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第戎 www.mxzgjv.com.cn
    “娘,咋样???你说她们了没有?她们听不听你的呀?”这会儿,霍大姐和霍二姐正巴巴个眼睛等着她们娘呢,看见她娘拉拉着个脸回来了,姐俩不约而同地凑了过去。

    霍大娘回头看了厨房一眼,又低声把韩明秀的话给她们姐俩学了一遍。这姐俩一听这些肉和蛋都不是韩明秀的,吃剩了还得给人家拿回去,顿时失望不已。

    本来还以为能再拿点猪肉和蛋啥的回婆家呢,不过瞅这样搁手是拿不回去了,只能用肚子往回装了。

    “娘,要不咱们也去坐席吧,不然章淑珍要是看孙敖屯儿的且吃完了,就把那些嚼裹给拿回去,咱们不就捞不着吃了吗?”霍大姐提议道。

    她的这个提议马上得到了霍二姐和两家的孩子们的赞同。

    “姥娘,我饿了,我要吃饭……”

    “姥娘,我要吃肉……”

    几个孩子争先恐后地喊了起来。

    霍大娘一看闺女和外孙子、外孙女都饿了,也顾不得脸上好看不好看了,一挥手,带着她的几个闺女和几个外孙外孙女,浩浩荡荡地进了暖棚子。

    这会儿,娘家且(客正)吃着呢,没想到霍大娘娘几个也挤了一桌,坐下来张罗要吃。

    正常情况下,娘家且(且)还在吃的时候,男方亲戚是不应该上桌儿的,可霍大娘才不管那些呢,又不是她亲儿子娶媳妇,她管那么多干啥?别人乐意咋看就咋看了,愿意说啥就说啥,能吃到肉才是最要紧的。

    落()忙的一看她们都落座了,都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这是啥操作呀?她们家办喜事呢,她们咋就先不规矩起来了。作为男方的家人,这会儿不应该好好地招呼客人吗?咋还挤到桌子上要吃饭呢?

    饿死鬼投胎呀?

    霍大娘见落忙的光瞅着他们,也不张罗给他们盛饭,就没好气地说了一声:“大亮子,你们瞅啥呢?没看我们娘几个都坐下了吗?还不赶紧给我们盛饭端菜啥的,这孩子,傻目瞪眼的,一点眼力劲见儿都没有……”

    被她训了一顿的大亮子这才如梦初醒,背着她做了个鬼脸,就去给他们盛饭了。

    霍大爷正招呼客人呢,看到他媳妇领着几个闺女和外孙,外孙女上了席,顿时臊得老脸通红,快步走过去对霍大娘说:“你干啥?你咋也坐上席了?”

    霍大娘眼睛一翻:“我咋就不能上席呢?谁规定我不能上席了?反正现在也没啥事儿,我先对付吃一口,等一会儿吃饱了好有精神招待且(客)啊?!?br />
    霍大爷低声道:“现在是娘家且(客)吃饭的时候,咱们婆家人上桌子不好看,你先等会儿,等他们吃完你下一悠再吃不也一样吗?”

    霍大娘瞪了他一眼,说:“我能等,孩子们能等吗?你瞅一个个的饿得狼哇乔叫唤的,大喜的日子,你乐意听他们哭???”

    霍大爷闭了闭眼睛,吸了口气,又睁开眼睛,说:“那你先下来,让孩子们吃,你下来帮我一起忙活,招待招待且(客),也好歹是那么个意思?!?br />
    霍大娘刚要说话,正好看到一个落()的,举着个一米长的大木头拖盘子走进暖棚子,盘子里装十了盘肥猪肉片子,每盘儿都装得满满登登,快要冒尖儿了。那肥肉片子油汪汪的,闪着油星,一看就馋人。

    霍大娘咽了口唾沫,不耐烦地对霍大爷说:“你别在这磨叨了,我吃一口就下去行了吧?你瞅瞅,统共就那点肉,要是不抢着吃一口,等会儿就没了?!?br />
    霍大爷看着她那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说啥都白扯了,她肯定不会离开这张桌子的,再说下去,她就能拍着桌子跟自己干起来。

    大喜的日子,还是别锵锵了,免得叫人笑话。

    他叹了口气,只好退到了一边儿,由着她去了……

    猪肉很快就上桌了,一桌一盘,紧接着,油梭子、皮冻,各种蛋类也跟着端了上来。

    有了韩明秀的烀猪肉,皮冻、油梭子和各种蛋类,寒碜的席面马上变得奢华起来。随着各种好菜上桌儿,客人们的情绪也高涨起来了。

    大家边吃边高谈论阔,纷纷夸奖霍家人讲究,席面做得好,人家儿子不愧是在部队里当大官儿的,果然不一般……

    霍洪山在一边听着,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跟让人扇了嘴巴子似的。

    霍大娘如愿地在娘家席上甩开腮帮子造了一顿。

    她那几个闺女、侄女和那几个外孙、外孙女也都吃得五饱六赠的,一桌子的肉和油梭子叫头们吃得一干二净,就跟鬼子进村儿似的,啥都没剩下。

    然而,吃了这么多好吃的,却并没有让霍大娘满意,反而叫她动起气来了。

    因为,她刚刚听到一个消息——说是他们家竟然给了小秀一百块钱、两块布料、一台缝纫机和一台收音机当彩礼。

    这个消息来源于邻桌,十分可信,这让霍大娘十分和万分地生气。

    都不用问,这些钱和东西肯定是那个白眼狼自己偷着攒的,这个养不熟的狗东西,竟然背着她花了那么多彩礼,可见他这些年不定偷着攒了多少钱呢?竟然瞒的铁通似的,还都偷着花到那个贱小蹄子身上了。

    这要是不是偶尔听到,她道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真是气死她了!

    更可恨的是,这个小蹄子嫁过来时,那台缝纫机和收音机竟然没带过来,很显然,是不想往家里拿,想自己密了去。

    真有意思,她以为这个家她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呢,忘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个道理了。

    老霍家还没分家呢,他们所有的钱、东西,都是这个家里的,由不得他们耍鬼心眼子,他们要是敢跟她藏私,她就豁出去撕破脸皮好好地闹一场,叫他们知道知道她的厉害。

    反正也是养不熟他们了,干脆也就别养了,捞到手点儿真金白银才是真格儿的。

    怀着这样的心思,霍大娘阴沉着脸吃完饭。吃完饭后连客人都没送,就拉拉着脸回到自己的屋子。

    ……

    韩明秀和霍建峰到暖棚里去敬酒的时候,看到霍大娘领着她那几个女儿、侄女和几个外孙、外孙女大吃大喝的,夫妻俩很是无语。

    不过,对于她的失礼,俩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无视,她爱干嘛就干嘛吧,他们就当看不见就是了。

    挨桌敬酒时,忽然听见大喇叭扯着她的大嗓门儿在谈论霍建峰给她彩礼的事,此时,霍大娘那张桌就跟大喇叭这张桌挨着,大喇叭的话一定已经传到了霍大娘和她那几个闺女的耳朵里。

    韩明秀心一突突,看了霍建峰一眼,给了他一个‘完了,你大娘啥都知道了’的表情。

    霍建峰很淡定,还回了她一个‘没事,天塌下来有我’的眼神。

    韩明秀知道霍建峰不怕霍大娘,这些年之所以忍着她,完全是因为霍奶奶在霍大娘的手里,为了霍奶奶,他不得不敬着她三分,所以才养成了霍大娘骄纵、目中无人的性子。

    韩明秀很看不惯霍大娘的性子,可眼下霍奶奶还健在,跟霍建峰一样,为了霍奶奶,她也不得不给她几份面子,纵着她的臭脾气。

    哎,要是奶奶肯跟他们一起上军区去生活就好了。

    奶奶要是肯去的话,她肯定第一个跟霍大娘翻脸,死老娘们,往后就给我滚一边去,该干嘛干嘛去,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

    可惜,想法是好的,却不能实现。

    常言道,故土难离,霍奶奶在这儿生活了一辈子,已经习惯了这个地方。她的丈夫、儿子的坟墓都在这里,她的老姐妹,她的根也在这里。想叫她离开她生活一辈子的地方,跟他们到苦寒的军营去,对她来说,是一种多难的事???

    ------题外话------

    谢谢书城

    【米】打赏100书币

最新网址:第戎 www.mxzgjv.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