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了一次老虎后,韓明秀徹底克服了對老虎的恐懼,甚至還特意把它放出來有捉弄了幾次以尋求刺激。

    現在,她空間里的物種更多了,連百獸之王都被她囊括其中了。

    韓明秀在山中又呆了兩天,采到了不少草藥,蘑菇,木耳和野果,還幸運的采到一棵靈芝。

    看看已經出來多日了,韓明秀說空間里也收貨了不少好東西,她決定要打道回府,回家去了。

    此次進山,她一共獵到五頭野豬,六只野雞,一只狐貍,一直老虎,還采到幾百斤蘑菇,草藥,野果,更采到了一棵靈芝和一棵野山參,可謂是碩果累累,收獲頗豐。

    唯一讓她感到遺憾的是,她沒有抓到羚羊和鹿或者狍子之類的食草動物,要是能抓到這樣的動物,她的空間里的肉食不就更充裕了嗎?

    哎,世界上沒有百分之百完美的事,既然她都收獲那么多好東西了,也就該知足了……

    返程的路很好走,他來的時候,在沿途都做了標記。只要順著那些標記走,很快就能走回去。

    返程的第二天,在途經一片草地時,忽然有一群梅花鹿奔馳而過,韓明秀看到這些梅花鹿就眼饞,雖然知道追不上,但還是忍不住拔腿追了過去。

    跑了幾步,果然被那些梅花鹿遠遠的甩在了后面,她也無可奈何,只能望鹿興嘆了。

    正遺憾著呢,那群跑走的梅花鹿忽然掉轉頭,瘋了似的朝她這邊跑來。

    韓明就樂壞了,忙蹲下身子等著收鹿。

    蹲下去是因為怕自己站著的時候太高,梅花鹿看見會害怕,不從她的身邊經過。

    這個做法很有效,剛蹲下身子,就有幾頭梅花鹿橫沖直撞的跑過來,想從她的身邊跑過去,在距她只有一米遠的時候,韓明秀機不可失的叫了聲,“收”

    瞬間,兩頭梅花鹿被她成功的收進空間里,又有一頭跑過來,又被她收了進去。

    這時,一頭黑色的豹子沖過來,原來這群梅花鹿是被這頭豹子追逐,才逃回到這邊的。

    此時,豹子已經發現了韓明秀,立刻縱身向她撲來。

    韓明秀已經被老虎練出膽兒了,這會子連老虎都不怕呢,更不會怕豹子,等豹子撲上來的時候,她輕飄飄的一個收字,就把豹子給制服了。

    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不費工夫,她追了好幾天都追不到的梅花鹿,竟然這么輕而易舉的就被她弄到手了,簡直太幸運的有木有??!

    通過今天這件事,韓明秀忽然發現,其實很多事兒可以換一個方法來解決的,比如她心心念念的梅花鹿,要是l靠她兩條腿兒追的話,累死她也追不上,但是讓豹子追就是輕而易舉的事了。

    以后,要是在看見獵物,她可以把豹子或者老虎放出去,在趁著它們撕咬的時候過去把它們收了。

    嘿嘿,簡直完美!

    帶著這樣的想法,她一路往回走一路盼著遇到群野驢野牛的,那她可就賺大發了!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遇到這群梅花鹿之后,她就在沒遇到過大型食草動物,倒是遇到過幾只綠頭鴨,不過笨笨的東西根本用不著老虎豹子,她一個人就能攆上它們,不費一點兒力氣的把它們收進空間里。

    往回走的第三天,她還看見了一只海東青,看到時那家伙正抓著一只小野雞從草叢中騰空而起,都飛起來了,放出老虎豹子也沒用,只好眼睜睜的看著它飛走了。

    走了五天,她終于回到了哈拉山,回到了她自己的地盤兒上。

    踏上這片土地,韓明秀忽然覺得自己有一種衣錦還鄉的趕腳,雖然誰都不知道她衣錦還鄉了,但是她自己知道。

    進山前還是赤貧分子的她,現在可以被稱之為萬元戶啦!哈哈哈哈哈……

    傍晚,她回到了自己的家。

    到家時,大姐正在前園子里喂鵪鶉呢,看到她回來了,急忙問她高大爺的病怎么樣了,要不要緊。

    韓明秀含含糊糊的說好了,叫她不要擔心。又趕緊岔開高大爺生病的話題,免得她細問。

    “大姐,我離家這些天你們都還好吧?家里沒出啥事兒吧?”

    聞言,韓明翠猶豫了一下,吭吭哧哧的說,“沒啥大事兒,就是小鎖他娘不知打哪聽說小鎖幫你干活兒的事兒了,前幾天跑咱們家鬧了一場,后來叫保鏢給嚇回去了,她還說等你回來要找你算賬呢……”

    韓明秀聽了,冷靜的說,“那小鎖呢,小鎖說啥了?”

    韓明翠道,“小鎖說啥我不知道,就知道他讓他爹給打了,都好幾天沒出門了,聽雙喜說他爹把他腿都打折了,也不知是真是假,我正惦記著他呢,可又不敢去看去!”

    聽到這個,韓明秀的臉刷的一下沉下來了,她把車子往院子里一支,轉身就出去了。

    韓明翠一看她這樣子,就知道她去找小鎖爹娘算賬去了,怕她出事,急忙跟她閨女交代了一聲,隨后也跟了出去。

    “秀啊,我跟你說,你到孫黑子家可跟人家好好說話,可千萬別打仗升天的,都是一個屯兒的,鬧的太僵了可不好……”

    大家絮絮叨叨的囑咐著,可是韓明秀一個字都沒聽進去,此刻,她只有一個念頭,要是孫黑子真把小鎖腿打折了,她就讓小鎖脫離那個家,讓孫黑子失去小鎖這個兒子。

    “小鎖,小鎖在家嗎?我是你秀姐?!?br />
    韓明秀站在孫黑子家門口,扯著脖子喊起來。

    一個亂蓬蓬的小腦袋從門口探了出來,很快又縮了回去。

    “娘,小秀來找小鎖了?!?br />
    孫黑子家的二小子跑到他娘的屋里,把這個消息了他娘。

    孫黑子媳婦一聽韓明秀來了,頓時撂下手中正納的鞋底子,蹭的從炕沿兒上跳下來,連聲道,“來得好,我正想找她呢,這個不要臉的小騷比,糊弄咱們家多少草過去,這回我非得跟她好好算算這筆賬不可?!?br />
    她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到大門口兒,看到立在門外的韓明秀姐妹,立刻扯著嗓子罵起來。

    “呸,臭不要臉的東西,我問你,你是不是糊弄我家小鎖給你割草了?”

    韓明秀冷眼看著她,嘲諷的說,“你腦子沒發燒吧?大白天的說什么胡話呢?”

    “你就別裝了,我都知道了,你裝也沒用?!彼錆謐酉備敬笊?。

    韓明秀輕哂一聲,“你說我那你家草就拿你家草了?證據呢?無憑無據的就能隨便誣賴好人?那我還說你偷人了呢?!?br />
    “你才偷人了呢,你個不要臉的,拿了人家東西你還不承認……”孫黑子媳婦兒叫起來。

    又說,“都有人看見我家小鎖兒天天偷著給你草了,你還想抵賴嗎?我告訴你,抵賴也沒用,反正我家小鎖給你多少草,你就得按工分給我折算回來,少一個公分都不行?!?br />
    “美死你了呢?還給你工分?給你一頓嘴巴子還差不多!”韓明秀犀利的罵道。

    對這樣黑心眼子的潑婦,韓明秀覺得沒有必要跟她客氣,更沒有必要跟她講理,跟她客氣跟她講理等于是對牛彈琴白費力氣,有那勁兒還不如拿出農村潑婦干架的架勢,撕開臉皮好好跟她干一仗來的解氣。

    “哎呀?你還要打人?你坑了我家那么多工分,還想打人,這家把你厲害的,來來,你打我一個試試,我不弄訛你?!?br />
    孫黑子媳婦一聽韓明秀要打她,叉著腰把臉伸過來,逞賽似的讓韓明秀打她。

    韓明秀知道毆打農村老娘們的后果,當然不會跟這種人動手,不過,就算不動手,她用嘴也照樣能氣死她。

    “我才不惜的打你呢,打你都怕臟了我的手”。

    韓明秀惡毒的說,“就你這種臉丑心黑的老娘們,狗見了你都不惜噠舔你,都嫌你惡心!”

    “你才惡心呢,你個敢做不敢當的小鱉犢子?!彼錆謐酉備凈鵜叭傻鈉瓶詿舐?。

    她最恨別人笑話她長的丑了,雖然事實就是如此,但她絕不許人說出來。

    “你這種人我都要懶得跟你說話,小鎖呢?我是來找小鎖,不是來找你的?!?br />
    韓明秀在門口吵了半天,也不見小鎖出來,覺得有些不正常了,以她對小鎖的理解,她跟滿桌子吵起來,小鎖該出來拉仗才是,不該不出面啊。

    “你不用管那個小犢子,你就說這事兒咋整吧?!甭雷踴掛幻判乃嫉南胍饜愕吶獬ツ?。
发帖顶贴赚钱 假新闻如何赚钱 68彩票群 发表短文可以赚钱不 全民内蒙古麻将 这个时代想赚钱不再靠体力 仙境传说ro骑士3赚钱 在家兼职赚钱绣工 fifa17怎么赚钱 新潮彩票首页 影视后期工作室赚钱吗 秦时明月 如何赚钱 金蟾捕鱼官网 学那门传承手艺最赚钱 乐米彩票游戏 哪里偷东西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