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戎 > 鉆石婚寵:獨占神秘妻 > 591、你才衰相(1)
    “真的不認識?”卡恩眼神探究地看向他,明顯不信他的話。

    白玦聳了聳肩,道,“騙你做什么?!?br />
    “卡恩,你干嘛一直對我老公那么好奇,難不成你覬覦我老公的美色?”西婭瞪著他,隨口胡謅道。

    “……”

    卡恩眼角肌肉抽搐了下。

    他連她口中的老公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還覬覦?

    嘁,他覬覦的是她好不好。

    “卡恩,沒想到一陣子不見,你口味變得這么快?!卑撰i插話調侃道。

    “閉上你的嘴?!笨ǘ魎α艘患茄鄣豆?,白玦笑得更加肆意了。

    “你們可以走了?!比ň拔嵯鋁酥鸝土?,說道。

    一個電燈泡他都嫌亮,何況還是三個。

    白玦嘁了一聲,沒好氣地斜了權景吾一眼,“卸磨殺驢,以后有事別找我?!?br />
    他起身,撈起外套,旋身離開。

    西婭匆匆和簡清打了聲招呼,快步去追白玦。

    “白玦,等等哀家?!?br />
    那略快的腳步,看得卡恩眉頭緊皺。

    醫院門口,三道人影僵持著。

    氣氛莫名有些微妙。

    白玦倚著黑色的跑車,姿態慵懶,“你們兩打算在這站多久?”

    大過年的,他可沒興趣在這陪他們兩吹冷風。

    “白玦,我沒開車來,你讓我坐個順風車唄?!蔽麈成仙磷炮潑牡男?,挪著腳步靠近跑車的車門。

    白玦挑眉,并沒有立馬答應,眼皮子一抬,看向卡恩,“你也沒開車來?”

    又想拿他來擋箭牌,可沒那么容易。

    卡恩眸光輕垂,掩去眼底的受傷,聲音有些沙啞,“西婭,我可以送你回去?!?br />
    “不用麻煩了,反正白玦也是住在世錦豪庭里,我們順路?!蔽麈檔?。

    “可是……”

    話語剛啟,就被西婭打斷了。

    “卡恩,時間也不早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白玦送我回去就好?!彼燃峋齙氐?。

    卡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眸光變得黯淡。

    “那你路上小心?!?br />
    西婭點頭,“你也是?!?br />
    白玦看著兩人,也不出聲,唇角勾著若有若無的弧度。

    車子引擎啟動的聲音響起,看著卡恩的車消失在視野里,西婭心底升起幾分莫名的惆悵。

    “舍不得,現在讓他回來還來得及?!卑撰i涼涼地說道。

    她瞪了他一眼,抬腳朝他踢去。

    “還不趕緊送我回去,凍死哀家了?!?br />
    白玦側身躲開她踢來的腳,氣樂了,“呦,剛剛還一副求人的樣,現在就原形畢露了?!?br />
    “用你管?!?br />
    “這女人心海底針啊,如果我沒忘記的話,之前某人好像還喊我老公來著,現在就翻臉不認人了?”白玦打趣道。

    西婭,“……”

    “行了,趕緊上車?!?br />
    嘴上損人,白玦還是很有紳士風度的,伸手替她打開車門。

    西婭坐進車里,白玦甩上車門,走到另一邊上車。

    路上,西婭看著窗外倒退的街景,眸底晦暗不明。

    她和卡恩,現在到底算什么。

    真的只是朋友么。

    西婭啊西婭,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她揉了揉眉心,煩躁的樣子被白玦盡收眼底。

    “孩子都快出生了,還不打算和卡恩和好?”

    清潤的聲音,在狹小的車廂里響起。

    西婭揉著眉心的指尖一頓,唇角勾起譏誚的弧度。

    “我們已經分手了,現在頂多就算是朋友關系?!?br />
    “分手干嘛還一副衰相?”白玦補刀道。

    西婭,“你才衰相?!?br />
    “雖然卡恩以前花心了點,不過人家現在都浪子回頭了,你也給他一次機會,讓人家好好表現一下?!卑撰i勸道。

    一個個都讓他不省心,他都快成情感咨詢師了。

    “你干嘛一直替他說話,收他什么好處了?”西婭輕哼道。

    前方紅燈亮起,白玦停下車。

    他道,“我像是那種收好處就替人說好話的人嗎?”

    “我看像?!彼患偎妓韉鼗氐?。

    “那行,我現在打個電話給卡恩,告訴他我認識孩子的親爹?!卑撰i不疾不徐地說道,作勢要拿起手機。

    “別別,大佬,我錯了?!蔽麈布淙纖?。

    白玦低頭看她一眼,滿意笑了。

    兩人顧著斗嘴,車后喇叭鳴笛聲不斷響起。

    白玦搭上方向盤,繼續開車。

    “西婭,奉勸你一句,別把卡恩當笨蛋了,你真的覺得他相信你的話,相信孩子不是他的?!?br />
    西婭擰眉,“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難道卡恩知道了什么。

    “如果你肚子的孩子是別人的,你覺得他還能笑得出來嗎?還能這么淡定地跟在你身邊照顧你和你肚子的孩子?”白玦道。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他們這群人,對另一半占有欲都是很強的,更不要提喜歡的人懷了別人的孩子,不去調查孩子的親爹,反而每天跟在她的身后鞍前馬后地照顧著。

    這只能說明,卡恩肯定沒相信她的話,認定了孩子是他的。

    西婭瞳孔輕縮,陷入了沉思。

    卡恩怎么可能會知道孩子是他的,這件事除了簡清他們知道之外,也沒人知道。

    簡清他們是不會告訴他的,那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該下車了?!?br />
    到了世錦豪庭,西婭還沒回過神來,直到白玦喊了她一聲。

    “白玦,你該不會是喝醉酒給我說漏嘴了吧?”她一邊解開安帶一邊說道。

    對上她眼底的狐疑,白玦手癢了下,忍不住給她一個爆栗,“我要是說漏嘴了,我還能提醒你這么多?”

    難道懷孕的女人智商都會下降嗎?

    “嘶--”

    西婭捂著頭,白了他一眼,“對孕婦動手,真沒品?!?br />
    吐槽完,她推開車門下車。

    白玦伸手拉上車門,剛要開車便看見她折了回來。

    “怎么,良心不安,回來和本少道歉了?”他搖下車窗,笑瞇瞇地說道。

    西婭俯下身,墨綠的眸子閃著促狹的光。

    她意味深長地笑道,“白玦,你還是先處理自己惹下的桃花債吧?!?br />
    敢看她的好戲,他自己那場戲恐怕也是很精彩的說。

    “你這話什么意思?”白玦面上疑惑。

    “你自己慢慢想唄?!?br />
    說完,她給他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

    ------題外話------

    祝大家元旦快樂,么么噠

    待會還有更……稍等。