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他三叔哇,你今兒來有啥事兒咋地?”老余婆子滿面堆笑的跟隊長寒暄著。

    隊長坐在炕沿兒上,慢悠悠的說,“我過來來是跟你們說一聲,你家小秀跟二驢子那事兒不成了……”

    老余婆子一聽這話,臉上的笑容頓時有點兒僵硬了,“這……不都說好的嗎?日子都定了,咋就突然間就不成了呢?”

    隊長嚴肅起來,“因為小秀不同意唄,這都差點兒鬧出人命來了,你們還敢接著逼她咋地?”

    老余婆急了,“不就是那死丫頭撞那么一下子嗎?怕啥的呀?都是那死丫頭做猴兒嚇唬人呢?等回頭我過去好好教訓教訓她,揍她一頓,管保叫她消停的……”

    開玩笑,這事兒要是黃了,她不就拿不到那一百斤苞米和一百塊錢了嗎?那還了得?

    隊長聽了,臉上的表情更嚴肅來,說,“老嬸子,你要是這么想我可就要批評你了,現在都是新社會了,婚姻自主,不興家長包辦了,別說你只是小秀的奶,就是她親老子娘活過來,想包辦人家的婚姻都不成,那是犯法的……”

    “啥?犯法?我咋就不信那個勁兒呢?這從古到今,婚姻大事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嗎?她爹娘沒了,我這個當奶奶給她做主,也是天經地義的事,咋就犯法了呢?你說說我是犯了哪門子的法了?”

    老余婆子別不過這個勁兒來,在她的心中,這個孫女是他們老韓家的,那就是她的個人財產,就跟他們家養的那兩只老母雞似的,由她打由她殺,跟別人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她的孫女她說了算,她想把她嫁給誰就嫁給誰,關別人屁事兒???

    隊長一看老余婆子那副愚昧蠻魯不上線兒的樣,就知道跟她說也說不出個子午卯酉來,就直接拿出來態度,“老嬸子,你還拿過去那套舊思想辦事兒可不行啊,我也跟你說不明白這法不法的事兒,這么著吧,待會兒讓志德送你上公社去一趟,讓那兒的工作人員好好給你講講,講完了你就明白了!”

    “上公社?”

    韓志德家幾口人異口同聲的驚叫起來。

    上公社意味著啥呀,那可是意味著犯了錯誤要被批斗被懲罰,一般去了那兒的人,不光自己受到懲罰,他們一家人都跟著受牽連。

    去年屯里的茂燕媳婦因為偷了公家的糧食,就被叫到公社去做苦力接受勞動改造教育去了,結果正趕上來事兒,可人家上頭睡管你來不來事兒???就只管逼著她干活兒,后來累到大出血,差點死了,到現在還賴賴巴巴的躺在炕上干不了活兒呢。

    不光如此,他們一家子還因為這事兒被劃分為壞分子,今年春天征兵的時候她兒子想去當兵都沒去成,因為家庭成分不好,沒有資格去當兵!

    誰都知道去公社的后果有多嚴重,當然不能讓老太太去了。

    韓志德賠笑說,“隊長,不用這么嚴重吧,那門婚事我們再跟秀商量商量,實在不行再退了還不成嗎?”

    雖然害怕上頭兒的處置,但是韓志德也是打心眼兒里舍不得那一百斤苞米一百塊錢,要是可能的話,他還是希望能把韓明秀嫁過去。

    隊長呵呵兩聲,說,“還商量啥呀?昨兒小秀撞墻的事兒都傳到公社去了,高書記今早特意派人上我家來告訴我,讓我把這事兒處理好了再上報呢,我這頭為了安撫小秀,剛打發我洗滌給秀送去了一只老母雞去,就尋思著把她安撫住了,回頭跟高書記編個謊兒把這事兒圓過去得了,既然你們不樂意,那就公事公辦吧!”

    公事公辦的意思就是把這事兒如實的報到上頭去,等著上頭收拾吧!

    韓志德和他老娘一聽說這事兒都傳到高書記那兒去了,隊長還要公事公辦,娘倆頓時慌了,也顧不上那一百斤苞米和一百塊錢了,錢和糧食雖好,可再好也不趕個人的小命兒重要啊,高書記的手段他們早就見識過了,總不能為了那些錢糧把個人家給搭進去吧!

    何況,那糧食和錢還沒到他們手兒呢,將來咋回事兒還不一定呢,別他們傻了吧唧的不肯退親,人家老張家那頭兒扛不住先打退堂鼓了,那不就把他們給坑了嗎?

    所以,還不如賣隊長個人情,也是為了個人家的安危著想,干脆就把這門兒親事給退了吧!

    “唉唉,別呀,我們退我們退還不行嗎,待會兒我就上張老八去跟你老丈母娘說去,保證把這門婚事退了,這總成了吧!”韓志德服軟的說道。

    隊長這才滿意下來,“這還差不多,記住了啊,往后可別再整封建家長包辦婚姻的那套兒事兒了,上頭現在正要拿這事兒當典型呢,我這回冒著危險幫你們把圓過去了,下回可就沒這膽兒了,總不能讓我為了你們一再欺騙上級領導吧!”

    “是是是,我們再不這樣了,保證不給你添麻煩了!”韓志德兩口子連連保證道。

    “那行,那我就放心了!”隊長站起身,“時候不早了,我這兒還有一大攤子工作沒落實呢,就先走一步了!”

    “哎……那個,隊長……”胡慧芳一看隊長要走,急忙叫住他。

    隊長回過頭,“咋,還有事兒?”

    胡慧芳不好意思的一笑,扭扭捏捏的說,“內個,你不是說,有個城里招工的指標嗎?你推薦咱們屯子誰去了???”

    話一出,老韓家一家子人都靜悄悄的看著他,像是在等他宣判生死似的。

    隊長咳了一聲,說:“這個呀,我正在考慮中呢!”

    “哎呦隊長,你看我們家小龍行嗎?這孩子都十九了,還念到初中畢業,識文斷字的,出去的話肯定不能給你打臉?!焙鄯家話牙約旱畝?,把他推到了隊長面前,娘倆一起呲著牙討好的沖著隊長笑。

    這個年代,能招工進城是農民走出農村唯一機會,多少人夢寐以求都求不來的呢,要知道,要是能進城當工人了,就月月都能掙工資了,收入又高又穩定不說,干年頭多了還能給分房子,這樣的好事兒,誰不想攤上??!
众人帮赚钱app下载ios 单机免费打麻将单机版 侠盗飞车4赚钱 手游生意赚钱快 科乐长春麻将官网免费 卖袜子10元6双赚钱吗 过年卖小烟花赚钱吗 安徽扑克麻将下截 做会计如何赚钱吗 鸿彩网安卓 什么网络游戏比较好赚钱 缅甸开酒厂赚钱 手机杭州麻将微信群 东映最赚钱的动漫 17175捕鱼达人下载 在小县城包工程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