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的第三件事情,跟她們家有關。

    準確的說,是跟大姐有關——是關于大姐和高廣斌的,倆人竟然被大伙給傳出緋聞了。

    苞米扒到一半兒的時候,村里有名的八姑婆大喇叭神秘兮兮的走到韓明秀身邊兒,湊到韓明秀跟前兒,小聲說,“秀啊,我問你個事兒唄!”

    韓明秀抬起頭看了她一眼,“啥事???”

    “嘿嘿,就是吧,我想問問你,小鎖他舅是不是對你大姐有意思???”大喇叭一邊問一邊眼珠子瞪錚亮的看著她,一副十足的八卦的樣子。

    韓明秀一愣,說,“這話啥意思???我咋不知道小鎖他舅對我大姐有意思呢,你聽誰瞎白乎的???”

    大喇叭禁了禁鼻子,說,“大伙可都是這么傳的,你看他給你家干活兒干那細致勁兒,比給自己家干活都用心,能不是沒有別的心思嗎?”

    大喇叭說的干活兒的事兒,是指高廣斌給她們家收苞米的事兒。

    當初韓明秀姐妹倆開始秋收時,高廣斌并不知道,等她們都收完土豆子和地瓜了,有一天高廣斌過來看小鎖時,才知道她們已經開始秋收了,并且把土豆子和地瓜都摳完了。

    對此,高廣斌自責不已,因為當初在醫院時他就跟她們說好的要幫她們摳土豆子的,結果還是她們姐倆自己干的。

    雖然韓明秀并不認為這件事高廣斌有什么錯的,畢竟是她倆沒有告訴他,所以就是高廣濱沒來幫她們,也沒有他任何責任。

    但是高廣斌卻不這么認為,總認為自己許下的承諾沒有兌現,覺得對不起她們,為了將功補過,也是為了彌補自己愧疚的心里,于是就非常堅持的要幫她們收苞米。

    韓明秀推辭不過,就答應了。

    只是那時各個生產隊都已經開始秋收,高廣斌所在的張老八生產隊也同樣如此,高廣斌白天得在隊里參加勞動,只能晚上再過來幫她們。

    那會,韓明秀也正在隊里參加勞動呢,每天蒙著紗巾穿梭在玉米地里掰苞米,每到下工時都累的跟狗似的,飯都不愿意吃了,根本沒力氣再去收自家的苞米。

    大姐每天上班,不用參與生產隊里秋收的活兒,所以下班后還有力氣,她不好意思把自己家的活兒都扔給高廣斌一個人去干,所以每天吃完晚飯都跟高廣濱一起去地里收苞米。

    大姐負責掰苞米,高廣斌負責割苞米桿子,刨茬子,還負責給掰完的苞米攢堆兒……

    倆人一邊干活一邊說話嘮嗑,配合的很好。

    可能就是因為他們配合的太好了,被別人看在眼里,漸漸的就傳出了一些桃色的消息。

    說什么小鎖的高廣斌相中韓明翠了,正在追韓明翠呢,還有的說倆人已經處上對象了,就等著年底結婚,反正說啥的都有,傳的有鼻子有眼睛的,只是還沒有得到當事人的證實。

    大喇叭是個酷愛八卦的,每次有這一類的信息時她總能拿到第一手消息。

    這不,為了滿足她的八卦心里,就鼓起勇氣,不顧當事人妹妹是否反感,厚著臉皮就來詢問她想知道的第一手信息了。

    韓明秀聽完大喇叭的話,笑道,“嫂子,你想多了,人家小鎖他舅之所以幫我們,是為了報答我們幫小鎖治腿的事兒,哪有你尋思的那些花花腸子?”

    大喇叭不以為然的說,“可不是我瞎尋思,你瞅小鎖他舅看你大姐的眼神兒,就跟看啥寶貝兒似的,那家伙,稀罕巴叉的,明眼人兒一眼就能看出他那點兒心思?!?br />
    韓明秀翻了個白眼,說,“我成天看著他們倆,也沒看出你說的那種眼神兒,難不成我瞎了?”

    “嘿嘿,那倒不是!”大喇叭看韓明秀好像有點兒不愿意了,急忙往回拉話。

    “興許是我尋思多了吧,不過吧,我覺得他倆倒是挺般配的,我看小鎖他舅比你大姐從前那個女婿強多了?!?br />
    “是比小翠從前的女婿強多了,可是就是家太窮,一般的女人不能敢嫁過去?!?br />
    隊長媳婦一直在旁邊支楞著耳朵聽她們說話呢,聽她們說到這兒,就插進話來。

    “我娘家不就是張老八屯兒的嗎?對老高家太了解了,你們都不知道那老高就有多窮啊,聽說一年中得有半年是靠喝稀的過日子,生產隊兒年年秋天分錢的時候,他們家分到的錢還沒擱手攥熱乎呢,就得叫那些債主給要去?!?br />
    大喇叭奇怪的說,“咋能窮那熊樣呢?我看小鎖他大舅挺能干的???”

    隊長媳婦說,“能干當個屁,再能干也架不住家里一窩子病人???高廣濱他爹有風濕病,一年到頭啥活不能干不說,還總得針灸吃藥的,得錢兒禍害了,還有高廣斌他奶,那老太太也成天病病殃殃的,整天得打針吃藥,干長病也不死,家里就靠高廣斌一個人掙錢養活他們一家子?!?br />
    “當初就因為他家這條件,誰家的閨女都不愿意嫁過去,結果高廣濱挺好個小伙,愣是娶了個地主家的閨女,那閨女不光成分不好,命也不好,嫁給高廣斌不到五年就得病死了?!?br />
    “當初為了給他治病,高廣斌拉了一屁眼子饑荒,到現在還沒還清呢,我聽說連治病帶發送,總共欠了外頭三百多塊錢呢。就因為這,他媳婦死好幾年了也沒一個女人敢嫁過去……”

    “哎呦,照你這么一說,翠兒還真不能嫁過去,這要是嫁過去了,還不擎等著跟他一起還那老些饑荒嗎,那可是三百多塊錢呢,猴年馬月能還完?再說,家里還有兩個快癱巴的老人在那兒挺著呢,那都是填不滿的無底洞,嫁過去還能有好日子?”大喇叭感慨似的說道。

    韓明秀做了個暫停的手勢,“打住,我大姐跟小鎖他舅也沒啥???你們這想象力咋這么豐富呢,咋還想到嫁不嫁的問題了呢?”

    “沒啥最好,你可跟你大姐說說,千萬別讓她給老高家那個小子給哄了去,那可是個窮窩子,要是真跟他好上了,一輩子就等著受窮去吧?!倍映は備競瞇牡奶嶁訓?!

    ------題外話------

    謝謝

    【yani君】送了張月票

    【eifa92789】送了張月票

    【39854】送了張月票

    【80】送了張月票

    【雪花與雪糕】送了張月票

    【痠辣土豆絲】送了張月票
天天捕鱼电玩版攻略 海天娱乐群 双鱼男和天蝎男谁更能赚钱 英雄联盟皮肤 又可以带仔又可以赚钱的工作 李逵劈鱼娱乐 赚钱 药材种植 合肥滴滴快车可赚钱吗 有哪些软件跑步赚钱的软件 一个网吧怎么赚钱 qq农场快速赚钱金币的种子 gta5古柯碱工厂赚钱买哪个 gta地堡挂机赚钱 jdb财神捕鱼坑 90dnf哪个图搬砖最赚钱 捕鱼平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