老子去了前線,看老子不打死你們這幫忘恩負義的孫子的……

    看著隆隆遠去的火車,韓明秀的淚水更加洶涌了,章淑珍也哭了起來。

    “這可真要我的老命啊,大亂,你給我聽著,你要是敢學你哥去當兵去,我就把你腿打折了……”

    大亂望著已經沒了影的火車,眼里的羨慕漸漸收回去了,梗著脖子懟他老娘說,“有你在,我還當啥兵???這些年,我張羅當兵的次數還少嗎?不都叫你給攔住了嗎?還說這些干啥呀?”

    “哼,你我不攔著你也白扯,就你這樣的,哪個部隊都不帶要你的……”章淑珍懟了她兒子一頓,扭過頭去接著擦她的眼淚了。

    王文遠,高大爺和高大娘一看章淑珍激動成這樣,急忙出聲安慰她。

    窈窈,大雙和小雙則忙著安慰韓明秀。

    “媽媽別哭,爸爸上戰場打壞人去了,過幾天就戴著大紅花回來了……”

    韓明秀擦了擦眼淚,勉強的扯了扯嘴角,笑道,“好,媽媽不哭,走,咱們回家!”

    霍建峰走了,家里剩下的人老的老小的小的,她可不能哭哭啼啼的,她必須得振作起來,撐起這個家。

    之后的一段時間,韓明秀強打著精神,該干啥還干啥,臉上也沒有露出難過的情緒,但其實,真實情緒都被她深深的藏在心里了。

    雖說霍建峰剛到前線就給她寫信回來,他們之間也常有書信往來,不過,韓明秀是活過一輩子的人,知道前線的形勢咋樣。

    根據她上輩子的回憶,華國跟岳南之間的爭端一直得持續到九十年代初。其中,她忘了是八三年還是八四年的時候,兩國之間還發生過一次大規模的沖突,當時犧牲了好多人呢。

    這種情況下,她能不擔心嗎?

    一轉眼,正月過去了。

    大姐家的孩子們都開學了,大姐也得回去上班了,他們不得不停下生意,戀戀不舍地回老家去了。

    這個寒假,他們年前年后加起來,賺了整整兩千塊錢!其中年前賺得比較多,年后的買賣稍微差了一點,但跟上班種地比起來,還是賺飛了。

    “秀啊,那我們就先回了,等到寒假的時候我們再來哈……”大姐依依不舍地對韓明秀道。

    韓明秀扯了扯嘴角,笑著說:“來吧,首都歡迎你!”

    韓明翠說:“嗯,歡迎就好,就算不歡迎我們也得來,這么賺錢的買賣等著我們呢,我們就是走著走也得過來?!?br />
    小影說:“小姨,我聽我媽說你愛吃小根蒜,等過幾天小根蒜出了,我上山去給你挖,然后給你寄過來?!?br />
    韓明秀摸了摸她的腦袋,笑著說:“難為你想著小姨,不過你有這份心思就行了,還是不用麻煩了,咱們這兒就有賣小根蒜的,我想吃的話去市場買好了,你還是把時間和精力都放在學習上吧!”

    小穎面色微訕,咬著嘴唇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

    看到孩子那副為難的模樣,韓明秀知道她又自卑了,就安慰她說:“學習這種事情,一半靠努力一半靠天分,成績好不代表就能成功,成績不好也不代表就失敗了,都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狀元!就算不善于學習,我們也可以通過別的途徑獲得成功的,只要別否定自己,別放棄自己,要永遠對自己充滿信心,肯為自己的夢想努力就好?!?br />
    小影聽到小姨勉勵她的話,激動地抬起頭,眼睛亮亮地說:“小姨,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

    韓明秀又鼓勵了妞妞,小麗和小梅子她們一頓,這才把他們一家送走。

    王文遠他們一家子沒跟著回去,現在還沒開春兒呢,他們還能在這兒待一個月,再賺一個月的錢。

    不過,這次賺錢大亂沒有參與,經過這兩個月的考察,韓明秀發現大亂比去年沉穩多了。這一假期做買賣的時候,他從頭堅持到尾,每天起早貪黑的站在寒風里賣貨,不叫一聲苦不喊一聲累,他們一家三口人中,還頂數他賺得錢最多。

    韓明秀很是欣慰,這家伙長大了,也有點靠譜了,現在,她終于可以放心地把他留在首都,對未來進行一番規劃了。

    經過韓明秀兩個月的洗腦,大亂終于摒棄了想當司機的想法,決定當一名廚師了。

    于是,小秋她們幾個開學的時候,韓明秀帶著大亂和大舅大舅媽,再一次來到技工學校,把大亂送進了技工學校的廚師班。

    看到兒子開始學技術,人生開始步入正軌,王文遠和章淑珍都非常欣慰。

    韓明秀說了,等大亂把手藝學精了,她就在首都開個飯館兒,雇大亂當廚師。

    也就是說,大亂在畢業后的工作都已經有著落了,還是在首都上班兒呢!

    他們能不高興嗎?

    大亂上學后,就住在技工學校里,王文遠兩口子還住在四合院兒,每天還跟二外甥女婿一起做生意。

    現在隨著天氣越來越暖和,大閘蟹的買賣越來越不好做了。

    不過,即便是不好做,他們每人每天的凈收入也有十多塊之多。雖然跟他們之前的收入不能比,但相對于別的買賣,或者跟他們從事的本職工作來比,已經不少了……

    這樣又做了一個來月,已經到了四月份。

    四月,北方的大地開始融化,萬物也開始復蘇,農村人也開始為一年的生計做打算了。

    每年的這個時節,農村家家戶戶都開始孵蛋、買豬羔子,備壟送糞,為種地做準備工作。

    王文遠和章淑珍倆合計了一下,老兩口都覺得回去種地養牲口不劃算。

    怎么說呢?

    比方說養**,一只雞從孵出來到養大賣錢,頂多也就賣兩塊錢。刨去種蛋錢和雞這一年吃的米錢,也就能剩下一塊錢吧。

    一般農村人家都養十只二十幾只雞。也就是說,這老些雞一年養到頭,也就賺十塊二十幾塊錢,這還不算萬一出點啥意外的。

    要是出點啥意外,比如雞被黃皮子咬了,或者遭賊偷了,更倒霉點兒,攤上雞瘟了,一下子死光光,那就血本無歸了。

    鴨子和鵝子也是如此,便是勤快人家,或者靠養殖過日子的人家,養是百八十只雞鴨鵝,一年到頭累夠嗆,也頂多能掙百八十塊錢二姨。

    種地的話也不大賺錢,王文遠他們家統共就八畝地,如今大亂不在家,王文遠腿腳不好,章淑珍的年紀也大了,他們老兩口子也干不動那種地的力氣活。就算強挺著把那幾畝地種了,一年到頭來也頂多能有一百二三十塊錢的收成。

    這一百二三十塊錢加上他們養牲口掙那點錢,總共也就一百八九十塊吧。

    辛苦一年,才賺不到二百塊錢,還不趕在這兒一個月賺的呢!

    算明白這個賬后,老兩口兒決定不回去了。

    他們把電話打到生產隊,托隊長幫他們家把地租了出去,他們老兩口兒就留在首都做買賣了。

    至于租地的錢,章淑珍就都給海杏了。

    因為海杏生了個丫頭,她婆婆心里不滿意,也不肯幫她帶孩子。如今,海杏已經辭職在家,做職家庭主婦了。

    海杏他們兩口子跟婆婆還沒分家,她男人每月賺的錢都得交給她婆婆。海杏是一年到頭手里也沒幾個錢花,章淑珍作為母親,看到女兒過這種日子當然心疼得不得了。

    這不,她賺到錢了,馬上就想著接濟閨女一下,她先向女婿詢問了一下他們小兩口有沒有分家的意象,并財大氣粗的告訴女婿,要是他們想分家的話,她負責給他們小兩口買房子。

    
甘肃麻将玩法是顺抓顺打吗 麻将外卦神器下载安装 如何接软件项目赚钱 湖北黄石麻将赖子晃晃 赚钱的方法论 古代赚钱的话 玩什么赚钱最快 微信游戏那个赚钱吗 金誉彩票安卓 在家养一只母泰迪一年能赚钱吗 手机上打麻将赢钱软件 mes影创真的赚钱吗 全民麻将官方版 苹果计不赚钱的软件哪个好 在本溪做什么工作赚钱 捕鱼来了比赛高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