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茂文兩口子一看有人來給他們閨女介紹對象了,端上破大盆了,他媳婦慢悠悠的說:“秀兒啊,嬸子得跟你把丑話先說到前頭兒了,誰想娶我家閨女,就得給三百塊錢彩禮和二百斤糧食,要細糧,不要粗糧,少一分錢一顆糧食都不行?!?br />
    韓明秀冷笑,“知道了,我會跟他們說的?!?br />
    她早就知道這兩口子嫁女兒的條件,所以聽到他們這么說也沒覺得有啥意外的。

    然而,對方見韓明秀答應的這么痛快,似乎還有在榨點兒油水的空間,就試探著說,“除了這個,男方還得給我們家這幾口人一人做一身兒新衣裳,你也知道,我們家困難,要是他娶我閨女的話,我們這些當老丈人老丈母娘,大舅子小舅子的,穿的破衣嘍嗦的,他臉上也不好看???”

    韓明秀一聽氣壞了:有這樣當媽的嗎?女兒找婆家,她都不打聽打聽女婿的具體情況,比如人長的多高?多大年紀?脾氣秉性的好壞等等,反而只顧著往出要錢,她是嫁女兒還是賣女兒呢?

    韓明秀拉下臉來,冷冷的說,“叔,嬸子,我來給英梅介紹對象,是覺得英梅是個好姑娘,想幫她找個好婆家,但是從我進屋到現在,你們的話題從始至終都圍繞著錢展開的,你們既不關心那個男人長啥樣,也不關心他的脾氣秉性,反而一個勁兒的提錢,這話要是傳到了那個男人的耳朵里,怕是人家都不能同意了?!?br />
    孫茂文兩口子一看韓明秀生氣了,頓時都害怕了,好容易有個愿意出三百塊錢的,可不能給財神爺嚇跑了??!

    孫茂文陪著笑說:“秀兒,你可誤會我們了,其實我正要跟你細打聽打聽那個人的情況呢,對了,那孩子姓啥來著……”

    半個小時后,韓明秀從孫茂文家出來了,雖然這事兒談妥了,但她卻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既為英梅感到悲傷,也為華國無數個重男輕女的家庭里的女孩兒們感到悲傷。

    她就想不明白了,一樣都是自己的兒女,為啥要輕一個重一個呢?一輩子那么久,他們就敢保證他們重視的那個就一定靠得住指得上?他們輕的那個就一定指望不上嗎?

    現實生活中,多少這樣的人到老了被打臉的?可是,這種事兒怎么就一直存在呢?

    這些人都是咋想的呢?

    等將來要是她有孩子了,她一定一視同仁,絕不會重男輕女,甚至還會格外偏愛女兒一些。

    這個社會乃至于這個世界,都對女人或多或少的有些不公平,說起來,女人也就出嫁前在娘家時能過點兒舒心的日子,要是在出嫁前都不能給女兒一個幸福的環境,那這個女孩的人生得多可悲啊……

    回到家后,韓明秀坐在桌前給霍建峰寫了封信,把今天的情況跟他說了,告訴他,叫張赫一定要把那三百塊錢準備足了,不然,就孫茂文兩口子那股子貪財的勁兒,一定不會讓英梅嫁給張赫的!

    某日,韓明秀接到了一封來自京城的信。

    信是何莉姐寫來的。

    自從何莉姐回京城,韓明秀一直沒給她寫信,就怕她剛回去啥啥都得現開頭,手忙腳亂的,再沒功夫搭理她,就一直沒寫。

    前段時間,她約摸著這都一年的時間了,何莉姐在那邊兒也肯定落穩腳跟兒了,這才給她寫了封信,

    何莉姐接到她的信后,馬上給她寫了回信。

    信中,何莉姐告訴韓明秀,她現在已經已經平反了,而且也回到原單位上班兒了,她現在生活的很好,單位把她這幾年的工資和獎金福利都補發給她了,她現在手頭很寬綽,想約請韓明秀來京城做客,請她吃全聚德烤鴨,東來順火鍋。

    “秀,你來吧,我家現在就生我一個人了,天天一下班就可沒意思了,你過來呆幾天,陪陪我,我再陪你到處溜達溜達,反正你們生產隊也放假了……”

    何莉姐盛情邀請她,想請她上京城她的家里去做客。

    正好韓明秀這段時間也沒啥事兒,看到何莉姐那滿紙的熱情,最后終于沒忍住,就答應了。

    當天晚上,大姐下班回來的時候,韓明秀一臉凝重的告訴大姐,她要到高大爺家呆幾天去。

    天冷了,高大爺的心臟有點兒不舒服,高大娘怕有啥事兒,要韓明秀上她家住幾天,陪陪他們去。

    大姐當然全力支持了。

    于是,第二天的下午,她就坐上了開往京城的火車。

    出門必備的介紹信是她偽造的,用蘿卜摳了一個生產隊的戳子,龍飛鳳舞的寫了個證明,再蓋上那個戳子就k了,很簡單,輕而易舉就把介紹信給做出來了,還做得栩栩如生的,估計就是孫敖屯兒生產隊隊長看了,都得懷疑這封介紹信到底是不是真的!

    韓明秀買的是臥鋪,而且是軟臥,就是一個小車廂里只有四個床鋪那種臥鋪。

    上車后,她找到自己的車廂和床鋪,脫下鞋子躺在臥鋪上午睡。

    現在還不是晚上,才下午兩點多,得等到明天的這個時候才能到達首都呢。

    韓明秀剛躺下不久,其余那三個臥鋪上的乘客也都來了。

    她半閉著眼睛,大量了一下那三個人。

    這三個人,兩女一男,其中那兩個女的應該是一對母女,長的很像,不過是一個老點兒一個年輕點罷了,兩個人都穿的挺不錯的,還都白白胖胖的,要是窮人家絕對養不出這樣的身材的。

    那個男的戴著眼鏡,梳著背頭,還拿著一個人造革的公文包,應該是去首都開會的干部。

    這個年代,出門兒能舍得坐臥鋪的,只有兩種人,一種就是公款出差的,比如那個拿公文包的男人,再比如就是那對母女,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女人。

    “我的天啊,這里怎么這么冷啊,簡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年輕的女人一坐到車上,就憤憤的抱怨起來,“這鬼天氣,咋這么冷呢,早知道這么冷我就不過來了,凍死了!”

    年紀大的橫了她一眼,教訓說,“早就跟你說這邊冷,叫你多穿點兒,你偏不聽,為了美,凍成鬼了吧!”

    年輕的道:“你還說我呢,還不都是你非叫我過來看他,現在看到了,你也該死心了吧?他現在啥都沒有,別說給咱們啥,就是他自己都養活不起自己呢,你瞅瞅他現在那樣兒,跟個叫花子似的,看著都寒磣!”

    女子一邊說,一邊賭氣冒煙的把手套脫下來,扔在了臥鋪上。

    歲數大的甩掉腳上的鞋子,上了床,沒好氣的說,“我哪知道他現在落魄成這樣???都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爛船還有三斤釘兒,誰成想他九真變得一文不名了???真倒霉,白瞎這趟車費了……”

    “這下子徹底死心了吧?你還叫不叫我認他了?”年輕的也脫了鞋,跟她媽一起坐在床上,可能真的太冷了,娘倆把被子都攤開了,蓋在了身上。

    “這還認個屁了,他都是罪人了,咱們也早就跟他劃清界限了,就叫他跟他那個老太婆在那個破地方過一輩子算了?!彼曄蟮暮蘚薜廝檔?。

    通過這娘倆的幾句話,韓明秀就聽出她們不是啥好人了,她們嘴里的‘他’,大概就是那個年輕女人的父親,現在被下放到春市某個地方,而且她那個父親應該還有妻子的,并且他妻子正陪著他一起下放。

    韓明秀微微嘆了口氣,真替她爹的那個妻子感到不值。

    想當初,那個男人一定是個風云人物,志得意滿的時候嫌棄糟糖之妻,弄了那個老女人當紅顏知己,還生出了那個年輕女人這么個私生女……

    然后,他被政治風云所淹沒,定罪、下放……

    他的紅顏知己和私生女就迫不及待的跟他脫離了關系,最后陪那個老男人吃苦下放的,還是他的結發妻子!

    太可憐了,太不值得了。

    韓明秀想,她要是那個原配妻子的話,她的男人背叛了她,她一定會離開他的,這會兒他倒霉的時候,她看他熱鬧還來不及呢,更不可能陪著他一起下放。

    那個妻子的做法,簡直就是下賤!

    難怪她男人這么對她!

    ------題外話------

    謝謝

    【淡丶墨】送了1張月票

    【惑世妖姬之妖妖】送了3張月票

    【daihng718】送了2張月票
华为渠道商赚钱吗 辽宁麻将大全 验车赚钱吗 91y游戏厅千炮捕鱼 做贷款公司很赚钱 2013qq捕鱼大亨免费辅助 200m宽带如何赚钱 星力捕鱼平台9代 滴滴垮城赚钱吗 因特娱乐群 如何开私人直播间赚钱 打麻将单机版小游戏 qq上k歌人送花是赚钱 佳运彩票安卓 会做人才会赚钱 捕鱼游戏排行榜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