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娘……勺子娘,快,快,我跟你說的……那個妖女……又來了……”

    沈秋紅從飯店一氣兒跑回家,氣喘吁吁地闖到鄰居老馬婆子家,連門都沒敲就闖進去了。

    此時,被她稱為勺子娘的老馬婆子正半躺在炕上抽她的旱煙袋呢,看到老鄰居登門兒,老馬婆子知道是生意來了,就不慌不忙地坐起身,笑呵呵地說:“秋紅,你這是咋的了?挺大的歲數了,咋還跟讓狗攆了似的呢?”

    沈秋紅扶著胸脯,一邊喘息一邊說:“我這不是……急的嘛,我跟你說,那個妖女……又上御膳坊了,你快去看看她去,看看……能不能把她收了……”

    老馬婆子卡巴卡巴眼睛,自信滿滿的說:“她要真是妖女的話,憑我的法力當然能收了她,只是……”

    說到這兒,老馬婆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黃牙,沒再出聲。

    沈秋紅明白她的意思,忙說:“你放心吧,只要你把那妖女收了,等將來不管我在老高那兒要出多少錢,都分你一半!”

    老馬婆子呵呵一聲,雖然沒說啥,但是卻在心里把這個死老娘們罵個狗血噴頭。

    這個死不要臉的,拿誰當傻子呢?還等將來在老高那兒要出錢再給她,她要是真能在老高那要出錢早就去要了,還能等到現在嗎?

    再說了,她跟這個死老娘們認識不是一天兩天了,深知這死老娘們的品行。錢到了她的兜里,就是砍她一刀都不待往出拿一分的,還能分給她一半兒?糊弄傻子呢吧!

    老馬婆子抽了兩口煙,慢悠悠地說:“秋紅啊,咱倆認識二十多年了,按理說呢,你開口求到我頭上,我不該推辭才對,可是你也知道,國家現在不讓搞封建迷信活動,正抓這事兒呢!你說我要出去幫你做法捉妖去,被人抓住了,我不就攤上事兒了嗎?”

    沈秋紅張了張嘴,有點搞不懂老馬婆子的意思了。

    明明前些天她跟她提起此事的時候,她還信誓旦旦地拍著胸脯說要去幫她捉妖除怪去??燒饣岫侄忌廈哦?,她又慫了,這是啥意思???

    要說她擔心被人抓去問罪,那純粹是放屁!

    從打建國后,國家就不興搞封建迷信活動,抓住了輕則拘留,重則判刑??杉幢閎绱?,這個老東西也沒閑著,今天給這家跳大神兒,明天給那個算命的。要是她真怕被抓的話,她能敢從事那些活動?

    不就是蒙她呢嗎?

    沈秋紅很快就回過味兒來,知道這個老東西是嫌自己現在不給錢了。于是咬了咬牙,忍痛從口袋里掏出一塊錢,遞到了老馬婆子的跟前。

    “勺子娘,你也知道我不比從前了,家里現在都吃不飽肚子呢,這一塊錢還是我口挪肚攢省下來的,你就先拿去吧,等我這個月開支了,我再給你一塊?!?br />
    老馬婆子剛才看見她掏兜的時候,偷偷地撩了一下眼皮,發現她兜里還有錢??墑撬橢桓約耗貿鲆豢榍?,顯然是把自己當成廉價勞工了。

    這種吃虧的事兒,老馬婆子可不干,她把那一塊錢又給她退了回來,笑呵呵地說:“瞧你說的,我是那認錢不認人的人嗎?要是我敢去的話,憑咱們這二十多年的交情,你就是一分錢都不給我我也得去呀,可是秋紅,我真不敢去呀……”

    沈秋紅看她還推辭,一狠心,又從兜里拿出一塊。跟剛才那一塊放在一起,推到了老馬婆子跟前。

    “勺子娘,我這個月真的就只能拿出這么多了,你就幫我這一把吧,你放心,只要你幫我把那個妖女收服了,等回頭我帶我閨女把老高家的家產搶回來,我指定重重地謝你!”

    老馬婆子看到那兩塊錢,心中一動。想著反正自己也就是過去比劃比劃,又不搭啥,還能白白地賺到兩塊錢,有這兩塊錢,晚上就能吃肉了,何樂而不為呢?

    這么想著,老馬婆子就伸手接過了那兩塊錢。嘴上卻還端著說:“哎,看你這么可憐的份兒上,也看在咱們二十多年的交情的份上,我就替你走這一趟吧,不過,你要是就拿兩塊錢捉妖可不行,等回頭我幫你做法拿了那妖怪,你可得把再給我補上兩塊才行!”

    “放心放心,我補我補,我沈秋紅說話算數吐口吐沫都是個釘,絕對不會黃了你的錢的?!鄙蚯錆煨攀牡┑┑?。

    雖然她心里可一點兒都沒想要給她補錢,但是想是這么想的,可嘴上卻說得言之鑿鑿的,非常動聽。

    老馬婆子也知道她這個人說話不準成,將來的好處費她也是有意打無意打的。若是給她也行,不給她也就那么地了,反正好歹還掙著兩塊錢呢,總比一分都不掙的好。

    于是,老馬婆子武裝起來。

    先從柜里拿出一個不知哪朝哪代留下來的小銅鏡掛在了脖子上,說是照妖鏡。另外又拿了一把手臂長短的桃木劍。但不敢把桃木劍明晃晃地放在外面,就用被單兒給裹上了,纏成一個長條抱在懷著?;剮戳肆降婪?,一切準備就緒后,才跟沈秋紅去了御膳坊。

    等她們一路小跑地趕到御膳房時,韓明秀她們都已經落座,而且菜都上來了,正坐在桌前一邊吃喝一邊談笑呢。

    “勺子娘,你看,就是脖子上圍紅紗巾的那個……”沈秋紅捅捅咕咕地對老馬婆子暗示道。

    老馬婆子聽了,立刻瞇起眼睛向韓明秀看了過去,沒等看出個子午卯有呢。一個服務員走過來,就鼻子不是鼻臉不是臉地對沈秋紅說:“老沈,你剛才又上哪兒去了?后廚臟盤子都堆了一大堆了,你也不說去洗洗,經理剛才到處找你呢,因為你,把你家盧師傅都給呲兒了!”

    沈秋紅忙說:“我正想去找經理呢,我這幾天身子不舒服,想找這個老鄰居幫我代幾天班兒,正好我去跟經理說說,經理在哪兒呢?”

    服務員翻了個白眼:“不知道,剛才還在這兒呢,誰知道現在去哪兒了?!?br />
    沈秋紅就對老馬婆子說:“勺子娘,那你就先坐著,等會兒我去找找經理商量商量去……”

    說完,給老馬婆子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坐下來,自己則悄悄地溜到一邊兒去了。

    老馬婆子知道,沈秋紅肯定得偷著瞄自己。就對著韓明秀的方向,時不時地嘎巴嘎巴嘴兒,時不時地用纏著被單兒的桃木劍比一下,再時不時地做出一些驅魔除惡的手勢,以表示自己確實已經在收妖了。

    事實也確實像她想的那樣。

    沈秋紅根本就沒去找什么經理,而是躲起來偷偷地觀察她收妖降魔的過程呢。

    她才懶得去找那個什么狗屁經理解釋呢。想當初她家風光的時候,那個狗屁經理給她提鞋都不配。現在她落魄了,才輪到他那不起眼的小人在她跟前裝大尾巴狼。

    哼,等著瞧吧,等把老高身邊這個妖女給收了。閨女回來的時候,她定要再帶著閨女去老高那兒求情去,老高就算不念自己的舊情,但閨女畢竟是他唯一的血脈。他從前那么疼閨女,只要閨女在他跟前扮扮可憐,他肯定會心軟的。

    只要他心軟了,高家的那些產業不就都是她跟她閨女的了嗎?

    一個飯店打雜的差事算什么?等她把高家的家產拿到手了,她連這個破飯店都給盤下來!

    當然了,實現這個宏偉計劃的前提,就是得先收了這個妖女。不然有這個妖女在前面攔著,她的計劃肯定不能順利實施了。

    而且,萬一這個妖女給老高施點什么妖法,把老高的思想給控制住,到時候她跟她閨女就是哭出一缸眼淚來也是白扯。

    總之,就是先把這個妖女收服了,往后就啥都好辦了……

    老馬婆子是遠近聞名的神婆,雖說人品不怎么地,但能力還是有的。

    想當年,老馬婆子還是首都某道觀里的一個道姑,她師傅也是個得道的高人,在首都里很有名氣,可惜,后來破四舊時,她們那座道觀被一幫學生給燒了。她師傅也失蹤了,這些年也沒個信兒,誰都不知道去哪了。要是她師傅還在的話,今兒個抓這個妖精就更手掐把拿了。

    不過,就算沒有她師傅出馬,老馬婆子自己也能造一陣。她都修行這么多年了,她多年前就自稱已經得神兒了。既然身上已經下神兒了,那神兒對付個妖精應該能對付住吧,畢竟神兒比妖精高一等級呢……

    老馬婆子坐在那里比比劃劃的,一張嘴還不停地嘎巴著,很快引起了鄰桌韓明燕的注意。

    事實上,沈秋紅把她領進來,悄聲對她指點韓明秀的時候,她就已經注意到她們了?;固匾饌蟛嗔瞬嗌磣?,偷聽她們之間的對話。

    雖說沒聽太清楚,不過也斷斷續續地聽到了,“紅沙巾……”幾個字。

    滿屋就韓明秀一個人系紅紗巾了,她可以肯定,這個老女人是針對韓明秀來的,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咋回事兒。

    所以,就一邊吃飯一邊悄悄地留意著。

    韓明秀那張桌上上,大家光顧著說話聊天兒吃東西去了,還不時爆發出一陣陣歡快的笑聲。大家都很開心,就誰都沒往這邊瞧,也就誰都沒發現老馬婆子在那“做法”。

    “哎,你是誰,咋還坐這兒了呢?”

    飯店的經理從外邊回來了,看到一個穿得破破爛爛的老婆子坐在飯店里。一看她的穿戴打扮就知道她在這兒消費不起,于是就上前來趕人。

    老馬婆子見管事的來了,忙站起來說:“這位同志,我是跟沈秋紅一起來的,她讓我坐這兒的……”

    飯店經理冷笑一聲,說:“她就是個打雜的,有啥權力往飯店領人呢,你要是想在我們飯店吃飯的話,就趕緊點菜,要是不想吃的話,就該干嘛干嘛去,別耽誤我們做買賣?!?br />
    老馬婆子一看趕她走,心里正巴不得呢,趕忙拿起自己的桃木劍,點頭哈腰地走人了。

    沈秋紅就在雜物間里趴著窗戶縫偷著看呢。見到老馬婆子走了,就也悄悄地溜出來,繞過經理追上了老馬婆子。

    “勺子娘,勺子娘……”她小跑著追上來,一把拉住了勺子娘的胳膊。

    “勺子娘,你倒底對那妖女施法了沒有,我看那妖女還好端端地坐著吃飯呢,一個頭發絲兒都沒掉哇!”

    老馬婆子神色凝重地說:“秋紅啊,我施法了,剛才我耗費好大的法力,可是,我的法術不如人家高啊,那妖女是千年的狐貍精轉世,法力無邊,我這點兒道行根本收不了她?!?br />
    沈秋紅一聽這話,頓時如遭當頭一棒般——傻眼了!

    那妖女竟然是千年的狐貍精轉世!

    那可糟了,那樣的話,那還有誰能降服得了她呀?難不成,她真的要跟高家的財產失之交臂了嗎?

    “哎喲,你快松開我,別拽著我了,我得趕緊回去收拾收拾東西出去躲一陣子去,剛才跟那個妖女斗法的時候,她已經注意到我了,我估摸著用不了多久,她就得來找我算賬來?!?br />
    “哎喲,真是造孽呀,早知道是這么不好惹的主,我就不接你這個活了,這下子整不好我這老命都得搭進去呀?!?br />
    老馬婆子怕沈秋紅管她要那兩塊錢的法事錢,趕忙訴苦。

    正好這段時間沒啥事兒呢,上鄉下她弟弟家溜達溜達呆幾天去,就當是去散心了。

    拿一塊錢買點豬肉回她弟弟家,她那眼皮子淺的弟媳婦看到她帶肉回去,肯定會對她熱情相待的,而且自己還能跟著吃。

    剩下的那一塊錢,就是她自己的了。

    呵呵,她可真聰明啊,這才一袋煙的功夫就掙到兩塊錢,咋不多來幾個這樣的傻逼找她呢?

    正尋思著呢,忽然聽到后面傳來一道冷厲的聲音:“你們兩個在干什么?搞封建迷信活動嗎?想死是不是?”

    聞聲,老馬婆子和沈秋紅嚇了一跳。猝然回過頭,看到一個年輕的姑娘正站在她們身后,也不知在那兒站多久了,聽沒聽到她們說話?

    不對,肯定是聽到了,不然不能怒斥她們搞封建迷信活動。

    老馬婆子有點慌張地說:“姑娘,這事兒不怪我啊,跟我沒關系,都是她找我來的?!彼斂揮淘サ陌焉蚯錆旄雎裊?。

    沈秋紅見老馬婆子這么不仗義地往她身上甩鍋,就立刻反駁說:“放屁,你身上還帶著照妖鏡,桃木劍呢,你說咱倆誰搞封建迷信活動了?”

    韓明燕瞇了瞇眼,說:“你們兩個都別爭了,到底是咋回事?跟我說一說,我可告訴你們,你們要是敢跟我撒謊,我立刻喊人把你們抓起來,你們可知道,你們剛才算計的那個女人是軍嫂,要是叫人知道你們搞封建迷信活動,還要禍害軍嫂,你們兩個就誰都別想好了!”

    兩個沒什么見識的蠢女人,被韓明燕的強大氣場給嚇住了,吭吭哧哧地把她們做的事兒交代了出來。

    韓明燕乍聽到這兩個女人把韓明秀當成妖怪捉拿的時候,還覺得挺無聊的,覺得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不過,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既然這兩個女人跟韓明秀作對,那她就可以跟她們結成同盟。這兩個老女人雖然看起來挺蠢的,但就是蠢人才好利用呢,要是精明的,她還擺楞不了呢。

    本著這樣的心理,她才耐著性子聽這兩個女人把話說完。

    剛開始聽的時候她沒覺得怎么樣??墑嗆罄刺繳蚯錆燜翟諢鴣瞪锨籽奐饜惚涑鲆惶豕防?,還用那條狗把她咬傷了。等引來人后,又把那條狗變沒了,變成了一張熊皮時,韓明燕的神色凝重了。

    她定定地看著沈秋紅,說:“你確定你說的是真的,沒有扯謊?”

    沈秋紅見韓明燕懷疑她,就起誓發愿的說:“我沒撒謊,我要是撒謊我都是王八犢子的,是真的,我親眼所見的,當初她拿出那個提包時,里面裝的都是吃的,后來我趁她睡著時把她那個提包拉出來,想偷點吃的,結果,把手伸進去后,那些好吃的就變成了一只非常厲害的狗崽子,一下子把我手腕給咬壞了,你看看,現在還留著疤呢!”

    沈秋紅把自己的手腕遞到了韓明燕的面前,讓她看手腕上那一圈兒被狼崽子咬過的疤痕。

    韓明燕看到那串疤痕,神色更凝重了:“那后來呢?你沒當眾揭穿她嗎?”

    “揭了,當然揭了,不過后來就更懸了,我揭穿她后,把列車員和跟前的乘客都給吵醒了,火車上不讓帶動物,列車員要沒收她那條狗,結果,她卻說她的提包里沒有狗!我不服,就非要看她的提包,結果你猜怎么著……”

    “怎么著了?”韓明燕低聲問道。

    “結果呀,她提包里面那只狗崽子竟然不見了,還變成了一塊熊皮!”

    ------題外話------

    各位大寶貝們,幺兒最近單位的事兒挺多,沒法準時更新,但是幺兒肯定會保證一天兩更的,請大家多多體諒!謝謝了!
老赵 努力赚钱养我 翻译成英文 加盟翡翠店赚钱吗 有什么靠搜集材料赚钱的游戏 自己做木板凳卖赚钱吗 好盈彩票苹果 太原扣点点麻将口诀 采矿游戏赚钱是真的吗 做水煎包生意赚钱吗 江苏麻将拼十怎么玩 动漫周边在淘宝卖的赚钱吗 新浪和网易 腾讯哪个赚钱 维密秀的赚钱流程 如何在闲鱼赚钱草 JDB龙王捕鱼官网 徐州麻将跑配下载 你好好赚钱才是对我好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